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晔这才收回视线,他低眉看了下周沅,漫不经心的嗯了声,“都可以,随你。”

宁瑟把车开过来的时候,宋晔和周沅已经在酒店外等着了,她把车停稳,宋晔拉开后车门,跟周沅说:“上车。”

他这做派体贴又细致,周沅脸上笑意更浓。

然而下一秒,宋晔就关上了门,抬腿坐进副驾驶。

宁瑟愣了下,扭头看向他。

周沅也愣在那里,问他,“你怎么坐副驾驶?”

“身上酒味太重。”宋晔没什么语气的说。

“我不介意。”周沅仍旧眼巴巴的,她看着宋晔哪里都好,巴不得多接触着,哪里会嫌他身上有酒味。

然而宋晔不肯,只说:“女孩子身上染上酒味不好,不安全。”

周沅就不再开口,她听出了宋晔的关心。

宁瑟在边上一直没出声,直到这两人不再说话,她才瞥了眼神看向宋晔,低声提醒他:“安全带。”

酒店门口富丽堂皇,敞亮的灯光将车厢内也照的明亮,宋晔俊秀英挺的五官都显得柔和许多。

他垂下睫毛,应了声,下颌线清晰可见。

宁瑟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忍不住紧了点,宋晔的容貌生的好,好到几乎挑不出错。

宁瑟以前无数次描摹过他的五官,但大多数都是在宋晔睡着以后。

怔愣之间,宋晔陡然抬起眼,正好和宁瑟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宁瑟像被电到一样,心跳快了瞬间,然后强撑着镇定转开视线。

实话说,她最开始对宋晔的心动很大程度来源于这张脸。

身旁很轻的嗤笑声传来,宁瑟不知道宋晔是不是故意的,她都没再回头看他。

只是等到酒店的时候,周沅手机响了,快他们一步下车去接电话。

宋晔仍旧稳坐着,闭着眼在休息。

宁瑟见他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以为他睡着了,忍不住提醒他,“宋晔,到了。”

连说两声,宋晔都没反应。

宁瑟拧眉,伸手在他胳膊上推了下。

这次宋晔很快就有反应,他直接抓住宁瑟的手,很用力。

宁瑟抽了下没抽出来,只能开口:“到酒店了,宋晔。”

宋晔今晚喝的酒不少,回来的路上就有了睡意,他紧紧握着宁瑟的手,嗓子哑沉,“再等一会。”

宁瑟一顿,正想说话,就听周沅在外面敲了下车窗玻璃。

周沅已经接完电话,正在外面等着宋晔。

宋晔掀开眼皮,眉心不耐烦的拧了下,又很快展开。

宁瑟停好车回到酒店,宋晔正陪着周沅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宁瑟打了声招呼自己先回房间。

前台边,周沅办理好自己的手续,抬头问宋晔:“你的秘书看你的眼神好像不太清白?”

“是吗?”

周沅说,“你看她的眼神也谈不上多干净,睡了?”

宋晔眉梢动了下,语气淡淡:“我讨厌别人这样探究我。”

“抱歉,习惯了。”周沅没觉得不好意思,她大学专业学的就是心理学。

不过就宋晔这反应,她心里已经能肯定他肯定和那个秘书有过一段。

只是她也不在意,男人嘛,都一个样。

宋晔好歹有钱有颜。

宁瑟第二天早上下楼才被通知,他们今天得去分公司开会。

周沅也跟着去,她跟宁瑟说:“妈妈让我多跟着宋晔学习,所以今天我暂且充当一下他的秘书,商秘书不会介意吧?”

宁瑟自然不会说什么,周沅满意点头:“那到时候麻烦你在楼下等我们,我们开完会就下来。”

宋晔才接了电话回来,他吩咐宁瑟:“把资料都给周沅,一会她跟我去开会。”

周沅笑嘻嘻的推着宋晔往外面走,“她刚刚就给我了,快走吧,别迟到。”

宁瑟把他们送到分公司楼下,宋晔看都没看她一眼,带着周沅上楼。

宁瑟看着他们的背影,嘲讽的扯了下唇角,跟在宋晔身边这么多年,最后沦落成了开车的司机。

然而意外的是,宋晔和周沅很快就下来。

宋晔脸色看不出来什么,周沅倒是义愤填膺的:“这公司的管理层应该清理了,通知了开会,竟然连东西都不准备好。”

她这语气和态度,不知情的人都会以为,这公司是她的一样。

宋晔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他淡声说:“回酒店还是去哪里?”

工作没法继,不过周沅本身也不关心这些,她刚刚的愤怒也是在宋晔面前装一下而已。

“我之前订的包到了,陪我去取?”她把手里资料随意扔开,问宋晔。

宋晔无所谓的点头:“嗯。”

“不过。”周沅见他点头,挑着眉梢笑了下问,“可以你开车吗,我想和你单独待一会?”

第53章 药

车里安静下来,宁瑟也等着宋晔的回答。

如果宋晔要开车的话,意味着她得自己回酒店。

周沅见宋晔不答应,又笑着让步:“如果你不想开车的话,我来开也可以。”

话说到这份上,不可能再拒绝。

宋晔抬眼看向宁瑟,宁瑟脸色淡定,“我可以自己回去。”

“嗯。”他低低的应了声,宁瑟就拿上包下车。

春城的紫外线强,这样的大晴天晒在身上其实不是很舒服。

想打车,也得走出园区一段距离才行,宁瑟原本想用手机叫辆车,然而却半天都没人接单。

没办法,她只能顶着太阳往外走。

走到半路,晏书锦打电话找她,他还记挂着给宁瑟介绍朋友的事。

宁瑟说:“我还在春城,可能不太方便。”

“没关系,谢浔正好也在春城,他才回国。”晏书锦说的很详细:“渺渺,你要是有空,就和他见一见,谢浔在这方面很专业,而且他自己也有团队。”

晏书锦把她的事放在心上,宁瑟也不能不识抬举,跟晏书锦要了谢浔的联系方式,说有空会约他见面。

晏书锦舒心的笑了下,旋即又提醒宁瑟,“谢浔是我发小,但是他脾气比较古怪。”

宁瑟回酒店添加了谢浔的微信,对方久久没同意,宁瑟也就没管。

反倒是晏书锦的电话提醒了她,春城是一座很有民族特色的城市,其中各种展会和艺术品数不胜数。

宁瑟在酒店呆了会,干脆又出门,去就近的古街逛街。

她看到好几个有意思的手工艺品,都拍下来发给晏书锦看,晏书锦赞不绝口,宁瑟就又买下来。

等到这边逛的差不多的时候,宁瑟回了酒店,宋晔和周沅还没回来。

她自己吃了晚饭,发现谢浔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

宁瑟主动发消息和谢浔打招呼,谢浔又没了影儿。

她放下手机准备去洗澡,然而突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愣了下,宁瑟打开门,看见周沅站在门口。

周沅没想到宁瑟一下子就开了门,也怔了下说:“宋晔好像胃不太舒服,你能去买点药回来吗?”

宋晔确实胃不太好,他早期应酬的时候,时常被灌酒,所以有些老毛病。

宁瑟去楼下买了宋晔惯用的胃药上来,她的房间在八楼,宋晔的在十楼。

上去的时候,门虚掩着,宁瑟想着周沅应该在里面,所以没进去,而是敲了下门。

里面传来脚步声,宁瑟看也没看来人,直接将手里装药的袋子递过去:“胃药在这。”

没人接,男人轻嘲的语调响起:“还真是麻烦你了。”

宁瑟抬眼,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