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渊白脚步顿住,折返扯过画像细看。
画中美人站在牡丹下,穿着明黄的宫装,衣服上的金凤都画得活灵活现,而美人那张脸,真的和李梦瑶一样!
“这不可能,画中的七公主雍容华贵,哪里是李梦瑶那种山野孤女比得了的?”
楚晴晴面带急色,不甘心的姿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李梦瑶和郡主不也有些像,她就只是走运跟贵人撞脸罢了。她要真是公主,这三年怎么可能任由我们磋磨……”
话到最后,楚渊白脸色愈发森寒,楚晴晴渐渐没了声。
男人缓缓收好画卷,临走之前吩咐:“我再去一趟北苑,你们待在府内,这几日不要外出了。”
……
巧的是,楚渊白下午去北苑后山,还真碰到了李梦瑶。
两人相遇,李梦瑶怀里正抱着牡丹盆栽,特地换的素衣也不小心沾染上泥巴,看上去灰扑扑的。
公主金枝玉叶,怎么会需要亲自侍弄花草?
楚渊白揉了揉眉心,心道自己这段时间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因为一张画就生出‘李梦瑶是公主’这种荒诞的想法。
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放任她继续在外头丢人现眼。
想着,他大步走向李梦瑶,像从前那样命令:“跟我回去。”
李梦瑶径直朝前走,连个眼风都懒得给他。
她这样不识好歹,楚渊白本该甩袖就走。
可想到她走了之后就会回到别的男人身边,他竟莫名不甘心。7
楚渊白上前,挡住去路。
“看在你为了我追来上京的份上,我已经不追究你之前的错事,也如你所愿给你台阶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人要知足,难道你还妄想继续做刺史夫人?”
李梦瑶干脆掉头走其他的路,就是不搭理楚渊白。
这一次,他没有追上去,只凝着前面的背影警告。
“那男人若真的爱你,就不会让你做一个低贱的花匠。你若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就连本官的妾都没得做。”
李梦瑶依旧没有回头,倒是故意甩下一句:“我就算去大街上做乞丐,也比给你做替身好过百倍!”
话落,她就没入拐角消失不见。
楚渊白冷着脸来,又黑着脸离开。
入夜。
也不知道是不Ns是白天被气到了,一向不做梦的楚渊白竟然梦见了三年前的大婚。
梦里,红烛摇曳。
原本穿着大红喜服的李梦瑶忽然换成了一身金黄宫装,笑盈盈对他喊:“夫君,你来了……”
楚渊白咽了咽喉咙,都没发觉他进屋的脚步有多急切。
可就在他抵达婚床之际,屋外忽然传来侍卫一声高呼——
“参见郡主!”
楚渊白骤然惊醒,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书桌前睡着了。
接着,就见李云舒推门而入,伸手挽着他。
“渊白,我做了噩梦有些睡不着,你能陪一陪我吗?”
若是平常,楚渊白早就心疼了。
可今晚此刻,明明望着李云舒,可他脑海浮现的却是李梦瑶的脸。
他抽出自己的臂弯,推辞:“抱歉,我还需要写给太后祝寿的贺词,我让晴晴去陪你?”
李云舒的笑容僵住。
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把楚渊白掌控在手心,却没想到下午悄悄跟在楚渊白身后,会听见他对李梦瑶的在意。
而且,在一起两个月,楚渊白至今都没碰她。
上京又多的是贵人,不是所有人都卖父王面子,她私通和离的事指不定会被捅出来,到时候楚渊白肯定不会要她。
她想生米煮成熟饭,奈何暗示到到这种地步,楚渊白已经不接招。
看来她需要找个机会了。
……
一来一去,转眼就到了太后寿宴这天。
李梦瑶因为想要给太后惊喜,便戴着面纱悄悄从侧门回宫,而她没料到回公主殿的路上,竟又遇上了楚渊白。
私藏读物李梦瑶楚渊白免费观看-抖音热门李梦瑶楚渊白(李梦瑶楚渊白)最新章节阅读
道路两边,摆满了人高的牡丹花,微风一吹美不胜收。
花旁的李梦瑶哪怕一身素衣,但依旧亭亭玉立,人比花娇。
楚渊白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而后想通了什么,下一秒就露出意料之中的得意。
“不是说做乞丐也比跟着我强,那你还跟我跟得这么紧?”
李梦瑶原本没不想浪费时间,但余光瞥见不远处正走来的李云舒,这才故意拔高声音说:“楚渊白,你三番四次纠缠我,该不是喜欢我吧?”
“李云舒回到你身边才两个多月,你就厌恶了,不应该啊,难道你知道了她和离之前做的丑事?”
楚渊白寒下脸,还没训斥,就听身后传来惊慌的一句——
“住口!”
接着,李云舒不顾仪态奔来,怒到忘记了伪装温柔。
“你们这群宫女还干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个口出狂言的贱婢拖下去!”
但宫女无人动手,这条宫道上来往的都是公主殿安排出来的婢女,李梦瑶不发话,也无人多嘴挑明她的身份。
冷静下来,李云舒也后悔自己的失态,忙转移话题。
“渊白,寿宴这等好机会,你应当趁机结识人脉才是正经。”
她贴上楚渊白的身体,故意宣扬着自己的价值。
“太子和七公主马上就要出席宴会了,我和七公主是手帕交,自幼要好,由我为你引荐,太子一定能高看你。”
这一说,楚渊白果然被转移了注意,不再看李梦瑶。
李梦瑶差点憋不住笑,自己什么时候跟李云舒成了手帕交了?
这一个两个的嘴里都没有一句真话,难怪能搅合到一起。4
正想着,就见李云舒一个眼刀剜来:“污蔑皇族乃杀头大罪,你等着,待寿宴结束,我们再好好算账。”
李梦瑶立马接茬:“好啊,那我可真是期待极了。”
两拨人很快分开。
楚渊白回到宴厅之后,才发现太子和七公主并没有来,不过由魏王带着结识高官,他一时也没空想其他。
而李云舒则心虚去找张氏。
瞧现在宴会的情形,这些人还是卖父王面子,今日若是能成功求得太后赐婚,以后绝不会有人再提她的丑事。
唯今,只剩李梦瑶那个祸害。不过一区区贱民,还不配自己在大庭广众下出手。
想着,李云舒目光落到了正四处讨好官夫人的张氏母女身上,眼中闪过算计。
而此时,张氏正听着别人议论这宴会的重头戏。
“听说这次寿宴,太后准备给七公主选驸马,我家小儿子英俊又体贴,和七公主就很般配。”
“七公主是圣上捧在手心的梦瑶,选的夫婿当为时天越最有才能的人,你家儿子文不成武不就,空有一张脸还敢做梦肖想公主?”
“你们有什么好争的,以娘娘对公主的宠溺,在好的才俊都抵不过公主的喜欢。”
“太子亦疼爱公主,若是谁家娶了公主,两朝的荣华就板上钉钉了!”
张氏越听,心头越激动。
有了公主,郡主就不够看了。
自己儿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上天让他们来参加太后寿宴,不就是等着他们家来迎娶公主吗?
这时,李云舒来到了张氏身边,装做担忧。
“我刚刚在后花园遇见李梦瑶了,她大约是对刺史府有怨,直言榜上了贵人,要对付渊白,我实在担心……”
张氏听了,当即跨脸。
这要是被人戳出渊白曾经娶了低贱孤女,公主怎么还愿意嫁进来?
“我就知道那贱蹄子不安好心,我今天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能让她破坏了我儿的好事!”
说着,她拉着人群中得楚晴晴:“赶紧跟我走!务必要拦住那恶毒孤女。”
而后两人急切冲向花园。
因为太过激动,母女俩人急出满头的汗,汗水冲刷了妆容,露出她们还青紫的眼眶,看上去很是狰狞。
李云舒得意望着她们的背影,眼底全是得逞。
……
很快,寿宴开始了。
张氏母女一直没有回来。
楚渊白的眉心一直跳,有种不妙的预感。
“母亲和晴晴呢?”
李云舒想着他对李梦瑶的在意,自然不肯说实话。
“她们大约如厕去了,马上回来。”
话落,就听殿外传来大总管一句高呼——
“太后驾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