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用了什么药,将痛觉神经给损坏,以方便以后让他们执行杀人任务的时候,增强战斗力吗?

只要不死,就算身上千疮百孔,就算断手断脚,甚至只能用嘴咬着剑,也还能战斗,还能杀人!

这画面,想想都让人心惊胆战。

顾云汐抬头看着君夜玄,原本想说什么,最后,视线却锁定在了他的手臂上。

“你受伤了!”

手臂上,好多伤口!

第456章

顾云汐想要看君夜玄的伤口。

君夜玄却站了起来,淡淡道:“区区一点小伤,不碍事。”

“小伤也得处理,否则,等伤口发炎,会变得很严重,甚至会要命。”

顾云汐站了起来,忍着身体的不适,向他走去。

君夜玄却不以为然。

区区小伤,还能要他的命不成?

简直,异想天开。

“你再歇一会,等会,我们继续赶路。”他转身走到一旁坐下,不理会顾云汐。

顾云汐知道,他对自己那夜说的话,还耿耿于怀。

可她现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解释。

解释,他更加不会离开她。

不解释,他也不会离开,两个人相处起来还累。

最后,依旧是无法决定,顾云汐走到他的身旁蹲下,又要掀他的袖子。

君夜玄依旧想要拒绝。

顾云汐却抢先道:“我是怕四皇兄你伤得太重,或是伤口被感染,病倒了,没有人保护我回去见阿离。”

君夜玄狠狠瞪着她。

顾云汐只当看不见,执意将他的袖子挽了起来。

君夜玄的手臂上,有很多伤口。

伤得的确都不重,至少没有伤到骨头,可却皮肉外翻,让人看得一阵怵目惊心。

“你不疼吗?”顾云汐迟疑了下,还是在他的跟前跪坐了下去:“四皇兄,将上衣脱了,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万幸有个随身携带的包包,要不然,连药和针包都没有。

有些地方,需要缝针,伤口太长。

君夜玄根本不理她。

不过,顾云汐给他脱衣裳的时候,他倒也没有阻拦。

只是缝针时,顾云汐有注意到,他还是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原来,也是知道疼的。

“四皇兄,刚才玄影是怎么回事?”

为了减轻他的痛楚,顾云汐找了个话题:“为什么自己走了,又自己回来?”

“它去前方打探军情。”君夜玄垂眸,看了眼自己的伤口。

用很细长的线,将他的伤口缝起来,就像是缝衣裳那般。

这女人给人疗伤的手段,果然是闻所未闻。

顾云汐微微愣了下,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在不远处吃草的玄影。

“它……真的懂?”

“跟随本王多年,岂能不懂?”君夜玄哼了哼。

顾云汐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玄影一眼,心里,顿时满是敬佩。

她明白四皇兄和玄影的意思了。

大晚上的,什么都看不见,玄影自己往前冲,这马蹄声定能将潜伏在周围的死士引出来。

更何况,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埋了炸药。

玄影走一遍,便能保证主人不会再受到炸药的伤害。

这马儿,不仅通人性,还忠心耿耿,视死如归。

比人类还要忠诚!

给君夜玄简单处理完伤口后,顾云汐走到玄影的跟前,打算伸手去摸一把。

君夜玄沉声道:“别碰它,它会伤你……”

但顾云汐的手已经落在了玄影的鬃毛上。

君夜玄猛地站了起来,就怕玄影会抬起腿给她一脚。

玄影性子烈,除了他,不允许任何人随意碰自己。

可他没想到,顾云汐摸玄影,玄影不仅没有生气,反倒,还温顺得像一只绵羊。

他抿着唇,终于还是坐了回去,安静看着那一人一马。

难道是人长得好看,连马儿都喜欢?

真是一匹色马!

顾云汐和玄影亲近了一会儿后,便走到小河边,捧起一把清水,洗了把脸。

天色很晚了,深夜时分,为什么她的意识还能这么清醒?

已经清醒了三个夜晚,和白天的时候,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

楚东奕给她下的蛊毒,最终到底会让她变成什么模样?

隔一段时间,就是一个样子,完全无迹可循。

顾云汐闭了闭眼,无声浅叹。

之后,才睁开眼,看着河面上自己的倒影。

没多久,她眯起眼眸,盯着河水里的画面,心头一阵绷紧。

第457章

河面上,连一点涟漪都没有。

那上头倒影出一个姑娘,天生丽质,美得不可方物。

可那姑娘的身后,却站着一个男子。

那道身影,明明很清晰,但就是看不清楚他的脸。

就算看不清楚他的脸,顾云汐也知道,一定是他。

他手里拿着长剑,剑尖分明对准了她的心门。

顾云汐吓得猛地站了起来,想要逃,脚下却像是有千斤重那般,连半步都迈不出去。

她想尖叫,但却叫不出声。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长剑,即将刺入自己的胸口。

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那长剑快要刺中自己的时候,有人快步过来,将她一把推开。

顾云汐倒在地上,摔得很重。

可她依旧看着河面,惊恐万分!

“不要,不要杀他,不要……”

那长剑,呲的一声,没入了君夜玄的胸口。

鲜血溅了一地,到处都是猩红的血,漫天漫地,全都是君夜玄的血。

“不要,不要……”

不远处的君夜玄眯起眼眸,瞪着她慌乱的背影,想过去,又怕她做戏。

“又想耍什么手段?”他冷冷道。

周围并没有任何杀气,更没有埋伏。

山清水秀的地方,连寒风都停了,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动静。

是不是又想骗他,再用什么手段,从他身边逃跑?

顾云汐却依旧在沙哑嘶吼:“不要!不要杀他!”

她甚至朝着小河冲了过去。

这,不像是在演戏。

她不对劲!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在顾云汐即将跨入小河那一刻,他急速掠了过去,将她一把抱在怀中,扯了回来。

“你怎么回事?”

顾云汐惊慌失措,当看见他的脸时,她忽然眸色一沉,一掌朝着他的心门拍了过去。

“不许伤他!”

君夜玄将她的手一把握住,盯着她明显混沌不清的眼眸,沉声道:“看清楚本王是谁!”

“不许伤他,楚东奕,我杀了你!”

顾云汐根本不听他的,无法挣脱他大掌的钳制,她便抬起腿,一脚往他腿上踹去。

君夜玄没有躲避,硬生生吃了她一脚。

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反而是顾云汐自己踹疼了自己的脚,一张小脸顿时皱了起来。

但她好像铁了心要杀他,就算吃痛,也不罢休。

混乱中,她拔下头上一根发簪,用力刺向君夜玄的胸膛:“楚东奕,我杀了你!”

君夜玄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状态,这模样,分明像是陷入了魔障那般。

他轻轻将她手中的簪子夺了过去,轻声道:“汐儿,是我,我是君夜玄,你看清楚。”

“夜玄……”顾云汐有片刻的怔愣,片刻之后,她又是一脸激动。

“不要杀他,不要杀夜玄,楚东奕,不许伤他!”

她又抡起拳头,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攻击君夜玄。

意识分明被蛊毒彻底控制,一时间,怕是难以恢复。

君夜玄眸色深沉,忽然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