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走!叔叔阿姨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能没有初恩,求你们,求你们把初恩留给我!”

“你做梦!”

夏母推着棺材往门口的方向走,傅言御理智在这一刻彻底被焚烧殆尽。

他抠着棺材的一角不管不顾就要爬进去把夏初恩抱出来。

夏父眉眼一跳,拽着他的衣角红了眼:“傅言御!你想干什么!”

傅言御却置若罔闻,他固执的抱起夏初恩。

下一瞬,教堂门口忽然来了大片人。

为首的男人一身制服,滔天的怒意带着将人烧成灰烬的狠厉决绝——

“谁敢动我姐!”

第15章

中气十足的警告,震慑住了所有看热闹的宾客。

“明安!”夏母看着来人,泪眼纵横:“一定不能让你姐姐被他抢走!明安,得护住姐姐!”

来人正是夏初恩的弟弟夏明安。

接到姐姐死讯的时候,他正在部队出完任务回来,看到夏母发的信息,他一刻都没敢耽搁。

那是最疼爱他的姐姐,是他发誓要保护的姐姐!

谁敢欺负他姐姐,他要那人偿命!

视线落到爬棺材的傅言御身上,夏明安含着戾气的眼眸陡然一沉,喉咙微滚,带着十足的怒意:“去几个人把他拦着!”

“没问题!”

夏明安此次前来,带了不少部队里的下属。

得了他的令,乌压压一片人动作极快。

傅言御很快就被人架起,远离了棺材。

“干什么!你们放开我!放开!”

他挣扎着,可无论他怎么动都不过是蜉蝣撼树,他再身强体壮,也不可能会是部队里壮汉的对手。

傅言御彻底慌了神,他只能看向夏明安:“放开我!夏明安你姐姐有多爱我你不是不知道!难道你也要阻止她嫁给我……”

‘砰!’

狠狠一拳干净利落,带着狠厉的拳风。

傅言御话都没说完便被打歪了脑袋。

脑子瞬间充血空白。

夏明安却打红了一眼,一拳又一拳。

“你也好意思说我姐姐爱你?傅言御,你哪里来的脸!我现在只要一想起我曾经把你当做姐夫我就觉得恶心!”

“你辜负了我姐一片真心,你这种人简直死不足惜!这辈子只要有我在,我就不可能再让你接近我姐半步!哪怕是尸体!”

一字一句,夏明安毫不留情的在傅言御心口捅着刀子。

傅言御的脸全白了,鼻间唇间被打出来的血迹被这抹白衬托着,愈发的触目惊心。

如果不是夏母怕闹出人命死命拦着,傅言御今天怕是没有活路。

“你个人渣!”

夏明安厌恶的收手,胸口起伏格外剧烈。

“知道我姐爱你你还敢负她!真有你的!从今往后看着我绕着点走!不然,我要你赔命!”

夏明安这话绝非玩笑。

傅言御直观的感受到了他眼底的杀意,如果不是杀人犯法,夏明安绝对不会手软。

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一早知道初恩也是攻略者,他绝不可能让初恩失败!

夏明安多看傅言御一眼心中的火气就更深一分。

他烦躁的一脚踹翻了脚边的花篮,朝架着傅言御的下属使了个眼色。

几人会意,忙去帮着推棺材。

傅言御脑袋嗡鸣,两眼发黑,满嘴的血腥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想上前去拦着,他想告诉所有人他不能失去夏初恩。

夏明安却故意挡在他身前,嫌恶的呸了一口:“身为男人,傅言御你真让我恶心!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渣,我一定不会让你接近我姐!”

傅言御眼睁睁看着棺材被推走,心口骤然一痛,四肢百骸都脱了力。

曾经在商场叱咤风云的男人,这一刻无助的像个孩子:“我错了……夏初恩,你别不要我,我求你,你别不要我……”

然,回答他的,只有满场宾客的唏嘘声。

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夏初恩,再也不会朝他伸手笑了……

第16章

七天时间,转瞬即逝。

夏明安在家里一手操持了夏初恩的葬礼。

这期间,傅言御来过许多次,都被夏明安打了回去。

今天,是下葬的日子。

怕夏初恩被无关紧要的人打扰,夏家人特意给夏家墓园雇佣了两个保镖。

从墓园回来的时候,天边的日头格外的明媚。

夏母哭了七天,眼睛都哭坏了。

此刻靠着车窗看着外头的艳阳,她酸涩捂着心口不住的落泪:“老天也觉得我的初恩可怜,知道初恩怕雷,你们瞧瞧这天气多好……”

“是,我姐那么好的人,谁不喜欢。”

夏明安不善言辞,可他眼眶却红的吓人。

一连七天,他几乎没有合过眼。

手中的手机忽然轻响,打断了他的话。

夏明安晚.晚.吖低头给手机解锁,就见战友给自己发了张图。

图上是个和夏初恩长相七八分相似的女孩儿,只是她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目紧闭,满脸病气。

夏母眼神不好,瞄到那女孩儿的脸,喉咙哽咽:“你这是什么时候拍的你姐姐?”

“不是。”

夏明安递了张纸给夏母,出口的声音还带着嘶哑。

“这女孩儿是我和我战友出任务的时候,在部队附近救下的一个植物人女孩儿,查不到名字找不到家人,一直在部队医院睡着,我们出钱给她续命。”

看着那张与女儿极为相似的脸,夏母悲恸摇头:“都是可怜人……”

夏明安心头一痛,敛下眸子里的痛意,抿唇不言……

医院里。

白若雨因为攻略失败再度住进了医院。

没了系统的帮衬,她的身体急转直下,肉眼可见的消瘦脱发,曾经那副美丽的容貌再不复存在。

盯着半空的药瓶,白若雨自嘲的勾出笑。

这会儿,她的命和这药瓶没什么两样,什么时候滴到了底,她这条命也算是走到了头。

她心里恨,特别特别的恨!

傅言御的话还在她脑子里盘旋。

傅言御说她凭什么活,那他自己呢?他就配好好的活吗?

咬牙扯掉手背上的针管,白若雨拖着破败的身子出了医院。

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谁都别想好过!

在傅氏集团停车场堵下傅言御,她带着必死的绝望,趁其不备拉开他的车门坐了进去。

狭小的车厢里,傅言御呼吸有一瞬的窒息,心间那股影影绰绰的疼继而被放大。

他红了眼冷声质问:“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和你说说心里话。”

白若雨撩起耳边的头发,亦如第一次见他时那样,笑得温婉动人。

傅言御却嫌恶的把脸别过去,喉咙发紧。

“怎么?想来恶心我?还是你觉得我能对你有多少感情?在我面前卖弄几下我就能救你?白若雨,死了这条心吧。”

“一开始救你不过是觉得你可怜,如果一早知道你的出现会害死初恩,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多看你半眼,因为你,我失去了挚爱,你得赔命的。”

面上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