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她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起来的时候一阵头晕。

  她没立刻离开,反而坐在原地平复心情。

  大概这段时间太过折磨,她总是想起以前。

  那时候,简御辰真是万人迷,光她寝室那些小姑娘,喜欢他的就不知道有多少。

  可大家都说简御辰喜欢她。

  她那时候,真是幸福极了。

  她从小被各种长辈夸奖,是别人家孩子的典范,所有人都觉得她一定会顺风顺水。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一路从幼儿园到小学,只要有她,那一定是最光彩夺目的。

  而温语?

  她其实压根都没怎么留意过温语。

  她早熟,在别的小姑娘还知道吃零嘴跟男生瞪眼吵架的时候,她已经出落得很是美丽,男生只会为她跑腿,不会来欺负她。

  每天收到的情书都数不清了。

  “简御辰肯定喜欢你啊。”

  “你看他在看你呢。”

  方卉听得越多,也就这么相信了。

  所以直到第一次被叫到老师办公室,看到简御辰的时候,她心跳在那时候都快停顿了。

  从此眼里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被安排跟简御辰一起成为学生代表,拍摄学校的宣传画报。

  这对她更是大大的一种肯定。

  好像所有人都在说,除了你,没人能跟他匹配。

  那时候,她又怎么会留意到温语的存在?

  连温语的爸爸最常夸的也是她。

  “我们温语要是像你就好了。”

  “方卉啊,你多带带温语,给我愁的。”

  所以她从来也没把温语,当成过对手。

  简御辰会钢琴,会架子鼓,还会小提琴,这简直出乎她的意料,也让她更坚定觉得,他们的确是最般配的。

  学校活动越多,他们在一起彩排的时间也越多。

  那段时间,真的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每次对视,方卉都自动带上的粉色的泡沫,就像是校园偶像剧的男女主。

  她觉得,总有一天简御辰会跟她告白。

  她等啊等,最终还是没忍住,在一次去多媒体教室的时候拦住了他。

  “御辰,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简御辰双手插兜想了想,“好像没有。”

  他刚才只是在思考难道最近彩排出了什么问题。

  他可不想浪费时间。

  所以出于考量,还是仔细想了一下。

  同时也郁闷方卉有话不直说的风格,为什么总是让他猜。

  他看起来时间很多很闲么?

  球场上很吵,简御辰视线落在那一个地方,嘴角不自觉扬起。

  方卉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是温语啊。”

  她的冰淇淋球掉地上了,正气得跺脚。

  “她还是这么冒冒失失。”

  “你认识她?”简御辰很意外。

  “对啊,我们爸爸都认识的,小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过,不过后来我搬走了,但说来也巧,我们一直都是一个学校的。”

  简御辰挑眉,“她以前也这样?”

  方卉笑道:“何止呢,还会一整天都不高兴,温语的小情绪都是摆在脸上的。”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那时候方卉以为,他是想知道她的过去。

  所以事无巨细,桩桩件件都回答得很仔细。

  也是在那时候,她更加确定简御辰是喜欢自己的。

  不然他怎么会对她那么好奇呢?

  认识那么久,只有那天M.L.Z.L.他们压根没在彩排,一直在说关于她的过去。

  可现在想想。

  她的过去里,都围绕着一个温语。

  一个被她遗忘在回忆的角落里,却在话题中心永远绕不开的。

  温语。

  这才是真正的答案。

  可那时候的方卉不懂一个男生弯弯绕绕的心思。

  他的喜欢已经从眼睛里透露,她却因为自大和自傲,忽略了这点。

  方卉轻讽。

  那时候的她,又何尝不是另一个简御辰。

  眼里只装得下一个人。

第54章 想到她,是密度公式

  什么时候意识到,简御辰喜欢温语的呢。

  是越来越频繁的提及。

  还有每次彩排的时候,他视线都会望着楼下。

  她一开始以为是那边风景好。

  或者是他羞于与她对视。

  但时间一长,方卉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天他去上个厕所,她站到了他平时的位置上。

  学着他的角度往下看。

  从这里能看到操场。

  上体育课的班级。

  人很多,但方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到了温语。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们彩排放在下午第三节课。

  而那堂课就是温语他们班级上体育课的时间。

  方卉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又自己抹去。

  怎么会呢?

  不会的吧。

  可事情的发展,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

  吃饭的时候,她的好朋友讨论的不再是简御辰跟她有多般配,简御辰肯定喜欢她了。

  而是。

  “简御辰今天跟温语吵得嘴皮子可溜了。”

  “什么时候?今天谁又赢了。”

  “做早操啊,简御辰不是负责检查每个班有没有摸鱼偷懒的么,温语被发现了,简御辰让她把动作打开,结果温语踩到鞋带差点摔了,直接摔进简御辰怀里,卧槽我看得清清楚楚,简御辰连脖子都红了,第一次讲话结巴了,结果被温语骂个半死,他居然不顶嘴还带着迷之微笑。”

  方卉一顿,“你们每天都会看到简御辰跟温语么?”

  “对啊,他们经常吵架的。”

  “出了名的死对头了,我就没见过他俩和平相处。”

  “别说,看他们吵架我都觉得好笑。”

  方卉捣了一下饭菜,“他们关系那么好?”

  “是啊,你跟简御辰天天在一起,他没跟你提过温语么?”

  “哎呀你说什么呢,温语怎么能跟我们卉卉一样啊,死对头跟喜欢的人,总有区别的吧。”

  方卉今天听了这话却高兴不起来。

  她觉得简御辰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她开始越来越在意简御辰跟温语。

  也因此发现了更多,关于简御辰与温语之间的小互动。

  例如简御辰很少跟女生说话,能说上话的都是老师安排的,或者是各项竞赛,又比如要一起帮忙给老师做点什么事,正常交流下的对话。

  一旦对方有越过合作关系的私密对话,他一律无视。

  但对着温语,他简直废话百出。

  根本不像简御辰。

  像个小学生似地揪着温语的小辫子来斗嘴。

  被温语骂了也还贱兮兮地笑。

  方卉越发现,越心惊肉跳。

  甚至意识到,简御辰每一次跟自己的对话,每一次两个人单独相处。

  也无非是套路化地遵循着老师的意思。

  那如果老师不这样要求呢。

  方卉开始试探简御辰。

  约他周末出去。

  这算是一种很明显的暧昧试探。

  果不其然,简御辰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周末我有事。”

  “那如果没事的话……”

  “方卉,现在学习要紧。”他拿出了一个极其冠冕堂皇的借口,看得方卉都有些心虚的挪开了眼睛。

  她没再提及过。

  可却在一个周末舞蹈班下课后,看到了跟着温语一群人进入KTV的简御辰。

  ……

  他曾经说过这些东西他没兴趣。

  但他去了。

  里面还有温语。

  方卉开始没自信了。

  她在努力寻找简御辰是喜欢自己的证明。

  但一个人要怎么证明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她惊恐地发现,原来一切好像都是别人给她画上的朦胧滤镜。

  简御辰不仅不喜欢她。

  喜欢的还是另有其人。

  但方卉那段时间就像是入魔了一样,在角落里,无时无刻注意着他们的小动作。

  甚至会在不经意间,总是提及温语来吸引简御辰的注意。

  而每次只有这时候,简御辰才有兴趣跟她多说两句。

  她开始往复循环,陷入自证的怪圈里。

  不断的根据他的微表情,甚至语气来判断,他现在对温语是个什么情感。

  她不敢问,怕听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她的成绩开始下滑,父母也对此表示不满,方卉开始焦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终于有一天又一起去教室的时候,叫住了他。

  “御辰。”

  他还是老样子,身姿挺拔站在树下,洗得发白的校服衬衫和略带蓬松的发,带着漫不经心的痞。

  方卉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我知道说这些话大概会让你很困扰,但我很想说。”

  简御辰蹙眉。

  她上前一步,缓声道:“我,我喜欢你。”

  就在这时,有一伙人从一旁的楼梯口下来,看着他们的时候,视线开始闪躲。

  看来方卉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简御辰知道她们,温语班的。

  所以他深呼吸一口气道:“这些话我就当没听过,抱歉。”

  方卉的心落了地,也碎了。

  那天彩排,错了好几次,简御辰提前离开,“你收拾好心情再彩排吧。”

  不然就是浪费他的时间。

  这个人真的是,明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伤心难过,却连一句安慰都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