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许浩辰始终沉默。
在我说完后好几秒,才听他淡凉嗓音:“收购合同我已经送到安家,你也不用再走了。”7
这句话无疑是给安家判了死刑。
我坐在长椅上浑身冰冷:“为什么?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小叔,你相信我好不好?真的不是我,我……”
话没说完,许浩辰打断了我。
而他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我彻底大脑空白。
他说:“我知道不是你,照片是月歌让人发出去的。”
我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你说什么?”
许浩辰的语气却没有半点起伏:“她嫉妒你住在许家,所以才这样做。我已经把她接到家里,也原谅了她。”
“至于你,以后没事就不要出现在许家了。”
我有些喘不上气了。
我掐紧手心,努力消化着许浩辰说的每一个字。
但还是想不明白:“既然你知道事情是她做的,为什么还要对安家下手?”
许浩辰淡声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过收购安氏,是因为这件事?”
“商业场上成王败寇,安氏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掌权人的无能导致的,安怡棠,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只剩下冰冷的嘟声像重锤一次次往我心上砸。
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在远离我,鲜艳的色彩也在顷刻间变成黑白。
我是不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意识恍惚时,再次响起的手机铃声将我一下拉回现实。
这次打电话来的是我姐安明诗。
接起,只听她几近苛刻的语气:“你在哪儿?妈要寻短见了!”
我狠狠一震,猛地站起身来往机场外跑。
……
赶回家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走进宅门,客厅里我妈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余音绕梁。
我爸脸色铁青,我姐和我弟也看着茶几上的《收购合同》一言不发。
我走进去,嗓子发干:“爸,妈……”
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只见我妈突然起身冲我扑了过来。
我以为她想打我,下意识抬手遮挡。
然而下一秒,我妈却跪在了我面前,声泪俱下的哭喊:“怡棠,妈求你了,你救救安氏,帮帮爸妈吧!”
“你去和许浩辰复合,你去讨好他,让他放过安家吧!”
第9章
从我有记忆以来,这是我妈第一次喊我“怡棠”。
以前她喊我,都是“你”怎么怎么。
还有我爸,安明诗,安景翊,他们都一样。
而现在,为了让我去讨好一个男人,我妈竟然不惜跟我下跪。
我一点母女之情都感觉不到,只觉得讽刺。
“妈,你太看得起我了。要是许浩辰真把我当回事,我还会被甩,被送去冰岛吗?”
我松开扶握她的手,抽身往后退了一步就要离开。
“怡棠。”我爸又叫住我。
他走到我面前,眉眼温柔的就像个慈父:“许先生以前就最疼你,你去求求情,他一定会答应的。这个家也是你的家,难道你要看着一家人无处可去吗?”
家?我的家?
在冰岛两年,我的父母,我的亲生姐弟,没有一个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短信。
如果那时我哪天突然死了,恐怕直到尸体发烂发臭,他们都不会知道!
许浩辰也不会知道……
根本没有人真的关心我。
我攥紧手,心脏像泡在酸水里。
我不可能再去讨好许浩辰,但我爸我妈是不见棺材不落泪。1
我决定去许家走一圈,然后回来说许浩辰不同意,让他们彻底死心。
于是我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大宅,走向了许家。
走进许家大院。
我原本没打算进大宅,也不想让许浩辰知道我来过。
但管家站在宅门口,冲我轻轻一点头:“二小姐,许先生正和安小姐在客厅里。”
步月歌也在?
想起她对我的背叛,和对我做的种种,我心底一直积压着无处释放的怒火仿佛终于找到一个出口。
我越过管家直接推开门走进了客厅。
许浩辰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而步月歌半跪在他身侧,活像个奴婢。
余光里,许浩辰听见声音看向了我。
但我没看他,走到步月歌身边,拉起她就是毫不犹豫的一巴掌。
“啪!”
“啊——”
清脆的巴掌声在客厅震响。
而步月歌被我扇得摔在沙发上,捂着脸尖叫:“安怡棠你疯了!你干什么打我?!”
我抓住她手腕将她扯近:“两年前你找人跟着我和许浩辰拍下那些照片,两年后又恬不知耻的发出来,你不该打吗?”
“这才一个巴掌就受不了,这还没完呢!”
我说完,抬起胳膊冲着她脸再次挥下——
“啪。”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拦下了我的动作。
我顺着那只手看向它的主人。
明亮的白炽灯下,许浩辰幽黑眼瞳冰冷,雕刻般的五官在侧脸落下一小片阴影。
他薄唇轻启:“够了。”
果然,我就知道他又会维护步月歌。
再一再二再三,我的心明明早已遍体鳞伤,可此时还是狠狠刺痛起来。
“不够。”我咬紧牙关一字一顿,“才一个巴掌,比起我受到的伤害,她这算什么?!”
许浩辰收紧了握着我的手,我吃痛皱眉,另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微微松开。
步月歌立马挣脱束缚,缩去他身后拿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许先生……”
真恶心。
泪意涌上眼眶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用力甩开许浩辰的手连退两步,掐着手心不让眼泪掉下来。
“许浩辰,你这么维护她,是不是有一天步月歌杀人了,你也会拿我去给她顶罪?”
安怡棠许浩辰精彩美文免费阅读 安怡棠许浩辰历史小说
许浩辰没有回答我。
他牵着步月歌坐回沙发,姿态随意的搭起腿:“你父亲让你来求我放过安氏,是吗?”
我沉默不语,也没回答他。
他淡淡收回视线,拿起茶杯:“回去告诉你父亲,我不会改变主意。劝他别太冥顽不灵,有些事我不想做的太绝。”
闻言,我的心脏陡然一紧。
几年前,有一家公司坚决拒绝许氏的收购,没过多久那家公司的掌权人家里就起了大火,死的死,伤的伤。
我问过许浩辰是不是他做的,他否认了,火灾事故的原因也公开说是意外。
但我不信有那么巧的事。
许浩辰刚刚的话……算是威胁吗?
我手脚有些发冷,心脏更像是被丢进冰窖。
“你就非要这么绝情吗?”
许浩辰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你和商人谈感情?”
我浑身一僵,喉咙像是被什么硬块给堵住。
和商人不能谈感情……
“那我们在一起的三年算什么?”
许浩辰站起身,波澜无惊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各取所需,我没亏待过你。”
如同平地一声惊雷,我耳边一阵嗡鸣。
等再回过神,许浩辰已经走进他自己的卧房,步月歌也跟了进去。
客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大脑一片空白,周遭的安静像无形的压力挤捏着我。
在我快要喘不上气时,我逃也似地的离开,回到自己家,无视了在沙发上的等着的父母,直接冲进房间锁上了门。
各取所需……
许浩辰怎么能用一个词就否定了曾经的那段感情?!
我抱着自己怔坐在床上,门外传来我爸我妈的敲门声和询问。
但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也没有回答。
敲门声很快消失,我听见我爸似是叹了口气:“看来是没希望了……我明天亲自去许家谈吧。”
我妈没说话,两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整间大宅就此安静下来。
我隔着窗户望着许家的方向,余光瞥见手腕上的那串白奇楠沉香手串,我把它摘了下来,放在手里细细摩挲端详。
耳边再次响起许浩辰的那句“各取所需,我没亏待过你”。
我骤然攥紧手串,那时没流下来的眼泪也在这时落下。
没亏待过?他分明一直在亏待我!
不平等的爱,故意的欺瞒,还有我失去的那个孩子……
我抬手用力将手串摔去墙角,整个人蜷缩在床上无声流泪。
……0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再醒来,我是被浓烈的烟雾给呛醒的。
“咳咳咳!”
我茫然睁开眼睛,就见房间里黑烟滚滚!
来不及多想,我捂着口鼻忙起身下床,却不料长时间的缺氧让我窒息无力,脚刚踩地就一软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下人的惊叫声:“先生夫人,少爷小姐,着火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