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等得起。

阳台上,王玥煜和齐宁宁坐在落地窗前,微风轻抚过他们的肩膀,脚下是车水马龙。

王玥煜看着小口小口吃着甜品的齐宁宁,目露温柔。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说:“桑桑,你的项链。”

齐宁宁眼神一顿,随即伸手接过。

这些日子事情一件接一件,她险些忘了找王玥煜询问这条项链的下落。

只是触及项链上的温热,齐宁宁不由想起那一晚,心跳一点点加快。

王玥煜却没有察觉她的心境变化,将自己的小心思全盘托出。

“你走之后,我就在床上看到了项链,那一晚跟你在海边散步时,它也在我身上,但我当时害怕将它还给你,你就再也不会找我了。”

“但这是你妈妈送你的礼物,我想,还是应该还给你。”

齐宁宁支着下巴看他:“我还以为宋总是确定了我不会再离开你才肯物归原主。”

王玥煜轻笑一声:“桑桑,我不能把你不离开这件事赌在你身上,我应该让自己增加更多你不离开的筹码才对。”

王玥煜缓缓凑近,定在她面前一寸:“至少现在这一刻,我自认做到了你不会离开我的程度。”

齐宁宁连呼吸都放轻了。

她看着王玥煜近在咫尺的俊脸,抿了抿唇。

下一刻,她吻了上去。

第38章

六十八层的高层,风撞击在窗户上啪啪作响。

却盖不住两人热烈的心跳。

辗转厮磨,轻吮慢咬,这昏暗的一处,气温缓缓上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宁宁缓缓后撤,红唇上水渍明显,她轻啄一下王玥煜的唇,问:“王玥煜,你现在会不会觉得自己的筹码多了点?”

王玥煜眼白都是红的,他没想过原来只是一个吻,就能让他失控至此。

他放在齐宁宁腰肢上的手收紧,在看到她微微皱起的眉头时,又忙不迭的松开。

“抱歉。”

齐宁宁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笑着倒在王玥煜怀里。

“王玥煜,我好喜欢你啊。”

这句话落下的时候,齐宁宁听见了几乎震碎了耳膜的心跳声。

她抬手环住了王玥煜精瘦的腰,摸到他微微突出的骨骼时,小声嘟哝:“你要多吃点,不用那么累,以后我可以跟你并肩同行,不用你一力背负什么的。”

王玥煜手虚虚浮在椅子的边缘,防止她掉下去。

“桑桑,我努力的尽头是你,但源头却不全是你,我从没想过说我的压力全部源自于你,我有想要的人生,也有想完成的梦,只是这个梦一般的人生,有你才完整。”

“所以,不用担心,我有分寸的。”

夜色下,两人相拥着,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

直到宴会快要散时,齐宁宁才回到了林秀云身边。

王玥煜扶着喝醉的林之墨先走一步。

林秀云则带着齐宁宁在门口等待门童将车开过来。

夜风一吹,齐宁宁的头脑越发清醒。

只是这时,一个人靠了过来。

他鹤发童颜,慈眉善目,看上去跟小说里的高人有得一拼。

林秀云信佛,对于这样的人不自觉就多了几分好感。

她看着那人问:“老人家,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那人行了个标准的道家礼节,声音带着让人心安的正气。

“这位女士,老朽是为您身边这位小姐而来。”

齐宁宁不由一怔,茫然的看着他:“找我?”

那人抚了抚胡须,低声道:“小姐身上沾染因果之气,老朽很好奇,这是为何,如有叨扰,还请见谅。”

齐宁宁心脏重重一跳。

不由想起躺在医院仍在昏迷中的男人。

她看了眼天色,轻声道:“老先生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待明日我再来寻您。”

“自然可以,这是我的名片,还请小姐收好。”

接过名片的那一瞬间,齐宁宁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

没想到这些佛教道教的人也与时俱进,只是怎么说,都有种自己被骗了的错觉。

林秀云在一旁看着,什么都没说。

直到坐上车,她才开口:“桑桑,沾染因果这种事,你为何会遇到?”

齐宁宁有些心虚:“我也不知道,明日我问问那位老先生再说。”

想了想,齐宁宁又问:“妈,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应该准备多少钱。”

林秀云看了眼她手里名片上的名字。

“这位赵玄先生一般只渡有缘人,若事成之后你想感谢,就去北岛市郊外的常事观捐一笔香火钱便可。”

第39章

一夜无话。

第二天,齐宁宁忙完公司的事情,按着名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

不一会,赵玄便将地址发在了她的手机上。

等齐宁宁赶到地址时,看着面前这个中式别墅,不由一愣。

赵玄穿着一身太极服缓缓走出来,朝她笑了笑:“温小姐,老朽只能算俗家子弟,不讲究出家人那套的四大皆空。”

他用自己打趣的方式很容易就让人放下心防。

齐宁宁同样如此。

她跟着赵玄走进别墅内,整套红橡木的家具,各种摆设都透着一股古朴之气。

齐宁宁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最有意境的中式装修。

赵玄带着她坐在茶桌前,给她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后就直奔主题:“温小姐,请问你身边最近出现过什么奇怪之人吗?”

齐宁宁心弦一瞬间绷起来,她抿着唇没出声。

她不知道以赵玄的处事方式,得知从未来而来的王玥煜后,会怎么做。

会抹杀?还是用现代的方式,将他这个本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关进去。

就在齐宁宁思绪如电时,赵玄又开口了:“温小姐不必担心,老朽只是问一嘴,并没有其他插手的意思。”

“你要请我出手的话,那是另外的价钱。”

赵玄笑了笑:“老朽见过很多从过去或未来到来的事情,若是对方安分守己,我从不去管,但温小姐身边的这份因果,跟老朽也有些关系,所以我不得不问上一问。”

齐宁宁在他提到过去和未来这两个词时,几乎就完全相信了他。

她抿了口茶,满口清香。

齐宁宁捋了捋思绪,轻声开口:“确实有一位从未来而来的故人,可现在却昏迷不醒,其他的,我无法提供更多信息。”

赵玄眼前一亮,他从茶桌下的抽屉掏出六枚造型奇特的铜钱,随意洒在桌上,随即蹙起眉头。

“还真是我……”

齐宁宁还没开口,赵玄就收起了铜钱,眉目凝重:“温小姐,可否带我去看看你这位故人?他应该在未来是个重要人物,不然他的到来,绝不会干涉现在的时间线。”

事已至此,齐宁宁没有拒绝的余地,只是她还是说道:“我需要问问另一位当事人。”

赵玄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齐宁宁拨通王玥煜的电话,跟他说了这件事。

王玥煜沉默几秒,没有犹豫:“好,你带赵老先生先过去,我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后就过来。”

挂了电话,齐宁宁再次跟赵玄确认了一遍:“你对他的做的事情真的不会影响现在吗?”

“不会。”

四十分钟后,齐宁宁的车停在了医院楼下。

她带着赵玄到了病房门口。

未来而来的王玥煜依旧躺在那里没有醒来。

赵玄凑近,仔细看了看,手又搭上他的额头,最后叹息一声。

“温小姐,这不是你的故人,而是你未来的爱人吧。”

齐宁宁缓缓攥紧了手,没有说话。

赵玄看了眼王玥煜,又看看齐宁宁,问道:“你想知道他在未来经历了什么吗?或者说,你想知道他怎么过来的吗?”

第40章

病床上的人无声无息,悲哀也来的无声无息。

齐宁宁有一瞬间,只想逃。

可她站定在那里,看向赵玄。

“我要知道。”

赵玄轻叹一声,手点在病床上男人的额心,另一只手,却握住了齐宁宁的手腕。

一股难言的剧痛猛地刺进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