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安是想让她保护好自己,但还是低声玩笑道:

“阁下不怕我学会了,暗杀你?”

陆今安侧头在她耳边说,“你暗杀我不用这么麻烦。”

“嗯?”

“只要你给我的食物里随便下点药,我就会中招。”

看陆今安说的跟真的一样,谁能想到在大半年前,她还因为被怀疑关在地下室里。

这个人现在竟然在教她怎么杀他?!

“老曹!你手不要抖啊,打准一点!你打八十个,剩下二十个我来。”

“少爷,我年纪大了,您就别为难我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棠棠朝一旁看去。

果然又是那一老一少,刚才打麻将他们也在,难道是一直跟着他们?

苏棠棠心中有猜疑,但并没有去质问,继续专心地打着气球。

打ᴊsɢ到后面,轮到她时她直接乱打一通,然后尽快给陆今安。

很快,他们这组的一百个气球已经全部打完。

而旁边的那组情侣刚刚打破第二十个。

摊位老板不情不愿地给他们戳章,苏棠棠得意地笑笑,然后看了眼那组一老一少,他们的看样子也快打完了。

两人刚从打气球摊位出来,就遇到关杨和卓远,两人的嘴唇被辣得红扑扑的,鼻子眼泪还在流,一看到她,就过来给她要糖。

苏棠棠刚好有口香糖,两人一边嚼口香糖,一边“嘶哈嘶哈”个不停。

“你们先去的变态辣鱿鱼吗?”

“是啊……关杨说他肚子有点饿,所以先去打卡了鱿鱼……”

卓远断断续续的说着。

关杨更是被辣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红着眼睛看着苏棠棠。

苏棠棠看他们的样子,不免担心陆今安。

“烤鱿鱼每人十串,但是里面的辣椒酱要一起吃完,我们就是吃辣椒酱才被辣成这样的。”

“变态辣辣椒酱,这老板也够变态的!”

苏棠棠感叹。

“不行,我和关杨要先去打卡这个,缓一缓胃。”

苏棠棠看着他们指的炸昆虫串,交换了一下麻将和打气球的经验,继续往下一个摊位出发。

“炸昆虫你能吃吗?”

“嗯,能吃。”

“我记得在村子里,苏江野和隔壁二狗端了个蜂窝,里面有蜜蜂幼虫,二狗他奶奶用油炸,送来给我们一点,你都不吃。”

说起以前的事,陆今安低笑了一声。

“因为苏江野听说那东西很有营养,想让你多吃一点,就骗我说那虫子是辣的。”

苏棠棠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小插曲。

苏江野那小子小心思还挺多。

“不过苏江野也没有吃。”陆今安补充道。

那段时间,苏棠棠经常在诊所忙到很晚才回来,知道炸虫子有营养后,他本就不打算吃的。

“当时他是跟我说他不喜欢吃,我这个妈也没白当!”

苏棠棠说着,看向站在边上看他们比赛的苏江野。

此时苏江野真正给她录像。

“小野,记得把我录好看一点!”

说完,苏江野就给她摆了个臭脸。

苏棠棠冲着他抬手握拳,那小子立刻就规矩下来。

下一项他们选的是套圈。

跟打气球一样,物品摆放的位置比普通套圈游戏要远。

两人每人十个圈,直到套中二十个东西。

苏棠棠套圈比打气球准,陆今安更不用说了,一丢一个准。

她丢得正开心,一老一少组合又来了。

这次苏棠棠直接过去问毛线帽男,“你们跟着我们?”

毛线帽男人也没掩饰,大大方方承认。

“就许你们几组作弊,不许我们跟着?”

苏棠棠冷笑一声嘲讽道:“你跟着我们怎么拿冠军?”

“最后一项变态辣超过你们不就好了!”男人冲苏棠棠挑挑眉,“你男朋友不敢吃辣吧,嘿嘿巧了,我可是无辣不欢的。”

“我那两个朋友平常也是无辣不欢,都差点被辣晕了,你还是不要太得意。”

苏棠棠说完,拉着陆今安去别的项目。

郑靛黔和周鹏一直在吵架,互相看不顺眼,过了四十分钟两人才做完第一个项目,捞泥鳅。

苏棠棠已经不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了。

好在陆今安给力。

他无论做什么都非常稳,泥鳅也是,一抓一个准,还教苏棠棠抓泥鳅的技巧。

很快时间还剩半小时时,他们已经将九个打卡项目都打完了,只剩下最后一个变态辣。

“你真的可以吗?”

“可以。”

陆今安坚定地看着苏棠棠。

“那你等会儿可以把你的偷偷给我一点。”

陆今安揉揉她的脑袋没说话。

变态辣摊位上,可以说是最热闹的打卡点。

因为参赛选手们没有一个不从这里哭着出去的。

还有吃到一半直接弃权的。

当老板把烤好的鱿鱼淋上变态辣椒酱端上来时,苏棠棠被震惊到了。

大概五厘米厚的不锈钢托盘里,除了十串鱿鱼,剩下的部分全都是红红的辣椒酱。

这下她明白关杨和卓远为什么会辣成那样了,这些辣椒酱吃完,不哭也得没啊。

“陆、陆今安你……”

陆今安神色还算平静,由于是吃东西的项目,他取下口罩,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

但他额角沁出来的汗珠,还是出卖了他。

“没关系……我会吃完的……”

苏棠棠担忧地看着他。

“哈哈哈哈……吃不下去了吧!!冠军一定是我的!”

旁边毛线帽男一过来就开始吃,两人一边哭一边吃,速度丝毫没有放慢。

第242章 插曲

果然变态辣还是得变态来吃,看着整整一盘辣椒酱苏棠棠都不敢下口。

别说陆今安了,她现在已经不想要那十万块钱了。

苏棠棠看着两人疯狂喝辣椒酱,五官都皱到一起,就在快要喝完时,毛线帽男忽然惊呼一声。

“老曹……老曹……快、快去找税……稅……”

“咳咳咳……”

老曹剧烈咳嗽起来,虽然他也辣得头昏脑胀,但还是颤颤巍巍站起来去给毛线帽男找水。

“哎!注意下游戏规则,要是喝了水就算弃权!”

毛线帽男闻言,一张脸辣得通红,他看了眼在一旁看戏的苏棠棠,硬生生忍住辣坐了回去。

“少爷……不能再吃了,我这就去给您找水……”

“回……回……”

毛线帽男一说话眼泪口水直流。

苏棠棠看得一脸嫌弃。

“苏姐姐别吃了,刚才关杨已经去医院洗胃去了。”

言婵站在外面冲着她喊。

苏江野不免担心苏棠棠为了十万块还要继续打卡,“苏棠棠你男朋友要是吃了,肯定也会去洗胃的!”

苏棠棠能吃辣他知道,但是没想到这个活动的变态辣会这么变态。

他们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有三组已经被拉去医院治疗了。

苏棠棠冲他使了个眼神让他安心。

她已经不打算吃了,这个辣椒酱里不但放了辣椒精,还有其他工业增辣剂,她可不敢吃。

“真的不吃了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