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就是她世界上唯二的亲人。

方老爷子冷哼一声,这件事算是先告一段落。

他提议说:“还没有去感谢周继安吧?”

方淑韵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她都没说过,医院对于捐赠者应该也会保密的。

老爷子淡淡说:“护士说了,是孩子他爸捐的,那不就是那位咯。”

方淑韵心说:这就说的通了,医院里觉得反正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好瞒不瞒的,一家子都知道。

“是该去谢谢他,我这就去叫人买点谢礼。”

她拿起电话,起身朝楼梯间走去,随口问:“他住在哪间病房?”

做完手术后,一般人都要歇息个三五天,才能恢复出院的。

才走了两步,却听方老爷子说:“他才躺了一天,就回海城了,你要找他就去海城吧!”

“……好。”

方淑韵脚步顿了一下才继续走,下意识就颦眉。

才躺了一晚上,马上就开长途车,身体再好也不能这么造吧!

周继安这个人,是觉得这样子就能惹得她心软吗!?

事实上,方淑韵的确是有些紧张,但她只和自己解释说是因为他是因为靖靖才身体虚弱,于情于理都不能坐视不管。

可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周继安早就到了海城,再多想也为时已晚。

方淑韵还是打了电话,叫人买了些补身体的补品,又做了块“雷锋精神”的锦旗。

等靖靖身体好了能走动了,再带着他一起去找周继安道谢。

这一次,总归是她欠了他的,不补偿点什么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一月后,海城。

方淑韵带着补品和锦旗,牵着方靖琪找到了军区大院。

门口的守卫问她:“这位女同志,你找谁?”

方淑韵答说:“你好,我找……”

这个时候,身后忽地有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方淑韵!?”

======第34章======

这个声音熟悉又陌生。

方淑韵回过头去,见到一张熟悉面孔。

她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是谁:“……小李!”

小李是当时卫生院里照护奶奶的一名护士,方淑韵去看奶奶时和她常常会打上照面,二来三去的,也算是半个朋友。

那时奶奶死了,小李是为数不多替她难过的人,所以方淑韵还记得她,也并不讨厌她。

小李见她转过身来,诧异地走上前来:“方淑韵,真的是你啊!我瞧着背影像,还担心认错人了!”

方淑韵笑了笑:“好久不见了,你也住在这里面吗?”

听罢,小李脸色有些发红:“哎呦,我嫁给了张哥,他前年也升了职,我们一家才搬进来的。”

方淑韵记得,以前小李和她提过一嘴谈对象的事,那个张哥是周继安的下属,人很老实,就是对感情有些木。

“恭喜啊,日子步步高升了。”方淑韵也为她感到高兴。

小李这才注意到方淑韵身边的小团子,惊呼道:“这是你家小孩吗?”

因为方靖琪还在恢复期,方淑韵怕他受风,就给他戴了帽子和围巾,将小脸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方淑韵拉了拉方靖琪,叮嘱道:“靖靖,叫李阿姨。”

方靖琪乖乖叫人:“李阿姨好。”

小孩的声音软软甜甜的,格外招人喜欢。

还没有小孩的小李心都化了,忍不住摸了摸方靖琪的发顶,应道:“唉!”

一辆小汽车在门口停下要进来,小李拉着方淑韵往一边让道。

门卫先是放了车进去,见方淑韵和小李像是老熟人,就以为她是来找小李的,登记了方淑韵和方靖琪的名字就给她们放行了。

两人就朝大院里走去,院里有一个儿童玩的沙坑。

方靖琪在医院里闷了两个月,看到新奇的东西有些心痒痒,拽了拽方淑韵的衣袖。

“妈妈,我想玩那个……”

方淑韵看了一眼,温声说:“好,去吧,但是不要弄得太脏哦。”

方靖琪点了点头,眼睛亮晶晶得跑去玩了。

两个女人就在一边的长椅坐下闲谈。

小李艳羡道:“你这娃真是乖,等我怀了小孩,也能这么听话就好了。”

“唉,我和张哥结婚三年了,这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提起儿子,方淑韵不禁露出笑,声音也柔了:“没事的,现在大家思想进步了,只要感情好,小孩晚点生也没关系。”

小李不禁好奇问她:“方淑韵,你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方淑韵一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有孩子却没有结婚一事。

小李见状也知大概有些隐情,转移话题道。

“我跟你说,当年你失踪后,周军长疯了一样到处找你,没找着,大家都说你死了劝他放下,可他偏生执拗得很!就是不听劝!”

方淑韵心一紧,皱紧了眉:“他还找我做什么?”

“若不是他没有把药给奶奶,又要我打掉孩子,我又怎么会走!”

小李被她骤然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但随即又叹了一口气:“这你就冤枉周军长了,你不知道吧,拿药周军长拿去卫生院了,是被林来娣扔掉!”

======第35章======

什么!?

方淑韵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猛然睁大了眼。

小李继续说着:“你还记得她吧?平日里就想着法子勾引男人,长得不怎么样,全是歪心思!”

“那个女人真是心毒!她还故意那假的怀孕报告单给周军长看,污蔑你的孩子是野种呢!”

“难怪周军长不喜欢她,回头就拿了证据把她抓起来了!”

一字一句,都震惊得方淑韵久久不能回过神。

在自己走后,竟然还发生过这些事?

自己冤枉了周继安?奶奶的死从头到尾都与他无关!?

方淑韵的脑袋传来胀痛感,好像要从里面炸开来一样,一颗心跳得飞快。

忽然觉得今天的太阳尤为刺眼,晃得她眼花缭乱。

小李重重叹息一声,哀叹道。

“害,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只能说有缘无分吧!”

这一声叹息令方淑韵回神,她的眼前才有恢复了清晰。

有缘无分……吗?

眼前时方靖琪专心玩沙子的身影。

小李看到她手中沉甸甸的袋子,好奇问:“对了,你今天来大院,是要做什么?”

方淑韵紧了紧手中礼品袋的绳子:“……我来找周继安。”

“咦?”

小李愣了一下,没想到方淑韵还会回来找周继安。

她又看了一眼方靖琪,联想到刚才方淑韵对结婚欲言又止的态度,不禁猜想:难道方淑韵是离了婚,又回头来找周继安?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小李不禁有点同情周继安这个背锅侠。

就在这时,方靖琪玩得有些热了,摘下了围巾,跑回来塞到方淑韵手里。

“妈妈,我有点热,待会再戴围巾。”

方淑韵拿出干净的手帕,擦干净了他的手,叮嘱道:“好,热了就先不要玩了,免得出汗了,容易感冒。”

小李这下看清了方靖琪的模样,反应与其他人如出一辙。

她瞪大了眼,惊呼道:“这、这难道是周军长的娃?”

方淑韵还没说话,方靖琪就开口:“李阿姨,你也认识爸爸?那你能带我们过去吗?”

方淑韵点了下头:“是他的孩子。”

自那天和靖靖聊过之后,方淑韵已经看开了许多,不再想法子隐瞒儿子的身份。

方淑韵神色淡然,眼中却闪过一丝紧张。

刚刚才知道了真相,心里一时间还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继安。

小李张大了嘴,诧异了好一阵。

“这些年,难道你都是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的?”

“八年了,见你还这么年轻,我还以为你嫁了个有钱人,过上了好日子。”

方淑韵抿了抿唇,对这些话感到不舒服。

但转念一想,也能理解,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文化背景下,许多没读过书的女性都想着靠嫁个好男人,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她能理解,却并不赞同。

上辈子她自恃清高,看不起乡下人,重活一世倒是通透了不少,其实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观念不同而已,哪里分什么高低贵贱。

方淑韵笑了笑,从包里拿了张名片递给小李:“我在南城有些生意,如果你想要换份新工作,也可以来找我。”

小李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