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景川作势改握为拉,姜淮这下是真忍不住了。

几个大步上前,一把抢过自家妹妹的手,微微用力就把人拉起来。

对上姜礼礼的目光,倒是没有对着墨景川时的警告和危险,只有不加掩饰的心疼,

“怎么了这是?姜溯说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叫医生。”

“现在没事了。”姜礼礼说着,朝墨景川晃了晃自己的手,“多亏褚少帮忙。”

姜淮撇嘴,心说墨景川能帮什么忙,有什么忙是墨景川能帮,他这个哥哥帮不了的?

姜礼礼却没多做解释,又甩了甩手,将手里攥着的玉牌收起,看到上面隐隐有开裂的痕迹,眉眼又闪过几分凝重。

管家见状,也立即上前,替她将地上摆着的玉器捡起来。

姜淮看到那地上摆着的东西,直觉今天这事可能跟自己看到的不一样,只是姜礼礼没有解释,他也不想多问。

“先回家吧,你脸色不好,需要休息。”姜淮说着,也不管姜礼礼答不答应,拉着她就要走,临走时还不忘瞪一眼墨景川。

墨景川:……

姜礼礼虽然觉得自己脸色没有姜淮说的不好,但麻烦暂时解决了,她也不好继续留下占用人家的书房,和墨景川打了招呼,就任由姜淮拉着出了房间。

走到楼梯口,姜淮又忽然放开她的手,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礼礼上来,哥哥背你下去。”

姜礼礼:……

她觉得这个真的没什么必要,她还没弱到这种地步,而且……

“其实我们也可以坐电梯。”她抬手指了指另一边的别墅电梯。

姜淮保持着蹲着的姿势,再次郁闷了。

连褚家电梯在哪都这么清楚,妹妹到底来过几次?

正郁闷着,却忽然感觉背上一重。

姜礼礼往他背上趴的时候,心里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虽然嘴里说着不需要。

但是看着姜淮在她面上蹲下的时候,她恍惚想起了小时候看关启深背着关蕊蕊的样子。

那是她从来没有的待遇。

因为那是关启深,不是她的哥哥。

可现在,这是她自己的哥哥,亲的。

鬼使神差般的心动,于是就那么趴了上去。

姜淮先是一愣,俊美的面上随即绽出一个明晃晃的笑,不带半分犹豫地背起她,轻轻松松站起身来,随后抬腿下楼。

墨景川站在书房门口,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

心下有些莫名恍然。

看多了她神色淡然镇定施法的样子,差点忘了她今年也不过十八岁。

还是个会跟家里人撒娇的女孩子。

这样,挺好。

……

另一边,姜溯在姜淮上楼时一直守在楼下,瞧见姜淮背着人下来脸色都变了,忙不迭冲到跟前,一脸的着急,

“这、这……不是说没事吗?怎么连路都走不了了?我都说了回家看医生,你非不听!”

这下耽误病情了可怎么好?

姜淮:……

要不是他两只手还背着礼礼,他肯定要给这小子一个暴栗,瞧瞧说的都是什么话。

不过看在他是真心实意担心的份上,忍了。

“别废话,人好好的,回家。”

姜淮说罢径自抬腿,姜溯也注意到姜淮背上姜礼礼那难得轻松的表情,后知后觉地猜到这是淮哥背着人玩。

又一路嘀嘀咕咕念叨着跟在两人旁边回了姜家。

姜礼礼听了一嘴,知道他们离开后,古锦荣和古太太特意找她妹妹问过,也确定对方并没有恶意,但先前卖给她砗磲的那个老者却是找不着了。

气得古太太又狠狠骂了她几句,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以后都不许她往家里带。

到晚上,姜礼礼也收到顾千明的消息,说是没追踪到那个卖砗磲兔子的人,线索大概率是断掉了,同时又提醒,

“对方既然盯上了你,这次之后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动作,需要我在组里派人看着点么?”

顾千明说的是看着姜家。

毕竟那幕后之人肯定已经知道姜礼礼的身份,姜礼礼接下来要去道教学院,不常在家,对方说不定会对姜家人下手。

姜礼礼听着顾千明的话,想了想,道,“不用,我有别的打算。”

于是第二天,她就再次找上墨景川,跟他说了自己的打算。

“你想把那个椒图供养在家中?”

姜礼礼点头,也没有瞒着怨骨背后之人的事,简单解释了一下,道,

“接下来我不经常在家,椒图留下的话,这一片基本就不需要担心,它修为虽然不算高,但比起寻常家仙要更厉害,一般邪物都能处理。”

她顿了顿,道,“只是他一直是冲着你来的,我虽然可以跟他定下契约约束他,但难免他偶尔可能还会……来骚扰你。”

就像她家小狐狸和小婴灵。

那真的是逮到机会就往墨景川身边蹭。

姜礼礼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么一算,自从自己搬过来给大佬真是添了不止一点麻烦,现在连灵气都是蹭他的。

也不知是不是看出姜礼礼那点不好意思,墨景川沉默半晌,只问,

“他本来就是来找我的,你让他跟你签下契约,他会不会不愿意?”

姜礼礼心说他有什么好说不愿意的,给他个留在大佬附近的机会就不错了。

“他要是不愿意,我就让他回山里去,住我家都不愿意,难道还要让他直接住你家不成?”

姜礼礼随口说着,却听墨景川清咳一声,声音微沉,

“也可以。”

姜礼礼:……

大佬,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答应了什么???

第225章我愿意!!!

姜礼礼不明白墨景川怎么会突然愿意养只小蛟人,但还是将大佬的意思转达给了椒图。

椒图被她丢在出租屋三天,第一天起就被姜溯带得彻底迷上了游戏。

要不是姜礼礼主动出现,他都要忘了自己下山的正事。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听说墨景川要养他时,发疯了。

“我愿意!!!”

椒图几乎是尖叫着从椅子上蹦起来的,整个蛟激动得差点露出原形。

“我愿意让他养我!!”

他一脸兴奋地在屋里来回转圈圈,

“我之前看到你们人类供奉狐仙蛇仙的就说,我也可以接受供奉啊!而且我比那些狐黄白柳厉害多了!它们都比不过我!”

“我住进他家里的话,它会给我准备窝吗?我需要自己带窝吗?”

“我们是今天就搬过去吗?”

“我就说了他肯定也愿意养我,都是你,你非不让我们在一起!”

姜礼礼:……

这事整的,好像她是棒打鸳鸯的那个。

算了。

墨景川愿意养,这对她来说也是好事。

虽然可以签下契约约束对方,但她自身也得消耗不少灵力供养它,如果不是碰上怨骨这事她也不会选这个。

现在放在墨景川那边,灵气肯定是不缺的,椒图有求于大佬,肯定也会乖乖听话。

但姜礼礼在把人带过去之前还是仔仔细细跟他交代了一番,又提前给他设下了禁制,防备他暴露自己的身份或是做出伤人的事。

椒图虽然觉得麻烦,但看在成功绑定了个有缘人金大腿的份上,还是干脆地应下了。

姜礼礼当天下午就把人送到褚家。

墨景川提前让管家收拾出了房间,选的是别墅东边角落的房间,又吩咐以后除了打扫卫生寻常不要靠近那边。

房间是个套间,里面东西应有尽有,连衣裳都准备了几身。

屋里还有配套的浴室浴缸。

椒图只看一眼,再次激动坏了。

“这个房间好大!比姜礼礼的给我住的房子加起来都大!看!他还专门给我做了个白色的窝!”

说着,他直接跳进冰凉凉的浴缸里,幸福地把自己贴着浴缸底部蜷成一团。

一副蛟生满足的模样。

陪着过来的管家:……

内心大受震撼,但他不说。

墨景川倒是没有在场,姜礼礼见椒图对自己的“新家”十分满意的样子,就径自回了姜家。

从第三期拍摄回来,她忙得都没时间打理小漂亮,这会儿好不容易闲下来,姜礼礼决定趁着开学前好好给它打理一下。

别墅太大,她放弃一个个找,干脆在她的狐狸屋喊了一声。

果然不多时,小漂亮就屁颠颠地朝她跑了过来,老远的时候就冲她咧嘴直乐。

姜礼礼才发现它头顶又顶着先前姜滢和孩子们给它戴的钻石皇冠和头纱。

看得出它是真喜欢,尤其是那小头纱在它跑动间一直在它身后飘飘荡荡的。

姜礼礼有些无奈,等它跑到近前,就作势要去摘它的皇冠。

然而她的手刚刚碰到那钻石皇冠,就听到姜滢的声音急急传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