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她和顾砚迟大婚,又搬进了雷神殿。

此后千年时光,她在凤栖宫和雷神殿之前来回忙。

忙着学习怎么当好凤族族长,忙着做一个合格的雷神妻子。

再次从雷神殿搬回紫霄宫,她才发现自己忙忙碌碌一千年竟然都在忙着做别人。

做别人期望的的自己,却从来没有好好做她自己。

可惜等她明白过来,已经是个连人身都维持不住的濒死凤凰。

那段时间天界都在为雷神娶新妇忙碌和高兴。

外面到处都是欢喜的喧嚣。

只有她人身透明的好似从不曾存在。

顾砚迟大婚的头天晚上,其实她就已经要陨落,只是自己一直努力强撑着。

后来凤侍胭脂看不过眼,哭着在她面前涅槃,将涅槃之力送了大半给她,这才让她撑过了那一晚。

这也导致涅槃成凤卵的胭脂至今没有破壳,就是因为灵力不够,还在积攒破壳的灵力。

胭脂涅槃时,传音镜曾传来顾砚迟的传音,只是她都没理。

看到胭脂涅槃后,她收拾自己的心情,准备坦然面对陨落的时,不在连累别人。

并把墨崎赶到了殿外,其实她知道即使在殿外他依旧在外面守护她。

再接到顾砚迟从传音镜传来的消息,她已经难有什么情绪。

第二天早上,她把墨崎叫进来交待了最后的事,在紫霄宫陨落。

第七十三章 禁灵花粉

而那时寻璃的花轿应该刚到底婚礼现场吧。

明明是同一个时空,却是不同的结局,一喜一悲,将他们拆分成了两个世界。

“当上了他的妻子又怎样,他从未动过我一次,就连大婚的晚上醉酒,他口中喊出的都是你的名字,黎予宁,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寻璃情绪激动的想扑上前,却被铁链猛的勒紧脖子,瞬间发狂大叫起来。

黎予宁紧紧闭上了双眸,不愿再看到寻璃的脸。

恨吗?她应该还是恨过的,可她更觉得寻璃可悲。

幽暗潮湿的地牢中除了寻璃凄厉的叫声,就是一些其他魔族犯人的鬼嚎声。

阴风呼啸,让人寒毛直竖。

……

魔族入口。

还未进入魔界,浓浓的煞气便团团绕在了他们的周围。

顾砚迟轻轻一挥手,身后的天兵便纷纷停止了动作。

“我们依次按照顺序进去,将身上的气息全掩盖住。”顾砚迟下令完便从马上一跃而下。

“那臣和殿下各带一批天兵,分头行动。”凤天麟正准备将天兵分成两批,却被拦下。

“不必。”顾砚迟将身上的战甲换成一袭素色锦袍,但还是掩盖不住身上的贵气。

最后,顾砚迟将天兵留给了凤天麟,带着自己的仙侍便先遮面入了魔界口。

随着一阵引力的吸入,顾砚迟才缓缓落在了魔界的地盘上,为了不被魔兽闻到气息,他将灵力也暂时封了起来。

魔界不比天界,这里四周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魔族之间为了强大自己的魔力,有时候甚至会对同伴下死手。

为了先打探魔尊玄烨所在老巢,顾砚迟带着仙侍先到了魔族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

凤栖宫。

“你说什么,黎予宁不见了。”

自从顾砚迟和黎予宁出兵魔界后,莫旭便不时跑到凤栖宫找黎予宁。

一来履行自己顾砚迟看顾凤栖宫的承诺,二来他最近和药神白止桦兴趣相投,很是聊得来。

不过昨日未来凤栖宫,莫旭便从白止桦那听到黎予宁不见的消息。

白止桦面色难看的说:“芍药说黎予宁昨晚出去了一趟,一直没回来。”

莫旭不确定的问:“她会不会是有事在哪耽搁了,所以还没回?”

白止桦摇摇头,拿出一根黑色的麟羽,“你看这个,这是我在凤仙阁找到的,我怀疑黎予宁被魔族掳走了。”

“凤仙阁,那不是……她怎么跑那去了?而且黎予宁有凤凰真火,一般魔族可近不了她的身,她怎么可能无声无息被魔族带走呢?”

“也许是担心雷神殿下吧。”白止桦把那根麟羽举高示意他,“你闻闻就知道了。”

莫旭拿过一闻又是一惊:“禁灵花粉!”

禁灵花是一种只生长在仙魔两界灵力最混杂区域的一种魔花,数量极其稀少。

凡是不甚吸入禁灵花粉的人,无论是仙是魔都会灵力丧失,失去反抗能力,不过这花粉的药效有一定时效性,过了时效性灵力会自然恢复。

曾经有人用禁灵花为主药炼出了禁灵丹,引发仙魔两界动荡,后来两界联合毁掉了禁灵丹和丹方,也清扫了一次禁灵花,才平息那次大乱。

莫旭心一沉,魔界用这种手段来对付黎予宁,必定有所图谋。

第七十四章 魔尊娶亲

“我去见天帝。”莫旭说完去了天宫。

没多久,莫旭便带着一队人从天界出去,赶往魔界。

莫旭带的人进入魔界,没多久先找到了凤天麟。

凤天麟一听黎予宁出事,立刻就想单人匹马朝魔尊老巢闯。

“二殿下,你冷静点,既然魔尊老巢的位置顾砚迟已经探查到大概,那他现在应该也在那,我现在就去同他汇合,我们肯定会救回小凤凰的,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职责。”

“好吧,拜托你了,一定要救回三妹。”凤天麟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给魔族一个重创。

魔界不比外面,带的人太多反而更容易暴露,干脆单枪匹马朝魔尊老巢未知赶。

“小凤凰,你可千万要等着我去救你啊!”

……

魔宫。

一个衣着暴露的魔界侍女对着坐在一旁的黎予宁说:“仙子,这是魔尊送来的宝石项链,你可喜欢?”

黎予宁把头偏向一边看也不看。

那侍女也不生气放下五光十色的项链,又拿起一件衣服:“仙子,这是魔尊特意命人用我们魔界的天蛛丝制成的嫁衣,你要不用试试?”

没得到黎予宁的回应,那侍女依旧热情不减

依次拿起桌上的吃食等物展示给黎予宁看,各种希望她看一看,试一试,最好开口说两个字:喜欢。

黎予宁暗暗叹口气,干脆闭上眼睛不看不听。

那侍女见黎予宁这般,嘻嘻的笑:“这些东西若是仙子都不喜欢,只管说一声,魔尊大人肯定会立刻为你准备新的。仙子,又何必违拗我们魔尊大人呢?”

不这样,难道顺从魔尊的意思嫁给她。

一想起这个,黎予宁也无语的很,被抓入魔族地牢,她都做好可能无法全身而退的打算,谁知,转而她就被从地牢带到了魔尊玄烨的寝宫。

玄烨的行事也是肆意无常,直接告诉她,需要她的七巧琉璃心疗伤,但是取出的七巧琉璃心需得她自愿,才对他的伤有效果,问她用什么能换她的七巧琉璃心。

被她直言拒绝后,玄烨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又说要娶她。

然后,她被困在这宫殿,身边跟着这个侍女,时不时就要把玄烨送来的东西问问她,喜欢什么,看上什么了没有。

“哎呀,仙子你别不说话啊,嫁给我们魔尊不好吗,看大人这架势可是把你放在心尖上宠呢?我们姐妹羡慕都羡慕不来?”

黎予宁冷冷淡淡地开口道:“有什么好羡慕,你们想嫁自嫁去,听说前些日子被你们魔尊放在心尖上宠的如今正在地牢呢?”

魔族侍女眼波流转:“仙子说的那个寻璃?魔尊大人肯定不会如此对你,寻璃那是自作孽,谁让她自作主张毒死了凤长老呢。”

然后,这侍女又开始不厌其烦的同她说玄烨有多好。

黎予宁面无表情不作回应,心里却隐隐有点着急,这魔尊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束缚住了她的灵力,让她完全没有办法调动一丝灵力,没有灵力支撑她的凤凰真火都不能用。

她还在尝试解开灵力束缚,魔尊玄烨突然大刀阔斧走进来。

“你还是不愿意嫁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