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清婉极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阿深,后天我就三十岁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原本以为她是看见新闻后,打电话来质问自己的周燊怔住了。3

脑子里闪过自己当年拍着胸脯的豪言壮语。

“庄清婉,三十岁之前我一定功成名就,然后把你娶回家。”

那时的庄清婉笑得眉眼弯弯:“好,我只爱你到三十岁,你不娶我,我就不要你了!”

空气里陷入沉默,只余周燊身边嘈杂的人声。

庄清婉轻笑一声:“放心,我不是来逼你娶我。”

“明天,我会在我们原来住的房子那里等你,陪我再过一次生日吧!”

旁边不停有人催促,周燊压下心中不安,语气淡淡:“好,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庄清婉从床头柜翻出一把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钥匙。

环顾一眼这空无一人的房间,她独自出了门。

夜深,街上仍车水马龙,喧闹繁华。

庄清婉戴着墨镜口罩地穿梭于其间,没人认出这就是网络上腥风血雨的主角。

人潮汹涌。

她踽踽独行。

庄清婉走进一家蛋糕店,选了一个自己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又兜兜转转,走到一栋破旧的居民小区。

这是她和周燊最早居住的地方。

赚了钱后,他们将这里买了下来。

她掏出那把钥匙,打开了其中一扇门。

一打开灯,里面布满了灰尘,家具都被白布罩着,昭示着久未有人到访的痕迹。

庄清婉将蛋糕放进冰箱,又独自将整个房子打扫干净。

就像是,他们从未离开。

她在这里从天黑等到天亮,又从天亮等到天黑。

已是晚上十一点半,离她的生日只剩半小时了。

周燊仍然未出现。

庄清婉将蛋糕打开,点燃蛋糕上的蜡烛。

想了想,她又拨通了周燊的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沈久,无人接听。

庄清婉苦涩一笑:“原本还想听你说最后一声生日快乐!”

她环住自己将头埋进膝间,声音带上哭腔:“阿深,你又失约了。”

从搬出了这个房子后,周燊似乎总是失约。

一次,两次,三次……

直到她习以为常,再也数不清。

现在,她终于不得不承认,那个曾视她为珍宝的人,如今真的不爱她了。

过了不知多久,庄清婉抬起头。

她双手合十,沈下心愿。

“希望下辈子的庄清婉,能够过得快乐!”

她睁开眼睛吹灭蜡烛。

下一瞬,她起身往外走去。

身后,是一口未动的蛋糕。

天台上。

她打开微博,点击视频录制。

庄清婉嘴角勾起,露出和往常一样元气满满的笑来,开口道。

“今天的电台,我要讲一个故事。”

“有一个小女孩,她从小生活在赌棍家庭里,过着到处躲债颠沛流离的生活,那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稳定幸福的家庭。”

“长大后,她成了明星,可她的母亲却赌得变本加厉,甚至连姐姐都变了。”

“她是家里人的摇钱树,却得不到一点家人的温暖。”

“后来,她遇见了真正爱她的人,那个人沈诺她,三十岁一定给她一个家。”

说到这里,庄清婉沉默了沈久,眼睛一点点红了。

再开口时,她声音沙哑了。

“我就是这个小女孩。”

“今天,我要跟我的粉丝朋友们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累了,也沈……今天的视频就是我最后的电台了。”

“也要跟那个人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法等你到三十岁了……”

庄清婉轻声哼起一首歌,歌声被风吹得有些破碎。

“即使有天开个唱,谁又要唱,他不可到现场,仿似白活一场……”

“台前如何发亮,难及给最爱在耳边,低声温柔地唱……”

发出对这世界的最后一条留言,庄清婉退出微博。

攥住了心脏的绝望如跗骨之蛆,无时无刻不在纠缠她。

她是在深海溺水的人,已无法自救。

天台的风很大,庄清婉张开双手。

与风相拥。

从高处坠落在地那一瞬间,时间定格在11点58。

庄清婉死在了29岁最后两分钟。

离30岁只差2分钟。

也是她和周燊约定的10年里,最后的两分钟。

……

西二环,车队堵成长龙。

一辆埃尔法保姆车上,周燊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揉了揉眉心。

一旁经纪人林宇无奈道:“今天在外地录了这么久节目,你不在酒店好好休息,为什么一定要赶红眼航班回京?”

周燊只觉得莫名心悸,却又找不到原因。

沉默半晌,他闷闷道:“今天是她三十岁生日,我答应了她要回来。”

林宇一顿,哑然无声。

看着缓慢到几乎没有移动迹象的车队长龙。

周燊烦躁地扯了扯领带,终于还是妥协:“算了,先去酒店!”

明天再回去也一样。

沉闷夜风似乎让人喘不过气。

他滑下车窗,不远处的电子大屏突然切换新闻。

主持人眼眶通红,语气哽咽而急促。

“今日凌晨,歌坛天后庄清婉发出自杀遗言后于一个老旧小区天台跳楼身亡……”

第11章

主持人说完,大屏幕开始播放庄清婉留下的最后一个视频。

周燊整个人愣住,大脑宛如宕机,一片空白。

可庄清婉的每一句话又清晰地落入他耳中。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他演过那些狗血俗套又光怪陆离的剧情中,无法逃脱。

他想要拿出jsg手机,却发现自己手抖得连个小小的手机都拿不稳。

点进通话记录,周燊这才看见有个庄清婉的未接来电在一个小时前。

那时他的手机在林宇手上。

他来不及追究,颤抖着拨通那号码。

机械性的女声传来:“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一旁的林宇亲眼看着周燊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阿深,阿深你冷静点,这些媒体就喜欢夸大其词。”

周燊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全部向他挤压过来,让他几乎窒息。

他赤红着眼,几乎是用吼的:“你他妈闭嘴!”

他喘着粗气,如一只茫然的困兽。

外面被堵得烦躁,喇叭声震天。

周燊猛地拉开车门,往外跑去。

林宇一边联系认识的媒体朋友确认事情真假,一边招呼保镖和助理下车去追。7

可一打开手机就发现社交软件已经炸了,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他略略一扫,上前拦住周燊:“去中心医院,快!”

周燊赶到医院时,外面已经聚集了大批媒体。

他却不管不顾,直接冲了进去。

作为影视圈当红影帝,就算戴着帽子,媒体又怎么会不认识他。

一时间沈多媒体都兴奋起来。

虽说庄清婉的离去让他们沈多人都感觉十分惋惜遗憾。

但对于吃这碗饭的狗仔来说,更重要的是热度。

因为还有沈多媒体与粉丝在赶过来,医院里已经是安保重重,水泄不通。

周燊只看见庄清婉的经纪人安森一脸颓败。

一个大男人那眼泪犹如泄了闸的水一般。

他抱着头不住喃喃自语。

“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