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比得上她吗?

那种货色,陆北淮的手就在人腰上捏来捏去的,她这张极好的上镜脸,她还没嫌弃他恶心,没嫌弃风评差,他倒是先嫌弃上了。

沈南涔大大翻了个白眼,觉得陆北淮就是普信男本普了。

要不是她没法子,她能提出这种要求来?

沈南涔抿了抿唇,看着窗外夜色,想了想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放弃。

“你是不是还想着夕姐?”

陆北淮睁开眼睛,勾唇自嘲一笑。

想着又有什么用,费尽心思了……她终究还是嫁给了温其时不是?

陆北淮有时候想,他跟小夕的缘分,就像是老天开的一场玩笑一样。

她年少时,他无力护住她,只能看着他爸将她送人。

长大之后,可以护着她了,她心中有人,对那人有着割舍不掉的深情,赴水攀山怎么也要待在他的身边。

哪怕被误会都愿意跟着她,也算是吃尽了苦头。

他只想好好护着她,久久的事他算准了,那是两个人永远跨不过去的坎。

温其时愧疚,小夕难过。

他觉得都不是事,他都会治愈她,护她安好的。

温其时的运气也是好,都这样了,老天都在帮他。

虽然小夕现在容易认错人,可是他还是娶了她。

到头来,自己谋划了一场空。

沈南涔歪头看着他深眸悠远带着心事,撇撇嘴,“你那么长情,想着夕姐,你却还……”

“还什么?”陆北淮歪头看她。

“那么多女人,你这种浪子,我夕姐不喜欢。”沈南涔说。

“是,她的确是不喜欢我。”将他当哥哥的,若是又办法的喜欢,他也不会是今日惨淡的结局。

陆北淮想着,忽感心中发涩,又觉得发苦。

“你要不要考虑我的提议?”沈南涔又说。

“你到底听到你妈说什么了,要做这种事?”陆北淮问她。

沈南涔咬了咬牙,“你要不要做,啰里啰嗦的,你提我妈做什么?你要不行,我找别人去。”陆北淮笑了下,怎么还炸毛了?

司机简直是没耳听,安静的开车。

陆北淮靠在后座,没开口说话,没表示同意,也没表示不同意。

而沈南涔也在煎熬着,她也很矛盾。

她一点都不想这样,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谁都想找一个心爱她,包容她,甚至会宠爱她的男朋友。

可是,她又没有办法选择……

那是她妈的罪孽。

她靠在车窗上,车窗冰凉,她的眼眶发热。

她听到陆北淮对司机说回家。

她就明白,他同意了。

到了陆北淮的家,倒是拾掇的干干净净的大平层。

陆北淮问她要不要洗澡,沈南涔脱着衣服说不要,去洗澡磨磨蹭蹭的,她万一后悔了,这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不白做了吗?

只是当陆北淮抱起她来的时候,沈南涔还是害怕了。

害怕的掉了眼泪,从小到大,在爷爷奶奶的教养中,她没做过这样离经叛道的事情来。

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也就罢了。

陆北淮抬眸扫了眼,捏着她的下巴问她是不是后悔了?

她嘴硬的说不后悔,就想尝尝那滋味。

陆北淮果然是个浪荡子,在车里还矜持,扭扭捏捏,脱了衣服后的陆北淮挺浑的,说要给她极致的体验。

两个不怎么熟的男女,在城市这一角落极致亲密与缠绵。

沈南涔一直捂着自己的眼睛,在偷偷哭,也不知道是在哭自己,还是哭听到那事后,她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因为她不知道这样选,对不对,也不知道这条路以后走下去,是个什么样子……

……

沈于渊听许纵说沈南涔跟陆北淮回了家。

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的电话就关机了。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的电话才回过来,沈南涔乖乖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她?

沈于渊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沈南涔也不是个小年纪的孩子了。

也应该谈恋爱,也会考虑成家的问题。

只是选择的那个人如果是陆北淮的话,那实在是他觉得不合适。

可是感情的事情,如果真的来了,谁又能阻止?

沈于渊又见着涔涔没有丝毫要说的意思,委婉的问了问昨天还好吧。

沈南涔说很好,沈于渊就挂了电话。

他微微叹气,有了点心事,短信发给了时尔:“涔涔好像恋爱了,跟陆北淮。”

其实他内心是真的不看好陆北淮的,情场上的浪荡子,实在不是良人。

这种事情他没办法告诉别人,只想跟她聊一聊。

而她的短信发过去了,没回复是很正常的。

沈于渊心里又是一阵的心酸。

而此时的沈南涔躺在陆北淮家的床上,握着被角,一双眼睛骨碌碌盯着那指痕纵横的后背。

她偎过去,轻轻抱住他,“下次,我再找你,好不好?”

第301章:不给那位任何机会

陆北淮被沈南涔接电话的声音给吵醒了。

“沈大小姐……咱们,还有下次?”他翻了个身,回头看着她。

这姑娘可是哭了一晚上,弄也哭,不弄也哭。

昨天的体验吧,除了这只小哭包一直哭,其实体验是不错的。

还有下次?

他是真的弄不懂她到底要做什么?

吴莹到底说了什么,把这孩子逼成这个样子?

“你不想了吗?”沈南涔挤出笑容来,还勾了勾头发,尽量表现的风情一点。

陆北淮:“……”拉住她的手,“你的演技真的不好,网上的人的确没黑你。”

沈南涔立刻就变脸了,“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是说我妈,就是说我演技不好,你有毛病吧?”

陆北淮挑了挑眉梢,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她炸着毛掀开被子就准备走。

看到她的背,上面的印记,陆北淮的眼睛微微一热。

他有过很多女人,这女人的皮肤吹弹可破一般,看着她腰上的印记,他喉结滚动了下,他从身后抱住她,“我们还有下次,总可以了吧?你演技很好,刚刚你又撩到我,但是下次还是别做了。”

沈南涔开心不过一秒,回头瞪着陆北淮。

陆北淮咬着她的脖子,又将她往身下裹,“这就是下一次了。”

沈南涔:“……”

离开陆北淮的住所时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她打了个车,去了温公馆。

温妈见到沈南涔,喊道:“小夕,你朋友来了……”

“我不是来找夕姐的,我是来找温其时的。”

陆映夕看到沈南涔反应了半晌,“涔涔……你怎么好久不回家了呢,我跟你还念叨着你呢。”

见陆映夕还认得到她,沈南涔有点想哭,觉得以前的夕姐真好。

怎么就这样了呢?

温其时下班回来,沈南涔就跟温其时进了书房,“这些日子,你寸步不离的守着夕姐,行吧?不论谁找你,或者找她,都护好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工作很重要,但是你的老婆孩子更重要是不是?”沈南涔说,吸了吸鼻子,“夕姐之所以把你认成我哥……是不是对你已经失望了?”

温其时的心一扯,半晌没说话。

沈南涔不愿详说,他也没多问。

等着沈南涔走了之后,温其时却把这话放在心上了。

“妈,你跟小夕去北城我二姨家玩几天吧?”

温母听到儿子说这话,马上点头。

她的孙子久久的事简直是梗在她心头的一根刺,她压根就不跟多想,“我马上去收拾东西。”

她是真的被吓坏了,现在她怀着孕,状态也不好,温其时也不能每天都陪在身边。

去时家,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陆映夕听说要跟他分开,黏在他的怀里不撒手,八爪鱼似的挂在他的身上,“我不要去,阿渊我不要跟你分开,我要陪着你,我走了,你就不要我了。”

温其时的心一酸,还得好好的护着这个不安分的孕妇,“不会不要你,就是待几天,我出差,你跟妈在家,我不放心。”

陆映夕摇头,“我不要,我不要。”

温其时搂着她哄了好一会儿,她才含着泪答应。

“那你亲亲我。”她撒着娇。

温其时低头亲了亲她的脸,眼皮,还有她的嘴唇。

陆映夕高兴了,搂着他的脖子,“阿渊,你爱不爱我呀?”

“爱你,很爱,很爱。”温其时说,搂着她,“过几天,我就去接你。”

……

时尔听说大姨要带着陆映夕来时家,“要不,我去躲一躲?”

毕竟这住在一起了,万一刺激到陆映夕可怎么好?

虽然陆映夕很多事情记住记不住的,上次去见她,她状态很好,可时间一场,真出什么状况,可就不美了。

对于现在的陆映夕而言,现在的状态就是最好的状态。

“你躲去哪儿?津城吗?再躲到那个男人那里去?”时妈来了一句,“人家要办婚礼了,你要去干吗,抢婚吗?”

时遇听到老妈这话,喝了口茶,呛到咳嗽出来。

时尔乖乖的闭嘴,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