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公跪着伏下身:“永乐侯说,因女儿终于脱离了死亡的威胁,他大喜过望,喜极而泣,最后乐极生悲,此刻已经病倒了。”

姬浩再一次沉默了,这明摆着在演他。

片刻后,姬浩嗤笑一声,把奏折往桌上一扔:“好样的啊,朕倒是小瞧他了,还真以为朕不敢杀他,真是笑话!”

“赵公公,带人去姬无煜的宫殿。”

姬浩一顿,脸色越发难看:“若是姬无煜不同意去战场平息战乱,立刻就地格杀!”

赵公公起身,可就在这时,姬浩忽然也站了起来,先一步绕开了赵公公,他眼底充斥着浓烈的杀意,显然是被姬无煜和阮昌宏气了个半死,快要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当姬浩来到姬无煜的宫殿前时,隐藏在暗处的人立刻出现:“参见陛下。”

“姬无煜呢?”

“我们一直守在殿外,他应该在殿内。”

说着,那人推开了宫殿门,可当姬浩走进去时,才发现里面空荡荡的,根本看不见姬无煜的影子,姬浩的脸色铁青。

他转过头,面露阴沉:“怎么回事。”

“这,这……”

那人都愣住了,很快在姬浩的面前齐刷刷地跪了一圈人,都惴惴不安,根本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负责守在殿外的太监跑进来:“陛下,永乐侯府的沈绾求见您。”

“她来干什么?”

姬浩沉下脸,转身去了御书房,让沈绾也过去,他倒想看看,这伙人到底还要干嘛。

以及……沈绾刚解毒,又要搞什么事?

大约一刻钟后,御书房内。

姬浩站在书案前,眼前是站着的沈绾,她应该是才刚解毒,脸色还有些苍白,看上去非常虚弱,不过因为彻底撕破脸皮的问题,沈绾干脆连礼都不行了。

037有些紧张:【真的没问题吗?】

毕竟在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037还是有点怕沈绾翻车的,再加上原主身体又不好。

但沈绾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在她刚醒过来,了解到了这段时间的事情后,姬浩想要杀了他们——所以,既然如此,沈绾就不打算跪了。

况且现在的姬浩,是不敢杀了她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了沈绾只会坏事。

“没关系,他不敢杀了我,姬无煜肯定不可能被关在京城坐以待毙,我是来帮他分担一下注意力的,最好能让狗皇帝放弃追踪他。”

037:【嗯……祖宗你都中毒了,为什么醒过来还能跟上男主的思路和节奏啊喂?!】

沈绾想了想:“直觉?”

而此刻,对上沈绾那毫无敬畏的眼神,姬浩沉下声:“果然,永乐侯府和姬无煜,天生就是脑后生反骨的东西,你也不例外。”

“拜陛下所赐。”

沈绾轻笑一声:“陛下,九皇子殿下应该已经不在宫内了吧?您不必这么警惕地看着我,先下的形势很不好,殿下自然要去边境,不管如何争斗,大梁不能出事,不是吗?”

“陛下,这是我们一致对外的默契,否则依照您之前剥夺了殿下兵权,甚至于软禁他,以防止他去边境破坏您布置的行为,他完全可以不去边境,任由那边陷入混乱。”

姬浩闻言,不由得冷哼:“这是姬无煜的问题,当初边境停战是他做的,现在呢?”

“可问题是,当初陛下您也因为停战,而斥责了殿下,那么是否代表,您不认可这样的行为,那您现在又何必因为大庆卷土重来而生气,这不是陛下您想要的吗?”

沈绾的这一反问,让姬浩的眼角抽动了一下:“永乐侯可知道,你这么伶牙俐齿?”

听到这,沈绾丝毫不慌:“陛下,殿下去边境不是将功补过,而是收拾烂摊子,那么您确定还要继续去追击他吗?”

“……”

姬浩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难看。

可沈绾站在原地,像是有十全的把握一般,但偏偏也的确如此,姬无煜一没有通敌,二没有故意不管军队,都是姬浩丢给他的。

姬浩深吸一口气,直接坐在椅子上:“你不怕朕杀了你,以此来消气?”

“陛下大可一试。”

沈绾嗤笑一声,她眉眼微冷:“那样的话,边境您守不住,这京城,您也守不住!”

一瞬间,从她娇小的身躯中爆发出的气势强硬而强势,完全是步步紧逼,咄咄逼人。

竟然让姬浩都忍不住背后发凉,有姬无煜和阮昌宏顶着,姬浩没想到被他作为工具来牵制两人的沈绾,居然有这样的气势。

半晌后,他将手握紧拳,紧紧凝视着沈绾:“很好,早知如此,哪怕解决不了边境的事,朕也不会给你解药,让你活下来。”

“赵公公,将她带走,关进天牢!”

侍卫们迅速上前,将沈绾围住,目露警惕之色,而她却毫不在意,转身离开。

037:【祖宗,不会出事吧?】

“不会,把我关起来,也是帮姬无煜。”

沈绾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边的笑容一点点加深,带着股疯劲儿,见此037抖了抖。

它这个傻白甜为什么要担心大反派出事。

终于,037对自己的定位精准了起来,它只是负责给这对反派cp摇旗呐喊的吉祥物——所以,男主是怎么和祖宗一起成为反派的?!

而在看见沈绾离开后,姬浩泄气地按了按头,只觉得疼得厉害:“阮昌宏,姬无煜,沈绾……这三个人到底是怎么凑一起的。”

但凡有一个蠢货,有一个能拖后腿的,姬浩都不至于对他们这么头疼,这么难以下手。

第160章伪善残暴皇子x病弱候府小姐(40)

边境交壤之地,杀伐之争,兵戈之声不断,马蹄起落之下,双方将士拼杀在一起,大庆为首的那位将军坐在马背上,举起长枪,直直地对准大梁的士兵冲去,声势惊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马蹄起落间的庞大气势忽然奔涌而至,两方几乎瞬间停了下来。

那将军心中陡然升起不安,猛地回过身。

下一刻,他才发现在自己率领的军队之后,是大批如潮涌来的大梁士兵,为首的赫然是姬无煜,而现在呈围攻的状态,让他们难以脱困。

将军嘴角一抽:“不是说他不打仗了吗?”

在被围攻的情况下,双方都暂时停下攻势,而姬无煜则是拉住马的缰绳,踱步上前:“我记得我和你们大庆,签了停战协议。”

“……九皇子殿下,这也是我们说好的。”

那将军深吸一口气:“不是我们不遵守停战的约定,而是我们大庆只准备和殿下您停战,但现在很明显,您已经不负责边疆势力了。”

这话摆明了大庆就是欺软怕硬,也等着撕毁条约,反正能把对抗多年的敌方清除,不丢人。

姬无煜也想到了这点,他沉吟片刻,手抚摸着骏马的鬓毛,忽然道:“如果,我就能够代表大梁呢,那你们退不退兵?”

“殿下说笑,这是您大梁的陛下亲口——”

那将军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呆呆地看着姬无煜,“造反”那两个字,他甚至都没敢说出口,这个人难道疯了吗?!

可对上姬无煜那双含笑,却冷淡的眼,将军再次沉默了,看来接下来大梁会有剧变。

不过,这也是大庆的机会。

可他刚这么想,姬无煜却是再次道:“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