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秒后我终于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你觉得是我做的?”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在确定他是真的怀疑我之后,我的手不可控制的开始发颤:“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许浩辰倚靠沙发背,双手交叠放在身前。

而他寒霜似的神情丝毫不变:“你想公开,又不想回冰岛,一箭双雕。”

好一个一箭双雕。

我再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

因为许浩辰认定这件事是我做的,就算我找到幕后黑手带到他面前,他也只会觉得我在做戏。

茶几上那些照片里的我有多爱许浩辰,现在的我就有多想离开他。

“好,是我做的……”我点点头,忍着滚烫的泪意颤声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许浩辰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而后旁若无人的站起身:“你回去吧。”

说完他就走回了卧房。

只剩我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照片,心疼得好像被撕裂。

半晌,我蹲下身,选了一张我和许浩辰贴得最近的照片带走——

恋爱三年,我和他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看着照片上的男人,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同时,我的眼泪一滴滴砸落。

走出宅门时,管家拦住了我:“二小姐,今晚您还是待在许家吧。”

我摇摇头,幕后黑手还不知道是谁,我这个关头还留在许家,难保不会被再次大作文章。

但离开许家,我也不想回自己家。

想也该知道那个家里会怎么对待我。

我还能去哪儿?

我站在大院外、巷子里,望着头顶四方的天,突然有些怀念在冰岛的日子。

反正在哪里我都是孤立无援,在那里我还能自在些。

想到这儿,我打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订了离开的机票。

或许我离开北京……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眼眶又一次发热,我忙仰头忍回去,然后拦了辆计程车前往机场。

北京不能直达冰岛,要先到莫斯科再转机。

最近一班去莫斯科的航班在五个小时后,我坐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内,心想不知道下一次再回北京会是什么时候了。

也可能我再也不回来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出乎我意料的,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我妈。

我想她一定是要骂我。

果然刚接起,还没开口,就听那边我妈恶狠的声音:“安怡棠,家里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非要这么拖累家里?!”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又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我妈语气更加愤怒,“你勾引谁不好去勾引许浩辰?结果你被他甩,现在他要收购整个安氏,你满意了?!”

第8章

许浩辰要收购安氏?为什么?

就因为他以为那些照片是我找人拍了然后发出去的?

心一下像坠入冰窖,我再听不清耳边我妈喋喋不休的咒骂声,满脑子只剩下几个小时前许浩辰看我时那意味不明的一眼。

原来这就是他打算做的……

不是对外界解释,也不是压下舆论。

而是用收购安氏的手段,让所有想妄议他的人都不敢开口!

可安家是祖父所有的心血,祖父原先是许老太爷的学生,许浩辰怎么能这么无情?

我来不及再和我妈说一句话,匆匆挂断后急忙打给了许浩辰。

一声、两声……被挂断。

我咬紧牙关,手止不住发颤,再一次拨过去。

家里的确没人对我好,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家族企业因为我而没落。

这次机械嘟声响了八下,许浩辰终于接起电话。

“小叔!都是我的错……我听你的话,我回冰岛,我已经在机场了,求你放过安氏……有什么错我都可以一个人承担,求你……”

我迫不及待,语速极快,说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而许浩辰始终沉默。

在我说完后好几秒,才听他淡凉嗓音:“收购合同我已经送到安家,你也不用再走了。”7

这句话无疑是给安家判了死刑。

我坐在长椅上浑身冰冷:“为什么?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小叔,你相信我好不好?真的不是我,我……”

话没说完,许浩辰打断了我。

而他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我彻底大脑空白。

他说:“我知道不是你,照片是月歌让人发出去的。”

我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你说什么?”

许浩辰的语气却没有半点起伏:“她嫉妒你住在许家,所以才这样做。我已经把她接到家里,也原谅了她。”

“至于你,以后没事就不要出现在许家了。”

我有些喘不上气了。

我掐紧手心,努力消化着许浩辰说的每一个字。

但还是想不明白:“既然你知道事情是她做的,为什么还要对安家下手?”

许浩辰淡声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过收购安氏,是因为这件事?”

“商业场上成王败寇,安氏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掌权人的无能导致的,安怡棠,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只剩下冰冷的嘟声像重锤一次次往我心上砸。

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在远离我,鲜艳的色彩也在顷刻间变成黑白。

我是不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意识恍惚时,再次响起的手机铃声将我一下拉回现实。

这次打电话来的是我姐安明诗。

接起,只听她几近苛刻的语气:“你在哪儿?妈要寻短见了!”

我狠狠一震,猛地站起身来往机场外跑。

……

赶回家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走进宅门,客厅里我妈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余音绕梁。

我爸脸色铁青,我姐和我弟也看着茶几上的《收购合同》一言不发。

我走进去,嗓子发干:“爸,妈……”

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只见我妈突然起身冲我扑了过来。

我以为她想打我,下意识抬手遮挡。

然而下一秒,我妈却跪在了我面前,声泪俱下的哭喊:“怡棠,妈求你了,你救救安氏,帮帮爸妈吧!”

“你去和许浩辰复合,你去讨好他,让他放过安家吧!”

第9章

从我有记忆以来,这是我妈第一次喊我“怡棠”。

以前她喊我,都是“你”怎么怎么。

还有我爸,安明诗,安景翊,他们都一样。

而现在,为了让我去讨好一个男人,我妈竟然不惜跟我下跪。

我一点母女之情都感觉不到,只觉得讽刺。

“妈,你太看得起我了。要是许浩辰真把我当回事,我还会被甩,被送去冰岛吗?”

我松开扶握她的手,抽身往后退了一步就要离开。

“怡棠。”我爸又叫住我。

他走到我面前,眉眼温柔的就像个慈父:“许先生以前就最疼你,你去求求情,他一定会答应的。这个家也是你的家,难道你要看着一家人无处可去吗?”

家?我的家?

在冰岛两年,我的父母,我的亲生姐弟,没有一个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短信。

如果那时我哪天突然死了,恐怕直到尸体发烂发臭,他们都不会知道!

许浩辰也不会知道……

根本没有人真的关心我。

我攥紧手,心脏像泡在酸水里。

我不可能再去讨好许浩辰,但我爸我妈是不见棺材不落泪。1

我决定去许家走一圈,然后回来说许浩辰不同意,让他们彻底死心。

于是我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大宅,走向了许家。

走进许家大院。

我原本没打算进大宅,也不想让许浩辰知道我来过。

但管家站在宅门口,冲我轻轻一点头:“二小姐,许先生正和安小姐在客厅里。”

步月歌也在?

想起她对我的背叛,和对我做的种种,我心底一直积压着无处释放的怒火仿佛终于找到一个出口。

我越过管家直接推开门走进了客厅。

许浩辰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而步月歌半跪在他身侧,活像个奴婢。

余光里,许浩辰听见声音看向了我。

但我没看他,走到步月歌身边,拉起她就是毫不犹豫的一巴掌。

“啪!”

“啊——”

清脆的巴掌声在客厅震响。

而步月歌被我扇得摔在沙发上,捂着脸尖叫:“安怡棠你疯了!你干什么打我?!”

我抓住她手腕将她扯近:“两年前你找人跟着我和许浩辰拍下那些照片,两年后又恬不知耻的发出来,你不该打吗?”

“这才一个巴掌就受不了,这还没完呢!”

我说完,抬起胳膊冲着她脸再次挥下——

“啪。”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拦下了我的动作。

我顺着那只手看向它的主人。

明亮的白炽灯下,许浩辰幽黑眼瞳冰冷,雕刻般的五官在侧脸落下一小片阴影。

他薄唇轻启:“够了。”

果然,我就知道他又会维护步月歌。

再一再二再三,我的心明明早已遍体鳞伤,可此时还是狠狠刺痛起来。

“不够。”我咬紧牙关一字一顿,“才一个巴掌,比起我受到的伤害,她这算什么?!”

许浩辰收紧了握着我的手,我吃痛皱眉,另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微微松开。

步月歌立马挣脱束缚,缩去他身后拿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许先生……”

真恶心。

泪意涌上眼眶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用力甩开许浩辰的手连退两步,掐着手心不让眼泪掉下来。

“许浩辰,你这么维护她,是不是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