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车,周枕梦就看到周星河打着伞站在不远处。
他身穿黑色大衣,身材修长高大,金丝眼镜,斯文俊俏,举着一把伞,遗世而独立。
“星河。”
周枕梦笑着朝他跑去。
周星河向她走来,将她纳入伞下。
“你什么时候来的?”周枕梦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边问。
周星河细心的替她清理着身上的雪,温声说:“几分钟。”
“可以回家了,走吧。”
周星河揽着她往车上走去,伞更是贴心的往她那边偏了偏。
车内,夏夕夕看着这一幕,心中妒火就像烧了一把柴,几乎将她烧得面目全非。
她再也忍不住冲下车,朝两人喊道:“周星河,周枕梦没死,她不是江念,她是周枕梦!”
“你的道德三观允许你和她在一起吗?”

第23章

教学楼前,一片寂静。
只有雪落下的声音。
周枕梦一僵。
原来这就是夏夕夕手握的把柄。
周枕梦脸色难看的看着周星河,却见他面色紧绷,唯独眼里没有惊讶。
这时,周星河转头,和她对视。
身份被拆穿的这一刻,周枕梦是如释重负的。
终于不用再伪装。
她想要的答案,也接近了谜底。
夏夕夕看着两人这样,得意的勾唇。
“这里可是神圣的校园,我想,要是她和你的事暴露,学校更是容不下她。”
周枕梦闻言,转身,正要说什么,就对上周星河安抚的视线。
周星河也抢先一步,松开她,看着夏夕夕。
“夏夕夕,你又想故技重施吗?”
夏夕夕也看到了他丝毫不对周枕梦的身世感到震惊,忽然笑了。
“我懂了,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不敢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但是借着江念的身份,没有了道德的束缚,所以你敢肆无忌惮和她在一起,对不对?”
周枕梦见周星河停顿片刻,仅仅只是这片刻的停顿,周枕梦不用问,也已经知道了答案。
接下里周星河会说什么,周枕梦都不关心了,转身离开。
这一次,周枕梦早有准备,她没有哭。
早有预料的结果,她没什么好哭的,夏夕夕也算误打误撞帮了她。
离开学校,周枕梦就打车回了周家。
周枕梦迎着风雪回家,管家第一个迎上来:“大小姐,您回来了。”
管家高兴的朝楼上喊道:“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
说着,就将周枕梦往屋内迎。
不一会,周父周母就激动的从楼梯下来,看到周枕梦,又气又庆幸。
两人双双向前,将周枕梦抱在怀里。
“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周父庆幸的说着。
周母将周枕梦放开,看着她被冻得鼻子眼睛都红了,看起来就像是哭了一样。
心中的怒火被担忧覆盖:“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哭了?”
“这是冻的,我没事,很好。”
周母捧着她一片冰冷的脸,替她捋了捋额前凌乱的发丝就说:“怎么样,最近这段时间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去莱斯利医生那复查?”
周枕梦摇头:“不用,这段时间,我去找哥哥了。”
周母担忧的眼神沉寂,手一顿。
周枕梦将她的心虚收进眼底,握住她的双手,抿唇轻笑:“妈,之前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我现在身体已经康复差不多了,在国内也已经有了工作,至于哥哥那边,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我会放下心中的执念。”
听到她这样说,周母本来想说不会再反对她们的话噎回了喉咙。
最终只化为一句:“你能想通就好。”
周枕梦看着周父周母两人:“所以,以后我们就留在国内,让一切都回归正轨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