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微凉,吹得季楠眼底生疼。
礼堂,台下座无虚席,季楠一进门就看到闻舟和钟雪并排坐在台上。
优美的琴音在他们指尖流泻,这一幕无论是音乐还是画面都赏心悦目至极。
她听见前面有人讨论。
“钟雪和闻舟也挺配的,听说还是青梅竹马。”
“你们觉不觉得,她跟季楠长得有点儿太像了?”
“要说像,也是季楠像钟雪吧,人家才是青梅竹马。”
“对诶,听说季楠就是在钟雪走之后跟闻舟在一起的,你们说该不会真是闻舟找来代替钟雪的吧……”
接下来的话,湮没在一阵如潮掌声中。
季楠僵在原地,仿佛如坠冰窖。
台上的两人表演结束,起身弯腰谢礼。
她再也看不下去,脸色惨白的转身,闻舟一抬眸,正好看到了那抹跑出去的身影。
季楠脚步极快,像是跑得越快刚才看到的画面和听到的话就能忘得越快。
直到身后有人握住她的肩,闻舟沉声道:“跑什么?”
季楠眼尾通红,甩开他的手。
闻舟语气冷冷地:“季楠,你还要闹脾气?”
闹脾气?
他把所有的优待和例外都给了别人,却还转过头说她闹脾气?
季楠一句话都不想说了,抬步就走。
闻舟拧眉盯着她的背影,直到看见她突然停下,双手捂住胃弯下了腰,他才快步走过去。
“怎么了?”
季楠原本还是不想说话,可胃痛来的又突然又凶猛。
她五官皱在了一起:“胃疼……”
闻舟黑眸一凝,将她抱起便朝医务室跑去。
医生检查过后,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平时要注意按时吃饭,又给她开了瓶吊水。
弄完后,闻舟沉默的离开,季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委屈,也没出声挽留。
十几分钟后,他又回来了,手里还带着打包的饭菜。
“吃饭。”
声音还是那么冷,可季楠就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明明又生气又难过,可只要他对自己好一点,她就没骨气的心软了。
她抬头看了他许久,哑声问:“闻舟,我不能是你的唯一吗?”
他一怔,久久没有回答。
不知是没听懂她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听懂了,却无法回答。


第六章

这天之后,两人算是和好了一半。
即便那晚闻舟没给她回答,季楠也装不下去对他满不在乎的样子了。
她又开始慢慢恢复从前的样子,只是终究没有从前热情,眼里似乎也少了很多快乐。
学校甚至开始有传言,说这两人离分手不远了。
闻芊芊自然也发现好朋友最近心事重重的。
她也愁眉苦脸的,只想着怎么替两人破冰。
等了一周,才终于等到机会来了。
宿舍,闻芊芊见其他人都走了,神秘兮兮的告诉季楠。
“季楠,你知道吗,铁树开花了,我哥昨晚居然来问我给女孩子送什么礼物合适,他这块木头终于开窍,准备来哄你了。”
季楠写论文的手一顿:“你说的……是真的?”
闻芊芊拍胸脯保证:“那当然,不然他问我干嘛,不就是想让我透露给你,让你高兴?我跟他说买项链,你就等着收礼物吧。”
季楠抿了抿唇,交往这么多年,闻舟鲜少给她制造浪漫,更别说送礼物了。
所以,他这次,是真的想要来哄她?
她默默地等待了几天,可闻舟不仅没来送礼物,甚至两人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她在等待中都快渐渐忘了这件事。
周五下午,她打算去校外打包一份蟹黄生煎回来。
却又无意在街上瞥见一对熟悉的身影。
闻舟和钟雪正从一家珠宝店走出来,钟雪脸上眉开眼笑,手上还拿着一个首饰盒。
“你知道吗,铁树开花了,我哥昨晚居然来问我给女孩子送什么礼物合适,他这块木头终于开窍,准备来哄你了。”
闻芊芊的话还在脑海中回荡,季楠脸色瞬间惨白。
原来,他问给女孩子送什么礼物合适,根本不是要哄自己,而是,要送给钟雪?
她的心狠狠一震,攥紧双手,不知怎么竟跟了上去。
前面两人进了一家甜品店。
季楠悄悄进去坐在他们看不见的位子上,明明有着最光明正大的身份,却像个可笑的偷窥者。
钟雪起身去上厕所。
服务员过去给闻舟点单,季楠听到他熟练的说出钟雪的喜好。
“她的饮料要橙汁,千层里别放芒果,她芒果过敏,再加一个你们的经典款抹茶蛋糕。”
服务员记着记着,忽然说:“你们以前是不是来过?”
闻舟一愣,随后点头:“她爱吃抹茶蛋糕,以前常来。”
服务员便了然的点头:“怪不得我看你们这么眼熟,这么多年你们还在一起啊,有你这样贴心的男朋友,你女朋友真是幸运。”
俨然把他和钟雪认成了一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