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向景太太说一下身为我的女人该遵守的条例了!”霍亦辰慢慢转过身来,本来不甚明亮的白月光,让霍亦辰完全挡住了,屋里昏黑一片。

“景太太?难道我不是一个被你们买来的货物吗?”沈娇对刚才霍亦辰说的话不屑一顾。

霍亦辰危险的眯了眯眼眸,周围的温度让沈娇感觉明显低了几个摄氏度,“你对自己还倒是有自知之明,我对你去了哪里一点也不感兴趣,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敢给我带绿帽子的女人还没出生,我希望你做好这个自觉性!”

说完霍亦辰抽出一根烟,摇曳的火光让沈娇感觉一瞬间的眼熟,霍亦辰迈着沉稳的步伐往这边走过来。

第20章 她没错

沈娇忽然感觉自上而下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霍亦辰冲着沈娇吹了一口气。

“咳咳咳……咳咳……你神经病啊……”沈娇抬眸双眼冒火的看着始作俑者,“混蛋!”

“这就混蛋了?比起你这种为了钱什么都能干的女人,我们彼此半斤八两。”

哪怕是在晚上,沈娇也仿佛看到了霍亦辰眼里浓浓的鄙夷和厌恶。

沈娇呆立在床头边上。

“放心,今天我还没那个兴致上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惺惺作态。”霍亦辰看着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沈娇,此刻就一副死鱼一样了无生气,连看都不看一眼,往门后面走出去。

“砰――”

沈娇再也撑不住身子,瘫倒在地上,为什么每个人都在嘲笑,一个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女人,如今越陷越深,竟然成了世人眼里最鄙夷的代孕儿,连女人最起码的一个成为母亲的资格都要夺取,变成一个机器。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沈娇双目无神的盯着窗外的月光。

巴掌大的小脸上,被月光蒙上一层清透的面纱,让人忍不住怜爱。

沈娇咬了咬牙从地上爬起来,深呼一口气,她没错!

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为了父亲能够沈娇入土而走到这一步。

沈娇从地上撑起摇摇晃晃的身子,终于倒在床上慢慢瞌上眼睛。

霍亦辰从景宅出来后直奔私人别墅,跑车上男人冷峻的面容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孤独,冷傲,这种男人是荒野上的狼,心是硬的,捂不暖。

清晨撒下第一缕阳光,三米宽的大床上,沈娇蜷缩成一团,白与黑的映衬,美的像是一幅画。

“少奶奶,该起床了,少奶奶――”兰姨轻伏在沈娇耳边,温柔的唤着还在睡梦中的沈娇。

“唔~”

沈娇揉了揉眼,“兰姨啊,几点了?”

“回少奶奶,七点了,吃完早饭时间就差不多了!”兰姨现在已经完全把沈娇看成景家的少奶奶了。

这也难怪,沈娇无论是品德还是样貌,都是上上选。

临近八点左右,沈娇准时踏进设计部,有了昨天的立威今天沈娇明显感觉周围的人老实了许多。

“安经理,这个是大boss指名让你修改的设计图,说有些地方还是不完善,你看――”小助理战战兢兢的看着沈娇。

“嗯,放着吧!我待会儿改改。”沈娇偏过头冲着小助理莞尔一笑。

“哦……哦好的。”

沈娇坐在办公桌上执笔勾勒修改原来的设计图,政府通过的只是一个初稿,后面还有一系列的详细的设计需要她来完成。

临近中午,沈娇被外面的嘈杂声打断了思路,不由好奇的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沈娇瞬间血液逆流,浑身像掉进冰窖里一样。

是他。

沈宇郴像是有所感应一样,抬眸往沈娇的方向看过来,瞳孔紧缩,他们还真的是冤家路窄。

沈宇郴绕过一群花痴女,身着浅蓝色休闲装,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的邪魅的笑意,往沈娇身边走过来。

沈娇看见不断往前走的沈宇郴,下意识往后躲,直到碰到身后的墙上,沈娇才猛然惊觉。

抬头看着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的沈宇郴,沈娇挺了挺腰板,毫不畏惧的看着沈宇郴。

“呵,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怎么,他养不起你了,要不然豪门少奶奶还出来给人打工还真的是一桩美谈呢!”沈宇郴看着眼前已经对自己冷漠的沈娇,心里一阵抽痛,但是男人的自尊绝对不准许他认输!

更何况从头到尾做错的人只有她,而她却一句向他低头的话都没有。

第21章 被人放鸽子

“沈宇郴,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沈娇直视沈宇郴,背后汗湿的衬衫,表明现在的沈娇并不像表面一样轻松。

“没关系?那你倒是说说怎样才算有关系!”

“沈宇郴!”沈娇有点恼羞成怒。

“不如跟了我吧,他给你多少,我现在给你翻倍!”沈宇郴看着因为愤怒脸颊逐渐染成粉红色的沈娇,别有一番风情。

沈娇看了一眼外面越聚越多的人,不由推开和沈宇郴的距离,“沈宇郴,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举止,现在是在公司,上班时间不要谈私事。”沈娇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她怕她忍不住把这么多天的委屈都发出来。

“哈哈哈,好,既然安经理这么公私分明我们就下班再谈。”沈宇郴看了一眼往身后的专人电梯走过去。

沈宇郴这一举动更让人疯狂了,沈娇则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怕沈宇郴说出什么话来,让她在公司也待不下去。

想她在公司快要一个月了,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传说中的大boss,也就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丈夫。

沈娇想到下班沈宇郴还会来找她,就不由想起来昨天夜里,那个犹如撒旦一样的男人对他的嘲讽,他没理由和权利限制自己的私生活还有交友圈!

下班,沈娇没有和往常一样习惯性的留下来整理一下当天的数据还有列出明天的计划,直接往车库跑去。

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幸好,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事情,沈娇不由松了一口气。

此时,坐在沈娇办公椅上的沈宇郴,脸色黑沉,处于发怒的边缘,着实不太好看。

什么时候他沈宇郴竟然被人放鸽子了!?也只有这个女人敢这么干了。

沈宇郴看着沈娇的办公室,抬眸一笑,“沈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们就这么纠缠一辈子也好过当陌生人。”

沈宇郴转身走出沈娇的办公室并没有离开景天集团,而是在景天集团闲逛,看看这里,摸摸那里,一些人看见沈宇郴这么游手好闲,不由眼里多了几分不屑。

只有沈宇郴知道如今整个景天集团都已经在他的脑子里了,事情还没有见分晓之前,过早的下结论可不是个好现象。

就比如,景天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次日,沈娇迈着莲步走进办公室。

忽然一阵怪异的味道让沈娇忍不住皱起眉头,东西腐烂的味道!沈娇心里一阵狐疑,自己办公室怎么会有这样的味道?

沈娇极力忍耐着想要呕吐的感觉,果然桌子底下一兜腐烂的苹果,仔细看还有蠕动的虫子。

“呕~”

沈娇直接扶着桌子干呕起来,脸色发白,沈娇费劲的抬起头来,发现沈宇郴似笑非笑的站在自己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沈娇看着沈宇郴嘴角的那抹笑,是那么刺眼,让她忍不住想揍人!

“怎么样,我送给你的东西,还喜欢吗?”沈宇郴看着脸色苍白的沈娇眼底迅速划过一丝怜惜和不忍,但是沈娇没有发现。

“沈宇郴,你幼不幼稚!”

“幼稚?哼,幼稚总比某些人不知廉耻的好!”

沈娇本来就苍白的脸颊此刻让沈宇郴吓得又苍白了几分,沈娇看着外面伸长脖子往里面看得人,吸了一口气,无奈一笑,“沈宇郴,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两个字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