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牙不让眼泪掉下来,看着她狠狠说道:“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沈绪临,我等着,坏人自有天收!”

“丢出去!”蒋一恒扫她一眼,淡淡说道。

保镖把她丢了出去,站在门外,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积蓄都留在了童家,宋榛怀揣着两百块钱,被赶了出来。

找工作也不顺利,有的老板之前答应了,可没过一天,就全都反悔了,宋榛再傻,也明白是有人故意针对她。

万般无奈,她住进了公园,就算每天只吃一顿饭,不到两个星期,也是身无分文了。

第10章 地上凉。

饿的头晕眼花,她卷缩在长椅上,正昏昏欲睡,两个流浪汉来到了她面前。

“这妞挺正的!我们今天有福气了!”

“你们干什么!”宋榛大吼着,用声音给自己壮胆。

没想到流浪汉却有恃无恐,直接上手抓着她,就往草坪处拖去。

肮脏的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满嘴大黄牙熏得她想吐,她哭喊、求饶,却都无济于事,宋榛咬紧了牙,就这么被侮辱,还不如死了算了,谁知道流浪汉却倒下了。

“不想死就赶紧滚!”一身西装的英俊男人举着电棒,冷冷说道。

流浪汉连忙拖着晕倒的同伴,落荒而逃。

男人把西装盖到她身上,声音温和:“地上凉。”

宋榛裹紧了衣服,哭的像个小孩。

男人收留了她,她叫他许老板,开始还好,慢慢的却打听起了蒋一恒的事,她心生警惕,提出要走,男人不许,这天晚上半夜,她想偷偷溜走,刚出客厅,屋里的灯却全都开了,许老板站在门口,笑得像个狐狸。

“他全力封杀,让你走投无路,你还要维护他的利益?”

宋榛心里苦涩,面上却不露分毫。

“我收留你一场,是不是也该帮我办点事?”

宋榛一怔,随即重重说了声“好”。

第二天晚上,她被打扮一番,跟着许老板进了夜色。

包厢里大多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她陪着唱了几首歌,切歌的时候,包厢门开了,蒋一恒,进来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肩膀露着大半,裹臀短裙,莫名就难受了。

蒋一恒进来后找了个位置就坐下了,全程没有看她一眼,好像不认识一样。

而之前还正经的许老板,却一个劲搂着她,非要喝交杯酒。

“许老板,这就过了!”宋榛推拒不开,冷了脸色。

啪!

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许老板变了脸,恶狠狠说道:“出来卖就干脆点!”说完又拽着她来到蒋一恒面前,笑容满面说道:“蒋少,这女的偏偏说认识你,不如你晚上把她带走?至于合同嘛……”

“我不认识她!”蒋一恒气定神闲说道。

许老板被噎了一下,眼里有了恼怒,打了个哈哈过去,拽过宋榛,强硬的喝了交杯酒!

胃里一阵翻涌,宋榛想出去吐,许老板却撕扯着她的衣服,看着男人们不怀好意的脸,她直直看着蒋一恒,对方却像没看见一样,目不斜视。

肩带被扯了下来,大半酥胸露在了外面,宋榛再忍不住,一口污秽吐在了许老板身上。

“妈的!”

许老板骂一声,左右开弓给了她两个巴掌,随即扯着人走出了夜色,拳打脚踢一阵,就骂骂咧咧离开了。

到许老板离开,宋榛还是一副护着小腹的姿势缩在地上,这时,蒋一恒出现了。

“把孩子打掉!以后你想怎么堕落我都不管!”拿起一轧钱扔在宋榛身上,蒋一恒皱眉离开。

宋榛躺在地上,自嘲的笑了。

第11章 你帮我,好不好?

蒋家

“一恒,蒋伯伯变成这样,我们都很难过,可你还是早做打算的好,毕竟蒋佳霖,可不是省油的灯!”沈绪临小心翼翼说道。

“我明白!”看一眼昏迷的父亲,蒋一恒闭上了眼睛。

沈绪临眼波一转,试探的开口:“不如把资金转移了,蒋佳霖心思再多,也做不了手脚不是?至于法人代表嘛,宋榛欠了我那么多,也该偿还了。”

蒋一恒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沈绪临心生恼怒,抬起头一双眼睛蓄满了泪水,“我没本事报仇,一恒,你帮我,好不好?”

想起丧女之痛,蒋一恒重重点了点头。

两天后,他来到出租屋,轻轻敲了敲门。

宋榛来开门,满脸的不可思议。

“孩子打掉了?”蒋一恒出声问道。

宋榛一阵紧张,蒋一恒该不会是想亲自押着自己打胎吧?这个孩子,自己一定要护住!

“打了,第二天就打了。”她心虚说道。

蒋一恒眼里闪过满意,说了声好,便拉着宋榛往外走。

“一恒,孩子我真的打了,我不会缠着你的!”宋榛挣扎着,满心惶恐。

“好。”淡淡说完,蒋一恒把宋榛塞进车里。

宋榛愣住了,蒋一恒的态度怎么会那么好呢?她无措起来,任车子飞驰,说不出一句话来。

车子最后停在民政局门口,宋榛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户口本带着吗?”蒋一恒下车,点燃一支烟平静问道。

脑子一下就蒙了,宋榛点点头又摇摇头。

把烟掐灭,蒋一恒绅士的帮她打开车门,折回到原来的出租屋,面无表情说道:“进去拿,我等你。”

恍若平地里升起的烟花,宋榛满身心被巨大的喜悦包围,连为什么都没问,便急急跑进屋子里,宝贝的拿起户口本就递给蒋一恒。

“上车吧!”接过户口本,蒋一恒眼里似有光。

宋榛声音轻快说了声嗯,车子起速。

蒋一恒带她照了结婚照,拿着户口本进去,几分钟后拿着红本本出来,他们就算结婚了。

宋榛抚摸着结婚证,一路傻笑着,看天看地,看云看风,都是喜悦的。

蒋一恒把她送进酒店,她什么都没问。没问为什么会结婚,没问为什么结了婚要来酒店。她怕一问,所有的事情都回原点了,蒋一恒面对自己,就永远是那副怨恨的样子。

送她进房间,蒋一恒要离开。

“一恒,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不走。好不好?”宋榛拉着男人的衣角,眉间的喜色掩都掩不住。

蒋一恒眼里闪过不耐,看着女人晶亮的眼,却也点了点头。

“去洗澡吧!”他坐在床上,平静说道。

宋榛闪身进了浴室,忍不住热泪盈眶,以前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一样,蒋一恒是属于自己的吗?还是现在才是一场梦呢?

第12章 你过分了!

两天后,蒋一恒带她到蒋家老宅看蒋伯伯,本该意气风发的男人却躺在病床上带起了氧气罩,她紧紧拽着蒋一恒的手,想聊表安慰。

快出来了,蒋伯伯示意她附耳过去,小声说着话。

临走,她对着老人叫爸爸,却没看见蒋一恒一瞬间冷了的脸色。

蒋一恒带她回了蒋家,保镖佣人都对着她叫“蒋太太”,蒋一恒没对她说为什么会突然态度大变和她结婚,没说沈绪临去了哪儿,她也没问,就当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晚上,蒋一恒带她去参加宴会,都是蒋氏的合作伙伴,以“蒋太太”的身份参加,她满心惶恐,生怕给他丢了脸,一直小心翼翼,可问题还是在蒋一恒离开一会儿后出现了。

“飞上枝头变了凤凰,难怪你当初不肯说半点关于蒋一恒的事!”许老板凑近她,低声说道。

宋榛站直了身子,面无表情。

许老板眼里闪过恼怒,他拉起宋榛的手,高声说道:“蒋太太的身子可是真白,许某见一次就至今难忘了!”

“你说什么!”宋榛一下子白了脸,使劲挣扎着。

“当初差点就被两个流浪汉轮奸了,不是吗?早知道当初就上了你,省的有遗憾了!”许老板眼冒精光,低声说着。

宋榛死死瞪着他,心慌的厉害。

许老板眼里闪过得意,一只手快速的扯下她的礼服,白皙的肩膀整个露了出来,她快速拉了上去,可这场热闹还是吸引了很多人围观,蒋一恒也发现不对劲过来了。

“许先生,你过分了!”蒋一恒淡淡扫一眼,平静说道。

许老板像一只炸毛的公鸡跳了起来,“蒋家有两个儿子,蒋一恒,你能不能坐上位子还两说,凭什么来威胁我?”

“许先生要为了另外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来得罪我吗?”蒋一恒冷声说道,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许老板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最终什么也没说,落荒而逃了。

“走吧!”蒋一恒淡淡说着,朝前走去。

宋榛跟在后面,垂下了头。

在车上,她斟酌半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