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多到达常宁订的酒店。

常宁老家是渠县农村的,后面发展旅游被占了,恰好一家人又都在平城,也就没在渠县置办房产。

温为笙把身份证给常宁,常宁一起递给前台,对于常宁订酒店的事他没阻止。

她还不知道他喜欢她,只把他当朋友,他如果太直接的表现出他的喜欢,她怕是会远离他。

所以,他们就像朋友一样相处,有来有往。

把东西放了,一切收拾妥帖,时间也到十一点,常宁带着温为笙去吃了午餐,随之前往杜鹃山。

在确定时间后,温为笙便和常宁沟通他需要什么植物,大概哪些地方有,一些大致的情况。

于是两人沟通下来的结果就是杜鹃山。

杜鹃山是渠县有名的景点,以杜鹃花闻名,而因为地壳的关系,杜鹃山的气候,植被都与其它地方不同。

所以每年都会有不少专业人士到这里来研究植物。

门票是温为笙早就买好的,两人背着包上山。

只是,两人刚上山没多久,蒋束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第21章

看见来电人是蒋束,温为笙下意识的轻咳一声。

他对常宁说:“我接个电话。”

“好,我去前面等你。”

常宁拿着手机往前,手机里有温为笙要找的植物,而现在她们走在山间的石板路上,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植物。

她一直在找着。

常宁走远了,温为笙这才接通电话:“喂。”

“怎么样?老丈人丈母娘对你可还满意否?”

这文绉绉的话,怎么听怎么都有点酸溜溜的嫉妒味。

温为笙知道蒋束的心思,笑道:“应该还满意吧。”

“呵呵。”

“你温大帅哥,是个人见了都得喜欢,尤其是招老一辈的喜欢。”

蒋束这话没说错,温为笙确实很讨老人喜欢,只要是老一辈的,见了他没有一个不说好的。

知道蒋束在饶嘉佳这里跟头栽的不轻,怨气颇重,温为笙转移话题:“睡醒了?”

“哼!”

“一早被你吵醒,我还能睡吗?”

“赶紧把人拿下,哥们等着吃你的喜酒,不对,抢捧花!”

“老子要抢捧花娶了饶嘉佳那死女人!”

温为笙低低的笑起来:“好,我等着那一天。”

两人简单的说了会便挂了电话。

温为笙看前方,常宁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微微怔住,然后脚步往前,很快的,他看到她的身影,就蹲在石阶旁,拿着手机,低头看脚下的植物。

她把长发扎了起来,是一个丸子。

碎发落下来不少,因为微微的风吹到脸颊,那一双浓密的睫毛也跟着轻轻的颤动。

他的心不觉间跳快了。

走过去,弯身:“怎么了?”

他低头看她,看见她清秀的眉眼,比这山间的秀丽都还要迷人。

“学长你看,这个植物是不是这个。”

听见他的声音,常宁这才发现温为

笙过来了。

她指着脚下的绿色植被,然后把手机递给他看。

温为笙目光微动,压下心中源源不断的悸动,接过手机,看她脚下的植物,然后蹲下身来,点头:“是。”

“呵呵,看来我们今天很顺利,才上山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植物。”

常宁以为要找很久,毕竟植物那么多,要找其中那么几样,不容易。

但没想到这么的快就找到一种,真的出乎她意料。

她很愉快。

感受到她的愉悦,温为笙看她,此时两人挨的极近,他一转头便看见她的脸,白皙的肌肤,细腻的一点毛孔都看不见。

阳光正好,透过树叶缝隙落下来,恰恰的一束落在她脸上,说不出的动人。

山上有寺庙,游客可以住宿,常宁和温为笙一开始的计划是第一天没找齐就在寺庙里住一晚,第二天继续往上爬。

而这一下午,常宁和温为笙便找到了几株,很顺利。

明天一天,不出意外可以全部找齐。

不知不觉间,天暗下来。

常宁算着时间,带着温为笙一起前往寺庙住下。

而此时,青州。

黑色宾利平稳停在别墅大门外。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一身衬衫西裤,手腕搭着西装外套的人下车,走进别墅。

司机把行李从后备箱拿出来,快步跟上。

别墅很清寂,一点声音都没有,光更是没有。

以往每次回来,家里都有着安宁的气息,就算是安静,也不像是现在这样清清冷冷的。

司机跟着洛商司上楼,把行李提到卧室放下便离开了。

洛商司把西装外套放沙发上,解着衬衫纽扣走进浴室。

他每次出差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沐浴。

很快的水声传出,这偌大的别墅终于有了点生气。

只是,忽然的,水声停。

前一刻还明亮的别墅陡然间便恢复到原有的昏暗。

洛商司站在浴室里的花洒下,抬眸看着这突然的暗色,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针掉下去都能听见。

第22章

滴答......滴答......

水珠从洛商司发梢滴落,发出清脆的声音。

水流沿着身体流到光洁的地砖,再流到下水道里,发出细细的汩汩声。

一切都那么的正常,自然而然。

洛商司看着这没有一点动静的花洒,许久,拿过浴袍穿上,系上腰带,出了去。

夜色已来,按照往常,此时外面的灯该是亮的。

可现在,外面一片昏暗,卧室里更是。

洛商司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夜色,拿过手机,拨通许为的电话。

“洛总。”

“停电了。”

许为停顿,难得的愣了下。

停电?

洛总说的是?

不待他多想,洛商司的声音便传过来:“之前家里的电费谁在交?”

一句话,许为想起一件事来。

常宁和洛商司离婚当天,便发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邮件里的内容都是一些家里的注意事项,要做的事,以及一些细节,常宁都在里面有详细说明。

许为是看到了的,也是知道的,但他太忙了。

而那封邮件的一切事情都是做好了的,不需要他再做,只需要他记得。

所以这一忙,他也就忘记了。

许为立刻说:“是太太交的,之前太太给我发了邮件,告诉了我,我忘记了。”

“不好意思,洛总,我现在就去交。”

“嗯。”

电话挂断。

洛商司把手机丢一边,下了楼。

天还没有黑尽,家里的一切都还在最后的光影中,虽不清晰,却也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

洛商司去到吧台,打开冰箱。

他有些口渴,要喝水。

但当他打开冰箱,里面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那,看着这干净的不染一点尘埃的冰箱,好一会,去了厨房。

厨房里也有冰箱,常宁在时,冰箱里总是满满当当。

他打开厨房的冰箱,如之前一般,空落落。

没有一点的储存物。

这一刻,周遭的气息静默了。

许为结束和洛商司的通话后便立刻看那封邮件,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电用完,如果不提前交,就需要拿电卡去插一下电表,不然即便钱充进去也是没有电的。

也就是说,他得去洛总的家。

可现在他在公司,而公司到洛总的家有点远,需要一个小时。

他知道洛总有出差后回家便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