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本就没来得及教训那个死丫头,“王桂英,俺看你就是不想给医药费吧?”

“有一句话你是说对了,这医药费俺就是不打算给,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看着办吧!”王桂英瞬间泪水就流了下来,看向周围看热闹的人,悄悄抓起虞昭昭的手。

在她掌心捏了捏,接着就大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卖惨,“俺家甜甜的命真是够苦的,自从跟着俺到了季家,就没过一天好日子,四五岁就开始给家里洗衣服做饭,到了冬天,那双手都冻烂了,这好不容易分家了,她大伯母又来家里打孩子...........”

虞昭昭秒懂王桂英的意思,这是要卖惨,博人同情啊!

她朝着王桂英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了,很快她的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

虞昭昭扑进了母亲的怀里,身子看起来都有些发抖,小声哭泣着道,“大伯母,都是甜甜不好,是甜甜惹您生气了,求求你别打我了,我害怕.......”

也不知道为什么,莫明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有点熟悉。

就在这时,一些属于原主的记忆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原来,原主的堂姐季婷婷每次偷吃了季老太太藏的东西,或者偷懒了,就会这样茶里茶气地卖惨。

同时,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了虞昭昭的身上,她抬头一看,发现是季婷婷正表情扭曲地看着她。

记忆中,原主跟这个堂姐的交集并不多,可季婷婷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向她呢?

季红军看见妻子跟闺女哭得这么可怜,心里有些难受,干巴巴地道,“桂英,都是俺不好,是俺没保护好你们母女........”

“这哪能怪你啊?都是俺不好,俺当初就不该带着甜甜改嫁,早知道这样,俺就算是去要饭当乞丐,也不会嫁到你们季家来。”王桂英曾经也不是没怪过丈夫无能,可后来丈夫为她和孩子做的那些事她都看在眼里。

要怪只能怪她命不好,摊上了一个难缠的婆婆和满肚子算计的妯娌。

这年头一个孝字,压死人啊!

不少村民都忍不住你一句我一句地吐槽起了季老太太跟刘芳,这些年季家发生的事,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对于王桂英跟虞昭昭的话,她们也都是深信不疑。

“还别说,当年俺还真碰见过季老太太跟季老大家媳妇一块欺负虞昭昭那丫头,那会这丫头也就七八岁,被掐得胳膊都青了呢!”

“说起来,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小小年纪,没良心的亲爹就扔下她回城了,后来又跟着亲娘嫁到了季家.........”

“这季家人心肠真是太狠了,竟然这么虐待人家孩子.........”

季老太太婆媳俩的脸色精彩极了,一会青一会白的。

看见周围村民们异样的眼神,刘芳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死丫头的用心真是太险恶了,这不是摆明了说她这个当大伯母的虐待侄女吗?

眼看着亲娘落了下风,大家都开始数落她们家了不好了,季婷婷终于站不住了,她上前皮笑肉不笑地道,“甜甜,你怎么能撒谎呢,我娘什么时候打过你?我怎么不知道啊?你也真是的,一闹脾气,就喜欢乱说。”

她心里暗道,这虞昭昭不是伤得很严重吗?怎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呢?

只要一看到虞昭昭那张脸依旧貌美动人的脸,季婷婷就嫉妒得要命,她真想把这张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脸给毁了。

“堂姐,你不能因为大伯母是你娘,就冤枉我啊!”虞昭昭哭得梨花带雨的,那模样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泣着道,“大伯母,你敢不敢对天发誓,你要是欺负我了,就遭雷劈?”

她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原因的,刘芳今天是没对她动手,但不代表没欺负她啊!

原主没分家之前的日子,可一点都不好过,季老太太是个又坏又刻薄的,恨不得让原主把家里所有的活都给包揽了。

至于刘芳嘛,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王桂英不在家,她有点不顺心的事,就要故意欺负原主撒气,逼着原主给她洗衣服打扫卫生。

当然了,原主也并不是个好欺负的,她的性格随了王桂英,你对我,我就对你好,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十倍还给你。

在季家寄人篱下,她明面上是不敢反抗的,但背地里可以报复回去啊!

原主曾经偷偷把刘芳最喜欢的一身衣服,都给扔到了粪坑里了..........

季婷婷心里微微有些惊讶,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虞昭昭这么能说会道呢?

刘芳瞳孔一缩,她当然不敢发誓了,毕竟她的确是没少仗着自己是长辈跑来欺负这丫头,“虞昭昭你个死丫头,没大没小的,凭啥你让俺发誓,俺就得发誓啊?”

“哼,你不敢发誓,就是心虚,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别人不知道。”王桂英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之前,她还打算看在丈夫的面子好好跟这个妯娌相处,所以有些事,即使她知道也从来没跟别人说过。

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既然刘芳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她家闺女,那就怪不了她,“刘芳,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事,你心里最清楚,你以后最好别来欺负俺家甜甜,否则别怪俺跟你同归于尽。”

刘芳表情僵住了,她的手心直冒汗,心里悄悄嘀咕着,这王桂英该不会真抓住她的把柄了吧?

不对啊,要是真有把柄,怎么可能会不拿出来呢?

一定是王桂英在吓唬她!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ᴊsɢ我相信上天是不会放过那些坏人的。”虞昭昭不打算再跟这些人继续纠缠下去了,季老太太的心都是偏向大房的,再争执下去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坑季红军呢,“爹,娘,走,咱们回屋吃饭去。”

第11章 差点遭雷劈

王桂英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意,点点头道,“好,娘跟你爹都听你的,孩她爹,走,回屋。”

一家三口回到了屋子里,就把门给锁上了。

不管外面院子里的季老太太怎么骂,她们都不搭理。

最后,她骂得太难听了,村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有人跑出来问季老太太,季红军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她咋就那么偏心呢?

季老太太听了,气得当场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太太毕竟是季红军的母亲,要是在他家门外出了事,那村民们又该说季家的闲话了。

季红军跟妻子王桂英打过招呼后,就出去跟村民一起把季老太太送去了镇上的卫生院里。

季家就只剩下了王桂英娘仨了。

王桂英把放在锅里热了一遍的鸡蛋羹端了出来,淡笑道,“甜甜,娘去把鸡蛋羹热了,你趁热吃吧!”

虞昭昭去找了几个碗,把鸡蛋羹给分了四份,把分出来的鸡蛋羹给了两个妹妹和母亲王桂英。

“你这孩子,就这么一碗鸡蛋羹,你们姐妹几个吃就行了,干啥还分给娘啊?”王桂英嘴上嫌弃,可心里却很是欣慰,她果然没有白疼大闺女啊!

她只用勺子舀了一点点鸡蛋羹尝了尝味,终究还是没舍得把鸡蛋羹都吃了,而是把碗里那一小块鸡蛋羹分给了两个小闺女。

“姐,你真是太厉害了!”季青青咧着嘴朝着虞昭昭笑,她刚才可是一字不落的把姐姐说的话都听到耳朵里了,要是换了她,光看见奶奶跟大伯母就吓破胆了,哪里还敢说那些话啊。

“我们青青也很厉害啊。”虞昭昭微微一笑,伸手摸摸季青青的头发,语气温和地问,“今天下午,是你去喊娘回来的吧?要不是你反应快,姐还真有可能会被大伯母欺负呢!”

虽然她跟季青青相处得不多,但她也能感觉到这孩子的谨慎自卑了,所以她想多夸夸她,希望她将来能成长成一个阳光自信的姑娘。

季青青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浓烈的笑意,有些害羞地道,“我,我也是怕姐姐会吃亏,所以才跑去喊娘回来的.......”

最小的季萍萍正忙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着鸡蛋羹的味道,就好像是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一样,一直在傻笑。

这一幕,看得虞昭昭心情有些复杂,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季家人过上好日子。

“唔,好吃,太香了.......”季萍萍甜甜一笑,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吧唧着嘴道,“要是以后天天都能吃上鸡蛋羹该多好啊。”

“你这丫头就知道吃,你知不知道这鸡蛋多金贵啊?还天天吃呢,能让你尝尝味就不错了。”王桂英哭笑不得,她只觉得自家小闺女这就是在做白日梦。

别说她们家了,就算是家里有在县城里当工人的大队长家,也不可能天天吃鸡蛋啊!

虞昭昭轻笑一声,她信誓旦旦的道,“会的,会有天天能吃上鸡蛋,顿顿都能吃肉的那一天。”

这个年代的人应该都没想到,几十年后的老百姓会把猪肉和鸡蛋都给吃腻了吧?

后世的年轻人,很多都更喜欢吃价格昂贵的海鲜刺身什么的........

王桂英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虞昭昭的额头,喃喃地道,“也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

虞昭昭嘴角一抽,她就知道说大实话没人相信!

.............

季家一共有两间屋子,大一点的那间,是红军跟王桂英带着小女儿季萍萍住。

小一点的那间就是原主跟二妹季青青姐妹俩住。

屋子里的空间实在是太过狭小了,地上还堆积着一些杂物。

一进去,虞昭昭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白天一直都躺在王桂英跟季红军住的那间屋子里。

那间屋子白天光线好,窗户也大一些,通风也比这间屋子好。

突然回到这间小屋子里她还真有点不适应。

不过没关系,待得时间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