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的很想每天都见到你,既然你没考虑好要不要回陈家,能不能让我搬去你那里?我已经考虑好了!”

  秦棠棠觉得已经拒绝过了一次,不好拒绝第二次,只能点了点头。

  然后头顶传来陈怀洲的轻笑声:“你答应了,宴会结束我就搬家。”

  秦棠棠后知后觉,突然明白自己被陈怀洲摆了一道:“你刚刚根本就没生气?!”

  “我本来就没生气。”陈怀洲弯下腰,视线和秦棠棠持平,捏了捏她的脸蛋:“我怎么舍得跟棠棠生气呢?我疼你都来不及呢。”

  “那你刚刚问我……”

  “棠棠,你知不知道有个谈判技巧。先抛出一个不可能达成的条件,然后再降低难度,控制在对方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基本就万无一失了。”

  秦棠棠听了这话,狠狠地咬了咬牙:“真是无奸不商!”

  “谢谢棠棠夸奖。”陈怀洲摸着她的长发,笑眯眯地看着她:“如果不精明点,怎么赚钱养你和孩子呢。”

  秦棠棠真的是对他无奈了,心里生不起一点火来。

  她瞪了陈怀洲一眼:“以后不准算计我!”

  陈怀洲举手发誓:“只此一次,绝不会有下次。”

  秦棠棠抿嘴笑了,突然挑了挑眉,看向他:“其实,为了补偿你,我都已经决定了一件事。”

  “什么?”陈怀洲愣了一下。

  秦棠棠笑得十分狡黠,桃花眼里水波荡漾:“我原本打算,让团团圆圆改姓,跟你姓。不过既然你选择了另一种补偿,那这件事就算了。”

  她的姓氏是来自于秦河,现在知道自己不是秦河的亲生女儿,再想到他做的那些恶心事,秦棠棠对这个姓氏很厌恶。

  这个姓她已经用了好多年了,改了有很多事情不太方便。

  但是团团圆圆年纪好小,她可不想自己的两个孩子再挂着这个“秦”姓。

  陈怀洲张了张嘴,看着秦棠棠扳回一城那得意的笑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好吧,你赢了。”

  秦棠棠听了这话,笑得更加明媚了:“现在让你重新选,你选择哪个?”

  陈怀洲做出思索的模样:“两个都想要。”

  “你怎么这么贪心!”秦棠棠冷哼了一声。

  陈怀洲宠溺地看着她,抬手环住了她的腰:“那我的贪心能实现吗?”

  秦棠棠被困在他怀里,耳根都红了:“你别色诱我。”

  “那你告诉我,我的愿望能实现吗?”陈怀洲贴近她,薄唇吻在她的耳廓上:“棠棠,可以吗?”

  要了老命了,秦棠棠腿都软了。

  “可以,可以!”她捂住陈怀洲的薄唇,飞快朝四周看了一眼:“你怎么这么大胆!”

  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他们虽然在角落里,但是只要宾客有心,就能看见他们在做什么。

  陈怀洲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宾客群:“别管他们,情侣之间亲热又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

  而且他又没做什么,连亲都没亲到呢。

  “要是在以前,我都不敢想象你会在宴会上做这种事。”秦棠棠叹息了一声,刚想和他商量给团团圆圆改姓的事情,就瞥见乔明瑞有些慌乱的身影。

  乔明瑞梳得整齐的头发有些凌乱,西装好像也有拉扯的痕迹。

  秦棠棠第一反应是陈嫣然。

  会在这种场合拉扯乔明瑞的肯定是陈嫣然!

  陈怀洲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乔明瑞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镇静,正淡定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陈怀洲眼睛眯了眯,上下打量着乔明瑞。

  “我们过去看看。”秦棠棠拉着他朝乔明瑞走过去,还没靠近他,突然听到二楼传来一道尖叫声。

第298章 好刺激

  “是陈嫣然!” 秦棠棠神情一震:“这是陈嫣然的声音。”

  陈怀洲也听出来,表情严肃,目光沉沉地看了乔明瑞一眼。

  他觉得,陈嫣然这声尖叫,应该跟乔明瑞有关。

  宴会厅的音乐声这时也停了下来,宾客们纷纷抬头看向二楼,开始窃窃私语。

  陈母顾不得招呼客人了,她也听出来这是自家女儿的声音,连忙就往楼上冲。

  一边冲,一边让宾客稍安勿躁,还让佣人拦在了楼梯口。

  陈母这用意很直白,就是不想让宾客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但是她注定要失望了。

  宾客群中,乔明瑞见状眯了眯眼睛,突然走向一个看起来醉醺醺的男人身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悄悄离开。

  那男人打了个激灵,看起来仍像是酒醉的模样,但是眼神却清明了很多。

  他突然大喊了一声:“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不见了。方旭,方旭你在哪?”

  宾客一下子骚乱了起来,纷纷看向他。

  有人打趣道:“方总,你儿子都二十多岁了,你怎么还跟找小孩一样。”

  “是啊,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啊,他现在不在宴会厅,说不定在洗手间呢。”

  那方总也不理会其他人,闷头在人群中找自己儿子。

  他的动作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秦棠棠却瞧出了一丝端倪。

  她拉了拉陈怀洲的袖子,小声道:“这个方总在靠近楼梯,你要不要阻止?”

  陈怀洲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为什么要阻止?”

  秦棠棠挑了挑眉:“那可是你妹妹,她现在肯定出事了,你想让她被人看热闹?”

  陈怀洲嗤笑了一声:“我是无所谓。而且,棠棠,你猜陈嫣然这次遇到的事,是不是她自作自受?”

  秦棠棠眉头皱了皱,又看了看人群中面容冷沉的乔明瑞,没有再开口。

  就两人这说话的功夫,方总已经冲到了楼梯口,直接就要上二楼。

  佣人得了陈母的吩咐,赶忙拦住他,但是这方总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身上一股猛劲,竟然直接撞开了佣人冲上了楼。

  “方总,您不能上去,二楼是陈家的私人空间,没有允许宾客不能随意上楼。”

  佣人跟在后面边追边喊,急的不成样子。

  方总像是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看着醉醺醺的,但是脚下动作十分利索,就跟生了风一样。

  “我儿子丢了,我要找我儿子。”

  他边跑边喊着醉话,但是谁也没怀疑他这是在演戏。

  大家都知道方旭是方总的老来得子,平时宠得很。方旭那花天酒地,不着调的坏毛病,都是被家里的长辈给宠出来的。

  见二楼楼梯口没人守着,底下的宾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谁率先踏上了楼梯,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一下子都往上跑。

  哪怕是富豪们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尤其是陈家的八卦,大家都好奇的紧。

  反正法不责众,只要大家都上去了,郑夏就是再生气也不能奈何他们。

  而且人家陈怀洲也没阻止。

  宾客们刚上了二楼,就听见方总哭天抢地的声音:“方旭,儿子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剥的光溜溜的?”

  光溜溜的?

  众人一听,眼里就冒出了精光,这么刺激的吗?

  大家更来劲了,脚步都加快了很多。

  连秦棠棠也被二楼的动静给吸引住了,好奇极了。陈怀洲没办法,小心地护着她,跟着看热闹的大军上来了。

  顾惜挤到两人身边,看着他们这架势,挑了挑眉,看向陈怀洲:“这不是你们陈家的事情吗?陈少怎么跟看别人家热闹一样?”

  陈怀洲眼神一直放在秦棠棠身上,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她。

  顾惜撇了撇嘴,扶着秦棠棠的另一边胳膊,防止她被人挤下去。

  三人终于挤到了前排,看到面前的场景,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走廊上满是礼服的碎片,胡乱搅成一团的西装西裤,东倒西歪的高跟鞋。

  秦棠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在那堆衣服下,搅着的好像是女士内衣……

  陈母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块毯子,盖在陈嫣然身上,紧紧抱着她。

  陈嫣然捂着脸,光裸的肩头颤抖着,一个劲地呜呜哭泣,头都不敢抬。

  而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方总抱着自己的儿子方旭,对着陈嫣然怒目而视。

  只要是明眼人,看到这幅场景,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嫣然和这个方旭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方总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儿子裹上了,但是方旭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还没清醒,脸颊红通通的,额头上都是汗水。

  “郑夏,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方家一个交待。我儿子好端端地来参加宴会,竟然出了这种事,这件事怎么解决!”

  陈母今天本来已经够糟心了,女儿又出了事,宾客们都在旁边看热闹,这个方总竟然还厉声责问她。

  心里的火气直接涌了上来,陈母抱着陈嫣然怒骂道:“什么交待。整个A城的人都知道你家方旭是个花天酒地的败家子,来我们陈家参加宴会,欺负我们陈家人,毁了我女儿的清白,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然有脸责问我,真是笑话!”

  方总被气得眉头不断抖动:“看看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儿子名声是不好,但是从来没有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