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袋洛茴是不是用了,但即便用了也没关系,洛茴能用那包血袋那就证明她也是稀有血型,那就抽她身上的血,给赵清用也是可以的。

慕擎钊一挥手,正准备下令让所有保镖冲进手术室,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同时,裴柏衍的声音传来,“我这儿有稀有血型的血包!”

裴柏衍的血包送来的很及时,赵清手术室的医生迟迟等不到护士送血包回来,正出来找,裴柏衍就将血包送来了。

慕夫人紧紧抓着医生的手,“医生,你一定要救活我女儿,一定要救活她!”

医生,“我会尽力,但手术需要安静,你们都别再吵了!”

刚刚那场混战里面不是没听到,只是里头情况紧急,而且抢夺血袋这事事关性命,根本不会有人愿意退让。

好在有人送来了新的血包。

那血包是裴柏衍从蕙心那边拿过来的。

他在赶过来的路上就想过这个问题,慕家一家人都是稀有血型,如果第一人民医院没有血包储备,赵清凶多吉少。

他虽然和赵清断了,但也不想看赵清就这样死了。

只是他没想到,洛茴竟然也出了事。

他不由庆幸自己带了血包过来。

有了血包,慕夫人也不吵了,紧紧盯着手术室。

十分钟过去,赵清手术室的门骤然打开,又是那护士冲出来。

慕夫人脸色大变,“我女儿是不是出事了?她怎么了?你快告诉我!”

护士满脸焦急,“不是,你们家属是怎么回事?连自己女儿是什么血型都不清楚吗?她根本不是稀有血型,而是B型血!她刚刚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你差点害死她知不知道!”

慕夫人呆住了,“她不是稀有血型?怎么可能!”

护士不耐烦甩开慕夫人的手,“这我怎么知道,她就是B型血啊,我现在要去血库拿B型血,你先放开我!”

护士头也不回往血库冲。

慕夫人看着她的背影,整个人都懵了,双手轻轻发颤,她看向慕擎钊和慕子川,瞳孔微闪。

“赵清……不是稀有血型?”

她和慕擎钊都是稀有血型,慕子川也是,赵清身为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是稀有血型?

不对,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擎钊和慕子川也被这个消息所震惊。

尤其是慕子川,赵清身上那枚徽章是他发现的,而且他们也做过DNA,检测结果显示她就是慕擎钊的女儿,可如果真的是,赵清不可能不是稀有血型。

哪里出了错,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慕夫人死死抓着慕擎钊的手,慕擎钊生怕她太激动牵累身体,连忙安抚,“柔儿,你冷静一些,这件事肯定是有哪里出了误会,我会查清楚的!”

慕夫人像是喉咙被人掐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赵清不是稀有血型,只有一个原因。

可慕夫人不愿也不想承认。

那枚徽章是在赵清身上找到的,如果赵清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她为什么会有那枚徽章?

而且,如果……如果赵清真的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她的亲生女儿,到底在哪里?

慕夫人不能想,越想,她的头就越疼,慕擎钊怎么安抚都没用,她倒在慕擎钊怀里,两眼发黑,直接晕了过去。

慕擎钊,“柔儿,柔儿!”

慕子川同样着急,“妈,妈!”

慕擎钊横抱起慕夫人,交代慕子川,“你在这儿守着你……守着她,我带你妈去看医生。”

第228章彻查

这出闹剧,旁边谈矜言等人也瞧了个一清二楚。

谈矜言若有所思。

姬满月和米黛娜相视一眼,也觉得这事十分古怪。

赵清不是稀有血型,慕夫人竟然这么激动,还晕了过去。

她们都知赵清是半道被慕家人认回去的,说是失散二十多年的女儿。

但赵清,真的是慕家的女儿吗?

赵清是和慕夫人有些相像的地方,但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多了去了,不可能这就说明赵清一定是慕家的孩子,而且,真要说像,姬满月觉得洛茴和慕夫人长得更像。

姬满月之前就觉得赵清忽然被慕家认回去这事十分荒谬,虽然她觉得荒谬的原因确实是因为她瞧不起赵清,但她觉得赵清不是慕家女儿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赵清看慕家人的目光十分古怪,那并不是一种真正看家人的目光,她总觉得赵清的目光里带着一种算计。

慕擎钊将慕夫人带走后,手术室外彻底安静下来。

赵清手术室那个护士拿了B型血快速回到手术室里。

慕子川看着护士手上那包标着‘B型血’的血袋,整个人有些乱。

隔壁洛茴病房外,谈矜言等人都不再关注赵清手术的事情。

姬满月和米黛娜牵着手,均不安看着洛茴手术室。

这场手术足足做了五个小时。

洛茴被推出来时,姬满月和米黛娜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洛茴被送进病房,病人需要休息,房间里只能留一人,所有人都推了出去,只有谈矜言留下来。

谈矜言看着满脸惨白的洛茴,心头如针扎般疼,他握住洛茴的手,轻柔捏了捏。

他沉默不语,只目光牢牢锁在洛茴脸上。

洛茴出来没多久,赵清的手术也做完了。

慕子川上前,得知赵清脱离了维修,慕子川松了口气。

但想到血型的问题,他道,“医生,她是B型血吗?”

说到这个问题,医生就觉得荒谬,“你们身为病人家属,连病人是什么血型都不知道吗?她差点就被你们害死了!”

慕子川愈发揪心,他不明白,赵清怎么会不是B型血!

想到某种可能,他抓着医生的手问道,“医生,两个都是稀有血型的父母,生出来的孩子,有可能是B型血吗?”

医生拧眉,“不会,从遗传概率上来讲,如果父母都是熊猫血,那生出来的孩子基本都会是熊猫血!”

医生的话浇灭了慕子川心底的希冀,所以,赵清,真的不是他的姐姐,是吗?

那为什么那枚徽章会在赵清手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个DNA,为什么检测报告却显示她是父亲的孩子?!

赵清被护士推出来,慕子川看着赵清,突然朝身后的助理挥手,助理走过来,慕子川揪了几根赵清的头发递给助理,“重新去做一份亲子鉴定。”

“是!”

-

洛茴是为了救一晕倒在外科大楼门口的女人才被玻璃砸伤,然而,洛茴被砸伤之后,那晕倒的女人没多久就醒了,而且醒来直接离开了,跟谁也没说,护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谈矜言得知这件事,立即让人追查那个女人的下落。

若说那女人是怕担责所以害怕逃跑可以说得通,但赵清在医院附近出车祸,谈矜言就觉得这件事只怕没那么简单。

这一切都太巧了。

那女人正好在那里晕倒,洛茴去救她的时候,那块玻璃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