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菱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她接通放在耳边,简越寻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孟禾……”

沈菱毫不迟疑地挂断,对楚濂道:“电话号也得换了。”

怎么拉黑了还换着号打?

这一天天的,比午夜凶铃还可怕!

第24章

再进入《仙祭》剧组,沈菱心情还挺微妙。

没想到阴差阳错,她竟然还是演上了女主角。

不过楚濂没跟她一起来,送她来的是史蒂文。

史蒂文是个话痨:“哎呀你不知道,楚总一句话,导演和编剧组头都熬秃了,不过新剧本我看了,比原来那个好多了。”

沈菱却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在书中这个剧会爆是因为女主光环,还是剧本制作。

《仙祭》剧组已经出了太多抓马事件,现在一举一动都被网络关注着。

开拍之前,大老板楚濂打来了电话慰问:“听说贺琛那边开了个剧本,也是仙侠,林依袅演女主,这是要跟咱们对打,你怕吗?”

原本七上八下的沈菱听见这话,心却蓦地平静下来。

她淡然道:“那就打吧!”

她跟孟禾上下两辈子的演技加起来干不过一个傻白甜女主光环,那她的重生将毫无意义。

再说,连男主都觉醒了,她就不信这剧情还能按部就班走下去。

楚濂的轻笑声透过电话传来,沈菱觉得耳朵有些痒痒的。

“沈菱。”楚濂止住笑意,“加油!”

沈菱一怔,嘴角勾起:“我的演技和实力,担得起这个角色。”

对面沉默了两秒,传来楚濂郑重声音:“我从不怀疑。”

其后两月,沈菱不管外界纷扰,专心关在剧组拍戏。

林依袅或许也是被刺激到了,牟足了劲要让楚濂刮目相看。

她一心一意拍戏,完全没了在《仙祭》时三不五时就要出去浪一圈的操作,所以这两月格外风平浪静。

这期间楚濂来探了几次班。

最后一次,他带来了一个消息。

“我的人一直在盯着简越寻,按照你所说的,那个真正的女主角韩芷兰出现了,这两人正纠缠不清。”

沈菱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

楚濂被她逗笑,又问:“明天就杀青了,感觉怎么样?”

一提到演戏,沈菱眼睛发亮:“原来酣畅淋漓地演戏是这样的感觉。”

她以前从未这样心无旁骛地演过一部戏。

楚濂看着她的眼睛,心中一动。

只一瞬,他将那感觉压下:“放心,以后这样的机会还很多,你的下一部戏,史蒂文已经给你挑好了。”

“拍完这部戏后,好好休息半个月,接着进组。”

沈菱啧啧感慨:“原来资源咖是这种感觉!”

楚濂挑眉:“不喜欢?”

沈菱摇头:“喜欢,多来,谢谢老板!”

楚濂:“对了,这部剧定档在两月后。”

沈菱疑惑:“这么快?”

这部戏是边拍边剪,后期同步进行,制作周期十分快。

但两个月还是太紧促了。

楚濂笑问:“快吗?要不是为了等贺琛他们打擂台,我本来打算一个月后就上的。”

沈菱早就听说了那边的消息,因为林依袅的演技拖累,拍摄进度比《仙祭》慢了三分之一。

沈菱问:“楚总就这么有信心?”

毕竟那可是女主气运。

楚濂笑得越发灿烂:“有啊!”

沈菱开始还不解,直到后面才从史蒂文口中知道,楚濂连如何将林依袅之前在《仙祭》拍摄时那些惨不忍睹的演技片段放出来拉踩吊打的营销方案都想好了。

沈菱听完瞠目结舌:“他……一直这么腹黑吗?”

史蒂文习以为常:“老板之前说过,演员这行业,菜是原罪!”

“所以之前他打算签下林依袅我还以为他转性了。”

说到这里,史蒂文跟沈菱八卦:“你说,他们俩是不是真谈过,老板因爱生恨啊?”

沈菱想到林依袅那些令人头大的操作和袅言袅语,天知道楚总觉醒时该有多绝望!

她淡定道:“我们要相信楚总的人品!”

第25章

《仙祭》杀青后,沈菱去了趟沈家。

沈汐已经恢复了健康,还将沈母接回了家。

看见她,沈汐十分惊喜:“孟禾姐,你怎么有空过来?”

沈菱看见妹妹健康红润的脸色,心中十分欣慰:“我杀青了,收拾行李,我带你和伯母去海边。”

沈汐一愣:“去海边?”

沈菱看见她呆呆的样子,温声道:“你姐姐跟我说过,等你好了就带你去海边玩。”

沈汐嘴一撇,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沈菱心中一软,抱着沈汐道:“现在她不在了,我就是你姐姐。”

尽管不能告诉沈汐自己的身份有些遗憾,但能以现在这样的身份看着她们平平安安生活下去,沈菱也已经心满意足。

沈汐是个敏感聪明的孩子,在沈菱怀中,闻着那熟悉的味道,她眼眸一闪。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仰起头笑道:“好,孟禾姐姐,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在海边待了一个多星期,回程刚下飞机沈菱便接到了楚濂的电话。

他语气凝重:“沈菱,下飞机了吗?直接来公司!”

跟沈菱离得极近的沈汐背脊一僵,是她听错了吗?

不过她很快就将那情绪掩下,担忧地问道:“孟禾姐,出什么事了吗?”

沈菱歉意地看一眼她:“公司出了事,我得赶过去,我帮你们打车送你们回去。”

沈汐摆手:“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先去忙你的。”

话虽如此,沈菱还是将沈汐他们送上了车又嘱咐了好几句这才离开。

看着那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沈汐压下狂跳的心脏,眼眶一热。

姐姐,真的是你吗?

……

沈菱赶到公司时,楚濂和史蒂文都在,两人神色严肃。

沈菱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

史蒂文瞪大眼睛:“宝贝儿,你还没看新闻吗?”

沈菱刚要拿出手机,史蒂文已经将自己递过去。

她定睛一看,网络热搜第一条便是——#仙祭女主孟禾被人包养录音曝光#

沈菱点进去,里面是一条音频。

她点开一听,简越寻熟悉嗤笑声传出。

“女朋友?这名头她还没资格,孟禾对我来说,就是个养来解闷的玩意儿罢了。”

下面的评论几乎都是“孟禾滚出娱乐圈!”

沈菱手心攥紧,牙都快咬碎。

她知道简越寻不是东西,却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种话还被人录下。

真是烂透了!

史蒂文道:“本来一开始爆出的消息只是你被人包养,在我们公司澄清后,这条录音才被放出。”

沈菱这时候还能冷静分析:“所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黑料。”

楚濂轻轻敲了下桌子:“仙祭的宣传放出后开始的。”

沈菱跟他对视一眼,同时吐出一个名字:“贺琛!”

毕竟在原文中,贺琛为了林依袅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史蒂文挠头,一张娇俏的脸皱成一团:“知道是谁也没用,现在重点是怎么澄清。”

沈菱沉吟一瞬,刚要说话,史蒂文的手机响起。

他接通,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脸色越发黑。

挂了之后,他叹气道:“下周就要开拍的新戏换人了,女主换成了林依袅。”

沈菱对这件事并不感到毫不意外。

她冷下脸:“直接开记者发布会,我当众道歉。”

当年孟禾要不是被简越寻逼得走投无路,也不会走上这一步。

楚濂拒绝:“不行。”

他唇边逸出冷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