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鸢大脑一片空白。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两人面前。

沈漾舟淡淡睨她一眼,介绍道:“沈太太,我的新助理,认识一下。”

姜鸢看着沈漾舟勾起的唇角,端起了一杯酒。

下一刻,在众人惊呼声里。

那杯酒直接泼在沈漾舟脸上,浇了他满头满脸!

======第5章======

沈漾舟一双眼里翻涌的怒意让四周都倏地冷下。

他神色阴沉地抹了把脸,呵斥道:“姜鸢,你疯了!”

姜鸢扬起下巴:“我没疯,疯的是你,我只是让你清醒一点,不要再丢我们两家的脸了。”

对面孟岚叶正着急的去擦沈漾舟身上酒渍,闻言神色惊惶地看向姜鸢。

就在这时,沈漾舟倏然笑了。

他紧盯着姜鸢,薄唇轻启。

“娶了你那天就已经是丢尽我沈家的脸了。”

姜鸢脸色惨白,她胸腔起伏,分不清翻涌的是愤怒还是痛意。

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快要断掉。

下意识地,她又拿起一杯酒。

可这时,孟岚叶却突然冲上前。

她率先将自己手中的酒唰的一声泼向了姜鸢!

然后挡在沈漾舟面前含着泪看姜鸢,声音发抖:“姜小姐,适可而止吧!虽然我现在只是个助理,但是我也会保护漾舟的。”

姜鸢怔怔看着眼前这互相护着的两人。

酒液顺着颊边留下,冰凉寒意包裹了身体。

她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一出荒谬的舞台剧。

孟岚叶是一个守护爱情的战士,而她变成了他们爱情故事里的丑角反派,恶毒女配。

周围观众的窃窃私语,鄙夷嘲笑清晰传来。

像是利刃戳到她的脊梁上,让她几乎站不住。

蓦地,姜鸢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下一瞬,她敛了笑,猛地将手中杯子砸在地上,碎片四溅。

而她的心也像那杯子一样,碎成了无数片。

“沈漾舟,你我以后,有如此杯。”

说完她挺直了背脊,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一步一步,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宴会上的事很快传了出去。

不仅如此,不知道谁还偷录了视频传到了网上。

一时间,满城风雨。

沈家自然也知道了,沈母勃然大怒,一个电话便将两人叫了回去。

沈家。

沈漾舟与姜鸢分坐两边,一言不发泾渭分明。

沈母从楼梯下来,看见沈漾舟便怒喝。

“给我跪下!”

沈漾舟一言不发地跪下。

沈母揉了揉眉心,保养得宜的脸露出几丝疲态。

“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多久了?”

“两年……”沈漾舟说完,又忙不迭补充,“妈,岚叶是个好女孩,她一直……”

“闭嘴!别脏了我的耳朵!”

沈母打断沈漾舟,寒声道:“真是不成体统,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沈漾舟抿着唇不说话了。

沈母压着怒气苦口婆心。

“好人家的女孩会做小三!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那种底层女人,眼里只有钱是最重要的!只有小鸢才是真的喜欢你,真心为你着想……”

沈漾舟听着,立即不耐打断:“随您怎么说,我爱的人只有岚叶。”

说着,他眼神冰冷地扫过一言不发的姜鸢。

“至于姜鸢,你们越喜欢她,我就越厌恶她!”

姜鸢心脏抽搐了一下。

沈漾舟眼里明晃晃的的厌憎,像刀,像箭,毫不迟疑的朝她刺来。

姜鸢垂下眼眸,仍是一声不吭,如同一尊麻木的木偶,看着这一出无法完结的荒谬戏剧。

只有心口,被刺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何必呢?

她明明给过沈漾舟离开的机会。

为什么要搞得她才像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她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一个不速之客却打断了她。

只见一袭白裙的孟岚叶推开佣人冲了进来!

一见到沈母,她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孟岚叶眼角含泪,一张苍白的脸我见犹怜。

“对不起,沈夫人,我知道我配不上漾舟,更不敢奢望你能接受我,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生了嫌隙。”

孟岚叶眼神哀伤又不舍地看了眼沈漾舟,而后转向沈母。

声音带着哽咽:“您放心,我会离开漾舟,离开这个城市!”

======第6章======

姜鸢拧眉看向她。

沈漾舟眉头也拧起:“岚叶你别说话。”

他快步走过去将人扶起。

孟岚叶说出那番话就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似的,倚着沈漾舟,双目含泪。

沈漾舟声音冷硬而坚定:“妈,我会跟姜鸢离婚,娶岚叶进门。”

姜鸢一双沉郁的眸子静静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觉得可笑。

但可笑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她仰头眨了眨眼,将眸底的水雾压下。

她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沙哑至极:“妈,你不用再勉强他……”

话未说完,被沈漾舟打断:“不需要你假惺惺做好人!”

姜鸢猛地止了声,胸口一阵窒息,绵延无尽的痛意蔓延至四肢百骸。

真是着了魔了!

沈母气得捂住胸口,厌恶又不屑地看着孟岚叶:“别以为演这么一通我就会心软,我沈家的门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吗?不自量力!”

孟岚叶一张脸越发苍白,整个人都颤栗着。

沈母又看向沈漾舟,掷地有声:“我告诉你,我唯一认定的儿媳妇,只有姜鸢!”

一语落。

沈漾舟看看沉默的姜鸢,又看看愤怒的沈母。

终是咬牙冷笑:“行,既然如此,那我走。”

他说完带着孟岚叶就欲往外走。

沈母不可置信地抬手指他,手都在抖:“你,你……”

下一瞬,她眼睛一翻,整个人竟径直晕了过去!

姜鸢骤然失色,眼疾手快地扶住:“妈——”

沈漾舟转身看见亦是神色大变。

医院,病房门外。

医生神色严肃凝重。

“沈夫人心脏本来就不好,一直靠药养着,要是再受刺激,怕是只能动手术了,这个年纪手术风险有多高你们应该知道?”

沈漾舟和姜鸢沉默地点头。

医生走后,两人进了病房。

沈夫人靠着床,看见沈漾舟,脸上怒意又起。

“你不是翅膀硬了要走吗,你滚……”

沈漾舟终于敛了满身的刺,哑然道:“妈,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不离婚了。”

说完他主动握住姜鸢的手。

姜鸢指尖一颤,看了他一眼,才强撑着勾起一个笑:“妈,我跟阿舟说过了,以后会好好的。”

沈母心口堵着,不愿看见沈漾舟,摆手让他出去。

待只剩两人后,沈母拍了拍姜鸢的手,语重心长。

“小鸢,我知道你委屈,妈也心疼你,不过有句话不得不说,你们还是要尽快有个孩子,只要有了孩子,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孩子……

姜鸢心猛然一颤。

手不自觉捂住小腹。

一个孩子难道就真能拴住沈漾舟的心?

这三年,她已经卑微至此,不都换不来他一个回眸……

一踏出病房,沈漾舟竟然还在。

他的眼眸一片晦涩,冷笑一声:“姜鸢,你现在满意了?”

姜鸢默然半晌,唇边亦勾出一个冷淡的笑:“你想听见我什么答案?满意?还是很满意?”

沈漾舟一噎,一张脸凛如霜雪。

“这么喜欢沈太太这称呼,那就守着过一辈子吧!”

看着他毫不留情地转身远去,姜鸢眼中露出凄然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