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子居然让宁副总带你来赴宴,还让我领你进去?”

听到这话,周围不少人侧目过来。

宋芷依平静开口:“你还知道你的身份吗,你只是一个秘书。”

秘书恼羞成怒,手中拿着什么就要往宋芷依身上泼:“我也是宁氏集团高层的千金!”

啪,那秘书手中的瓶子被人夺下,重重摔碎在地上。

宁峻元出现,对秘书怒目而视:“你被解雇了。”

随后他抱着宋芷依:“这是我女友,你竟敢冒犯上司女友,无论你父亲是谁,这次我都饶不了你!”

秘书顿时恐惧起来,红了眼眶:“宁副总,我是您父亲给您安排的啊。您解雇我,岂不就是忤逆您父亲的意思?”

宁峻元冷笑:“宁氏集团未来都是我的,你觉得应该听谁的意思?”

第29章

他眼眸透着寒气:“你不如去打听打听,你父亲现在在董事会是什么处境。”

说完,他带着宋芷依进去。

秘书还要追过去,但已经被保镖死死拦住。

顿时,无数摄像机和闪光灯冲着宋芷依。

宋芷依觉得晃眼,但同时,她又将最佳姿态拿出来。

宁峻元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你害怕?”

宋芷依摇了摇头:“我不害怕。”

她只是第一次成为这么多人的视线焦点,有点不习惯罢了。

宁峻元紧紧握住她的手,走到了宴会厅的中央。

突然,宋芷依看到了一个人。

陆白屿!

他穿着黑色西装站在那里,面容有些阴郁,像是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看向宋芷依时,神色尤为复杂。

宋芷依表面镇定自若,她被宁峻元带着走向那边。

宁峻元对陆白屿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宋芷依。”

宁峻元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宁峻元。

“宁家继承人有未婚妻了?什么时候的事?”

连宋芷依自己都感到十分惊愕:“峻元,你怎么没跟我商量过这个?”

不是说要以女朋友的身份宣布吗?

当着所有人的面,宁峻元将一枚戒指拿出,戴在宋芷依的手上。

他吻了吻宋芷依的手指,深情地看着她:“从此刻起,你就是。”

宋芷依感到无奈,但还是接受。

她摩挲着自己手指的戒指,坚硬的钻石代表着她在宁峻元心里的分量。

但,一旁的陆白屿为什么要用悲伤的眸子看着自己?

“祝你幸福。”

说着这句话,陆白屿转身离开。

宴会仍旧在继续,宁峻元带着宋芷依四处应酬。

期间,无数人在对她赞美,而她也泰然自若接受。

到了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宋芷依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却不知,在路上居然看到了陆白屿。

陆白屿居然把她拦下,嗓音嘶哑:“你不能嫁给他。”

“谁?宁峻元?”宋芷依冷漠地看了一眼陆白屿,“我和谁在一起,恐怕和陆少无关吧。”

陆白屿喉结动了动,随后他拉过宋芷依的胳膊:“宋芷依,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以为我是个疯子,但是我想起来,我通通想起来了……”

走廊转角传来脚步声,宁峻元走来,见陆白屿正拉着宋芷依,愤怒地大步走来:“陆白屿!”

他一下子将宋芷依搂在自己怀里,随后怒目地看着陆白屿:“你知道她是我未婚妻了吧?你还这么动她?”

陆白屿脸色有些愧疚,他开口:“峻元,我只是有事跟宋芷依说而已。”

宁峻元面色冰冷:“你有什么要说的当着我的面说。”

陆白屿看向宋芷依:“或许你已经忘了以前的事,但我想说,我要弥补你。”

宋芷依皱眉:“以前的事?杨妙妙在三中的时候针对我,你来弥补我干什么?”

宁峻元的神色也很不好:“陆白屿,你别来这刷存在感,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陆白屿却依旧看着宋芷依:“就在一年前,我一下子想起来所有事了。”

“宋芷依,是我对不起你,我是导致你自焚的凶手之一。”

第30章

砰,宋芷依的脑袋里如同扔下重磅炸弹。

自焚……那是上辈子的事了!

这辈子的陆白屿又怎么会知道?

宁峻元更是皱眉:“陆白屿,你在说什么疯话?”

陆白屿没多说一句话,转身直接离开。

宁峻元侧过头看向宋芷依:“芷依,你别被他的疯话影响了。”

宋芷依摇了摇头:“我不会的。”

可她心里想的却是,原来陆白屿已经想起了上辈子的事啊。

但他们的缘分已经尽了,不是吗?陆白屿不该再来找她的。

宴会结束,宋芷依跟着宁峻元出了大门。

坐车回到了别墅,卧室里,宋芷依觉得自己特别困。

宁峻元帮她脱掉衣服,将她护在怀里:“今晚辛苦你了,明天新闻出来,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未婚妻。”

宋芷依喃喃开口:“你该跟我商量的,这件事进展太快了。”

宁峻元摸着她的脸:“你放心,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都不会妨碍你的事业的。”

宋芷依觉得有点疲惫,她让宁峻jsg元离开。

宁峻元不肯:“芷依,你是有心事吗?”

宋芷依的脑袋确实晕晕的,一直在回荡着陆白屿的话——

“宋芷依,是我对不起你,我是导致你自焚的凶手之一。”

宋芷依抬头看向宁峻元:“峻元,你相信人有上辈子吗?”

宁峻元一下子笑了:“芷依,你在说什么傻话?你是接受过教育的人,不该相信这些迷信说法。”

宋芷依推开宁峻元:“你走吧,今晚让我自己休息。”

宁峻元虽然觉得心里不痛快,但还是走了。

门外。

宁峻元打电话给律师,语气低沉:“帮我调查陆白屿这些年来做了什么。”

明明已经消失了五年,结果现在一出现就搅得芷依心神不宁,他不会放过他。

……

翌日,宋芷依去了公司。

果不其然,很多人的目光在投向她。

新领导走来,也对她客气地咳了咳:“芷依啊,今天的工作呢,你……”

没等新领导说完,宋芷依便开口:“我照常做,您不用给我特殊照顾。”

领导神色尴尬:“好,好,那新项目的数据继续交给你来分析,但是要是有比较累的时候呢,一定要尽快告诉我。”

宋芷依坐回自己工位,原本喜欢交头接耳的同事也瞬间打起精神认真工作,生怕宋芷依在宁峻元面前告状他们工作不认真把他们开除了。

中午,宋芷依原本准备打卡去食堂,没想到远处一阵喧闹,宁峻元被人围着过来。

周围纷纷看向这边,只见宁峻元站到宋芷依面前:“芷依,中午陪我。”

宋芷依下意识拒绝:“宁副总,我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忙。”

宁峻元强硬地一下子牵过她的手。

众目睽睽之下,他带着宋芷依出了大厦。

大厦外面,宋芷依推开他:“峻元,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下午确实有很多工作要忙!”

宁峻元死死看着她:“芷依,究竟是怎么了?从昨晚宴会回来之后,你就一直很不对劲。是陆白屿让你不舒服了吗?你要是因为他而不开心,你跟我说,我帮你解决啊?”

宋芷依的眸子倒映着宁峻元的面庞:“峻元,我昨晚已经说了,而你也已经把你的回答告诉我了。”

宁峻元不满:“非得是上辈子的事?”

第31章

马路旁,车辆来往喧嚣。

而宋芷依和宁峻元之间,却寂静异常。

宋芷依开口:“当我没说。”

上辈子这么玄乎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