五个时辰下来,君慕嫣也有些累了,她笑着靠在树干上,刚准备开口,突然心口一窒,耳边又响起了梵音。

头疼欲裂,她看见薄心缓缓靠近她,微微皱眉,“你做了什么?!”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良久未动。

“尊上……”

陌生的声音响起,君慕嫣费力低头去看,树下一个白衣女子巧笑嫣然的看着薄心,眼里只容下他一人。

不知为何,她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听到白原的声音,薄心微怔,片刻后伸手,掌心化出一颗透明的珠子。

君慕嫣看到珠子的那一刻,瞳孔猛的缩聚,脸色浮现一抹异色。

锁魂珠……

她霎时警觉连忙掐诀打算离开,突然浑身一僵,身子瞬间动弹不得。

她大怒,“崇华天尊也玩这些卑鄙的手段吗?!”

薄心不言不语,覆手将珠子慢慢浮至她头顶,下一瞬,云溪山响起她凄厉的惨叫声。

第四十章 痴狂之后

魂魄被一丝丝剥离,君慕嫣抬头睁大了眼看着头顶明晃晃的珠子,眼角慢慢流下眼泪。

她突然想起了好多。

洪荒时,她被薄心从忘川河畔带回九重天,自那以后,她眼里心里就容不下他人了。

那时的薄心将她宠上了天。自她幻化人形之后终日守在她身边,片刻不离,她以为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若不是遇到那个人……

前世的一切就这样毫无预警的闯进脑子里,君慕嫣怔愣地偏头看着薄心,“阿墨,我一直都喜欢你的·····拼了命的喜欢着。”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她魂魄剥离,她望着薄心的黑眸渐渐暗淡,直到最后一丝光泯灭,没了支撑,她的身子从树干上掉下来,人影一晃,薄心将她稳稳接在怀中。

他颤着声,目眦欲裂,“小七……”

怀中的人身躯已经冰冷,锁魂珠漂在半空散发着耀眼的红,白原眼神一凛,飞身将珠子握在手里。

“你做什么?”

“本尊当九重天的神仙有多大的本事,不过小小的离间计,崇华天尊还中了两回。”一道暗哑的声音从白原的身子里响起,一个虚影渐渐化为实形。

看清楚那人的一霎那,薄心猛地一惊,黑眸缩聚在一起,手上青筋暴起,“白赭……你为什么还活着?”

面前的人,就算化成灰,他也认得出来。

他的眸子闪过一道红,体内的那股气息变得狂躁不安,薄心微微敛眉,任由黑眸转红。

片刻后,他浑身的气息完全变了,白赭眯了眯桃花眼,将手中的白原仍在一旁,勾唇,“想不到崇华天尊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入了魔,当真是九重天的笑话。”

薄心抬眸,红眸里似乎充斥着血光,静默的看着他。

当初曦儿未去天河边却带回眼前这个男人,之后的事情就都变了。曦儿哭着求他成全她和白赭,他如遭雷劈,一颗心生生碎成片儿。

他当她在说笑,可她却生生在宫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口口声声说只当她是师父。

好。

他愿意成全他们,谁让他喜欢她喜欢的连命都可以不要……

他亲自替她穿上嫁衣,在九重天上给了她一个他一直想给她的婚礼,心里含着血泪将她送到白赭手里。

白赭迟迟未动,她也红了眼,他将她交到白赭手上却听见他说:“多谢尊上成全本尊。”

话里带着讥讽和蔑视。

下一秒,来观礼的神仙尽数倒下,曦儿挡在他身前,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闭上了眼,他愣愣地看着一切,不知该做何反应。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完全来不及反应,等回过神来时,白赭已经不见去向,而曦儿冷冰冰的躺在他怀里一动也不动……

“白赭,你还敢出现!”男人的声音低哑而隐忍,含着满满的怒气,薄心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扒皮抽骨!

白赭对他的怒气不置可否,桃花眼眯在一处,淡淡道:“崇华尊上不想知道万年前究竟发生里什么吗?”

第四十一章 护你周全

“本尊只是想杀些神仙而已,恰好碰到君慕嫣,本尊也未曾想到那姑娘真是傻的可以,用你的安危威胁她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了。”

白赭笑的挑衅,“本尊倒是有点喜欢她,若不是为了大业,本尊应当不会杀了她,本来那一击是送给尊上你的,可惜了,被那个傻姑娘给挡下了。”

薄心目眦欲裂,眼角发红的盯着他,满心满脑只余下一个念头,杀了他,为曦儿报仇。

不管白赭有何目的,他死了什么事也都结束了!

“尊上以为能杀了我?”白赭笑了笑,翩翩公子一般,扬了扬手中的锁魂珠,“若是没有锁魂珠,十个我都不是尊上的对手,但是,有了这珠子就不一样了···”

“崇华尊上万万想不到,这世间还有第二个魅吧。”

“说来,我与小君慕嫣应当是最亲的人,待我炼化了她的魂魄,那时便可替她活着了。”

薄心已经听不进他的话,身子朝着白赭冲去,白赭微微皱眉,看着失去理智的人,侧身躲过一击。

眼前一道白影过后,他才发现手中的锁魂珠不知去向。

白原闪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尊上,对不起。”

两个男人怔愣间,回过神来立马一前一后追了过去,薄心赶到诛仙台时,白原面容冷静地停在诛仙台边缘。

霞光将她的脸映衬的布满流光,她看着薄心,眼里缱绻不断,“尊上,白原当真是身不由已,但白原真的很喜欢尊上的,白原知道自己罪无可恕,所以白原就和君慕嫣姑娘一起去凡间收轮回之苦。”

“白原本就是凡人,能来九重天见到尊上,真好。”

她纵身一跃,单薄的身子如脱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坠下。

薄心伸手却只拽到一抹衣角。оазис

“啊……”

白赭看着不远处彻底失去理智男人,心里涌上一阵阵不安。

这一日,九重天的神仙见识了向来冷静自持的崇华天尊失去理智是哪般模样。

白赭没了君慕嫣的魂魄,完全不是薄心的对手,薄心将他折磨了一天一夜,将心头的怨恨、怒气全部都发泄在他身上,才将他的魂魄封印在锁魂珠里,送进悟静心帘。

白赭筹谋了万年,终究还是输在了薄心让人难以企及的修为上。

九重天的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煦,暖暖的带着温和的灵气。

无心佛的梵音响了很久,浮屠宫传来一声叹息,“阿弥陀佛,尊上执念太深。”

“尊上不如随心所想,去往凡间历经情劫,洗去这一身浊气。”

浮屠宫门口,一道玄色身影背光而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半响,响起一道沙哑而坚定的嗓音,“劳烦无心佛了。”

——

青云门是个厉害地方,雾都的人都想尽办法挤破脑袋想进青云门修行。

曜日下,青云门的牌匾在阳光下闪着金辉,整齐森严的屋子后有一间竹屋,竹门半掩,里面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喘息声。

娇俏的白衣女子趴在榻上,哭哭唧唧的看着拿着白瓷瓶的男人,含着泪抱怨,“师父,痛死了!”

第四十二章 喜欢你啊

男人抿着嘴,黑眸停在她身上片刻,修长的指尖沾了乳白色的药膏,另一手掀开女子的衣服,将药膏抹在伤口处,女子不安分的乱动,男人蹙眉,沉声道:“别动,再动为师不管你了。”

“薄心,你敢!”君慕嫣撇了撇嘴,气鼓鼓地看着他。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