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他眼底的偏执。

舒蕴心知躲不过,该来的总该来。

她的心里有些疲倦,林项西还在昏迷不醒,霍盛华还在家里虎视眈眈盯着她,此刻,她还得面对陆泽远的身份逼问!

片刻后,她看向陆泽远坦然点头:“是,我是舒蕴。”

第31章

“不要跟我开什么你是霍舒蕴的玩笑!”

生怕她会否认似的,陆泽远紧接着就出口补充。

舒蕴定定回眸看着他:“没有霍,我就是舒蕴,你口中的那个舒蕴。”

她承认了……

陆泽远眼底更为疯狂,他狠狠攥住她的手,红了眼圈。

“为什么骗我?”

即便她承认了,可她看他的眼神依旧是冰冷的、平静的、毫无感情的。

陆泽远的心口猛地抽痛,下意识抬手捂住她的眼睛,“不准这样看我!”

然而舒蕴被捂住眼睛也没有丝毫的挣扎,她只是平静地告知他这个事实。

“我不爱你了,陆泽远,所以我可以不带任何感情地面对你。”

真相永远是残忍的。

陆泽远另一手再次捂住她的嘴。

“我不想听这个!蕴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以前都是我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我认清了自己的心,我喜欢的人是你,我爱的人是你。”

被紧紧捂住的嘴巴发不出声音。

他充满乞求的话显得有些可笑,舒蕴忍不住嘲讽般扯了下嘴角。

他说他喜欢她爱她,可哪有那样爱人的呢?

一次又一次将她拖入绝望的深渊,如果不是她靠自己逃离,最终只会跟上辈子那样,惨死在手术台上,为他和舒心晴这个女主角的爱情陪葬!

“可是陆泽远,我说了,我已经不爱你了。”

耳边是陆泽远一遍又一遍地乞求原谅:“以前那些事都是我混蛋,我从来不知道你过得那么苦,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说着说着,他的手松开了力道。

舒蕴定定望向他,眼里只有毫无波澜的平静。

再一次听到否认的话语,陆泽远脸上的怒火浓切,急气攻心。

他猛地倾身以吻堵住她的双唇,疯狂而用尽全力。

舒蕴心下猛地一沉,原本平静的心登时高高提起,那股记在心底的恐惧在一瞬袭来,

舒蕴挣扎起来,然而陆泽远的身形高大,车内空间狭窄,他将她禁锢在角落,没有任何可反抗的余地。

心一横,舒蕴在陆泽远的嘴上狠狠咬下一口,对方停顿了一下,舒蕴以为他终于要作罢时。

紧接着而来的是男人更为疯狂的啃吻。

就如那次一样,她用尽全力的挣扎也抵不过男人的稍稍用力。

在力量上,男女永远相差悬殊。

许久未有的无力感在一瞬间袭来。

舒蕴闭上双眼,全然松了力气……

感受到身下人的妥协,陆泽远的力道变得温柔起来,他的吻从她的双唇移到她的脖颈。

可就在同时,他感受到掌心传来的一片湿润感。

舒蕴唇角带着血迹,艳红夺目,她问:“陆泽远,你是想要又一次强迫我吗?”

记起三年前的那次意外。

男人身形彻底僵住,动作没再继续。

那件事也成为了他的痛,他是直到舒蕴离开后才偶然得知,宴会上的那杯酒,真的跟她无关,那是宴会上一位纨绔心怀不轨准备的,没想到会在途中被舒蕴偶然截胡。

实际上,那次舒蕴也是受害者!

愣愣抬头,看见双唇间的那抹猩红,感受到自己嘴角同样的血腥味……

他好似才猛地醒悟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第32章

陆泽远骤然从她身上撤离,神色中露出罕见的慌张来,他眸色颤抖着看向舒蕴。

“蕴蕴,对不起,”他低声道歉,“我刚刚有点失去理智,我不该这么对你的……”

舒蕴抬手擦擦嘴上的鲜红,看向他的视线终于不再是平静,而是带着浓切的恨意。

“迟来的道歉有什么用?”她冷冷启唇,看他的视线就像是看一团让她极其厌恶的垃圾。

“陆泽远,你记住!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你。”

撂下这话,她伸手解开车门锁,迅速从车上逃离。

而身后陆泽远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不曾移开片刻。

眼里的痛意明显,可很快,又被坚定的狠意覆盖。

不原谅…她说她永远不可能原谅他!即便他这般卑微求她,她再也不愿意施舍他一点过往的爱意……

那就恨他吧,总比她无视他要好!

陆泽远神色阴鸷,看着她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车身疾驰而过,再无踪影。

舒蕴踏入霍家。

老爷子不在,厅内只有霍盛华一个人坐在茶桌前沏茶饮茶。

见她进来,他抬眼轻瞥她一眼,长了皱纹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我命大的女儿,好久不见了。”

脸上的厌恶明显,丝毫没有要装一装的意思。

舒蕴定定在他面前站定,眼色在一瞬冷下来,直入正题质问:“是不是你做的?”

霍盛华给她也沏了一杯茶,随后自己端起一杯,吹了吹热气轻抿一口。

他笑吟吟的,并不正面回答:“霍家一直以来,可从来没有女人掌权的道理,霍瑶,不该是你的东西,你不该拿。”

话语间带着警告。

舒蕴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下死手,你会有报应的!”

“这不是没死成嘛,”霍盛华依旧眯着眼睛笑,看向她话里有话,“那次不是认错了人嘛,死的是那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舒蕴,真是可惜了!”

这副无耻不将人命当回事的模样简直叫人恨得牙痒痒!

胸腔怒火直冲脑海。

最终还是生生被舒蕴忍下来,她冷冷注视着这位霍瑶的亲生父亲。

如果说之前因为他和霍瑶的血缘关系,她还有所顾虑,但现在,她只想将这个人渣彻底送进地狱!

舒蕴俯身将他沏给她的那杯茶,以祭奠亡者的姿态,将其倒在地上。

“等着瞧,看看到底是你命长还是我命长!”

她算是和霍盛华撕破了脸皮,正式对上。

之后几天。

舒蕴在霍氏内部大力整顿霍盛华相关势力。

力道之大叫其他几家看着生骇。

但奇怪的是,霍盛华却没有任何动作,任她作为,叫人猜不透。

舒蕴知道他手段之狡猾,并未松懈,估算他到底有何手段。

直到她突然接到陆泽远的电话——

“霍小姐,你父亲过来想找我合作,你说,我该不该同意呢?”

他对她的称呼莫名又恢复成了霍小姐,言谈间带着显然的阴沉。

舒蕴脸色猛地一沉,比起霍盛华去找陆氏,她更猜不透陆泽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没工夫跟他绕弯子,直入正题:“你什么意思?”

“跟我结婚,我可以代替林项西帮你做你想做的事。”

第33章

舒蕴呼吸一滞,头皮发麻,眉头紧拧起:“你又在开什么玩笑?我听不懂。”

“我并没有开玩笑,舒蕴,我可以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陆泽远的声音有些冷。

这次,他喊的名字是舒蕴。

舒蕴心跟着一提,过了片刻,她冷着脸拒绝。

“不必考虑,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我现在是林项西的女朋友,即便他现在昏迷不醒,我也只认他一个!你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见,至于霍盛华找你合作的事,陆总自行决定即可,与我无关。”

话落,那头沉默下来,即便陆泽远不说话,舒蕴也能感受到他无形中透过来的冷意。

没给陆泽远再多言的机会,舒蕴率先挂断了电话。

结束完工作,舒蕴匆匆赶去医院。

这几天她基本上就是家公司和医院三点一线在来回走动。

医生在经过检查后告知,如果林项西的情况好的话,可以在今日内醒来。

林项西的求生意志十分强烈,这对重症病人是很重要的。

这无疑是连日来听到的最好消息。

舒蕴跟林家父母高悬的心也渐渐落下。

他们守到半夜时,病床上的青年有了反应,先是眼动,再是手指……

“伯母!项西醒了!”舒蕴第一时间注意到,欣喜按响呼叫铃。

林母则激动地奔向外面大声呼喊——

“医生!医生!他醒了!”

舒蕴匆忙俯身,泪水充盈眼眶,“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