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怀宁再一次准备磕头行礼,结果,就看到那两个小娃娃挣脱了父皇母后的手,高高兴兴的朝他跑过来。

  他看着两个小娃娃笑着迈着小短腿朝这边跑,顿时爱得不得了,已经把磕头行礼的事忘掉了……

  “外公!”

  眨眼间,两个小娃娃已经跑到了他面前,一起仰头特别开心的望着他笑。

  他老人家激动得眼眶微红,“小太子,小公主……”

  不等他说完,凤玉骁就抱着他老人家的左腿,奶声奶气道,“外公,你是骁儿的大英雄外公,你要叫骁儿哦,不能叫小太子!小太子是别人叫的,外公要叫我骁儿的!”

  紧接着凤玉琼也跟哥哥一样抱住了老人家的右腿,也娇娇软软的说,“外公!你不是哥哥一个人的外公哦,你也是阿琼的外公!你不要叫小公主啦,我要外公叫阿琼,好不好嘛外公外公!”

第377章 尾声:外公舅舅争着抢着抱孩子

  腿被两个又香又软的小娃娃紧紧的抱着,听着两个娃娃充满奶音的甜蜜呼喊,祝怀宁的硬汉心一瞬间都变得柔软似水了。

  他还以为他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没能在京城里陪伴两个小娃娃,两个娃娃会不认识他,看到他也会怕怕的躲在爹娘身后,不敢上前呢。

  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乖,这么热情。

  让他这个外公,都要甜化了。

  “骁儿,阿琼,我的好外孙哦!”

  他高兴的弯下腰,伸手轻轻揉着两个娃娃的脑袋,“你们都长这么大了啊,外公走的时候,你们还只有外公胳膊长呢,刚满月……”

  骁儿和阿琼望着外公咯咯咯笑。

  他们同时张开胳膊,“外公抱抱!抱抱!”

  两个奶萌的娃娃求抱抱,谁能忍得住不抱他们?

  祝怀宁笑得合不拢嘴,一条胳膊搂着一个小家伙,轻轻松松将人抱起来,“好,外公抱抱咱们的好骁儿,好阿琼!”

  两个娃娃被外公抱着,骁儿特别新奇的去摸外公的铠甲和披风,阿琼则用小胖手轻轻去摸外公脸颊上的伤疤。

  “外公,痛不痛啊?”

  阿琼不知道外公的伤疤是几十年前在战场留下的,以为外公是最近刚受伤留下的疤痕,心疼得不得了,还抱着外公的脸颊要给外公吹吹。

  她说,“阿琼给外公呼呼哦,呼呼就不痛了!”

  祝怀宁被小东西的乖巧和心疼弄得眼里的泪都快包不住了,他怎么会有这么乖巧的宝贝外孙女呢?

  跟无欢小时候一样一样的!

  懂事,贴心!

  他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慈爱的说,“外公不痛,阿琼给外公这么一呼呼,外公就不痛啦。”

  阿琼被他亲得直眯眼,等他亲完了,小家伙才揉着自己的脸蛋,小声嘟哝着,“好扎哦,外公的胡子把阿琼的小脸蛋都要扎破啦!”

  她一边说,一边好奇的瞅着外公的嘴巴。

  她家父皇就没有这么扎人的胡子,父皇每天起来都要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说怕扎疼了她和哥哥的小脸蛋。

  外公也太不注意啦,以后她要给外公刮胡子!

  “哈哈哈哈……”

  祝怀宁面对小外孙女的嘟哝,哈哈大笑起来。

  他正要说话哄小外孙女,结果不省心的四儿子跑上前来争宠了——

  “阿琼,我是四舅啊!四舅没有胡子,四舅不扎!来让四舅抱抱!”

  已经快十八岁的祝纯钧褪去了少年青涩模样,变得俊朗沉稳了几分,看起来更有祝家人的阳刚之气了。

  就他如今的气势,往他爹身后一站,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子承父业的父子俩。

  虎父无犬子的那种。

  此刻他高兴的朝阿琼伸出手,想要抱抱他的外甥女!

  阿琼扭头看了看这个年轻英俊的大哥哥,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然后将小脑袋埋进外公脖颈里,“不,阿琼要外公抱。”

  母后只教了她,看到外公后要冲上来给外公一个抱抱,没有教她要抱抱四舅啊。

  她不给四舅抱。

  只给外公抱。

  “哈哈哈哈……”

  祝怀宁搂紧小外孙女,扭头得意的看着儿子,小混蛋,居然还想跟他争,做梦吧!

  祝纯钧摸了摸鼻子,他不死心,又期待的看着一旁的凤玉骁,“骁儿,那你让四舅舅抱抱好不好?”

  凤玉骁歪着脑袋看了看四舅舅,然后果断张开了胳膊。

  他一边扑进四舅怀里,一边脆生生说,“虽然四舅舅想要抱的第一个娃娃是妹妹,虽然四舅舅最喜欢的不是我,但是谁让你是我舅舅呢?看在咱们都是男子汉的份儿上,我还是愿意给四舅舅一个面子的!”

  “哈哈哈哈,谢谢我们骁儿愿意给四舅舅一个面子,不然四舅舅今天多下不来台啊是不是?”

  祝纯钧被这小子逗得想笑死,这小嘴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他低头狠狠亲了一口小家伙的脸蛋,“好骁儿,是谁教你的啊,说话这么好听?”

  凤玉骁也吧唧一口亲在四舅脸上,然后摇头晃脑的说,“天生的呀,我要是个笨蛋的话,这谁能教得会?我父皇都说我是天生的聪明能干呢!”

  祝纯钧笑得不行,这孩子太逗了!

  跟承影小时候一样,古灵精怪的。

  他跟老爹一人抱着个娃娃哄着,都把尊贵的帝后二人抛在脑后了。

  还是人家皇帝皇后笑着走到他们跟前了,他们才想起来,哦,糟糕了,他们忘记给帝后行礼了。

  他们赶紧将两个娃娃放下来,然后率领身后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给帝后磕头行礼。

  “老臣祝怀宁率众将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安!”

  祝怀宁身后,兵将们随着他一起山呼万岁。

  然后,祝怀宁激动的抬头望着凤长夜。

  “皇上,老臣不负皇上和皇后娘娘众望,率领水师一路往海外进发,游历了诸多海外小国,并且利用咱们从大宁带的茶叶瓷器等,与海外小国交换了许许多多的好东西!”

  他指着后面那蜿蜒没有尽头的驮着木箱子的马队。

  他激动的大声说,“那些金银古玩等珍稀玩意儿,都在那箱子里,只等皇上有空之后再一一查验赏玩!可是唯独有样宝贝,臣得立刻禀告皇上!”

  听着老人家慷慨激昂的声音,再看看他身后那众多将领脸上遮掩不住的激动和骄傲,凤长夜和祝无欢不由对视一眼。

  定然是要禀告高产粮种的事吧?

  他们扫了一眼城门口四周。

  这城门口除了随他来迎接老将军的文武百官,以及维持秩序保护他们的禁军和护卫,还有许多被拦在外围的围观百姓。

  这些百姓里,有普通的平民,也有看热闹的富商,还有许多文人学子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