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玥煜下车时,在墓园门口站着没动,一张冷脸上让人看不出情绪。

此刻,天上竟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赵烨想给他撑伞,却见王玥煜大步朝里走,片刻便甩开了他。

他穿梭在一座座墓碑中,终于停下。

灰色的石碑上,是我笑意盈盈的黑白照,下面只有简单的五个字——齐宁宁之墓。

雷声轰轰在墓园上空滚过,雨,更急了。

我看着王玥煜没有任何动作的背影,喃喃开口。

“恭喜你啊王玥煜,终于亲眼看见我死了……”

可我说完这句话,泪却倏然而下。

跟王玥煜在一起的第二年,我跟他提起过生死之事。

我说等我死了,想要葬在洱海边,被阳光照,被海风吹。

那时他很认真的告诉我:“如果你死在我前面,我会活不下去的。”

“桑桑,好好活着,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被他眼中的认真吓住,赶紧抱住他:“好,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可王玥煜,我又骗了你。

我活的很不好。

我得了治不好的病,死的时候很疼。

雨未停,风也起,吹的王玥煜的衣服湿漉漉的黏在身上。

赵烨上前一步,低声道:“宋总,回去吧。”

王玥煜仿佛终于回了神,他狠狠回眸,眼白像染了血:“调人过来。”

“什么?”赵烨愣住。

“给我挖开这座墓!”

他站在那里,身上的寒意比落下的雨滴更重。

我惨然笑开:“王玥煜,你还真是让我死后都不安生。”

没多久,赵烨带着五个拿着工具的工人来了。

他指着我的墓碑:“我们老板需要你们挖开这座墓。”

工人们一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动手。

王玥煜站在一边,声线凌然:“挖,一人十万!”

那些人顿时激动起来。

雨穿透我的身体,落的我心里一片寒凉。

没多久,一口已经开始腐朽的棺木就暴露在空气里。

而王玥煜缓步上前,咬牙一把掀开了我的棺盖……

第9章

雷声与棺盖落地的声音几乎同时在我耳边炸响。

我下意识透过王玥煜的肩头朝里看去。

漆黑的棺材里空空荡荡,除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什么都没有。

我怔住了,这是我二十岁时,王玥煜送我的生日礼物。

回忆裹着痛扑面而来。

那天的宴会上,所有人都在笑他。

“王玥煜,桑桑在你心里就只配得上这样的东西?”

王玥煜脸色红了又白,紧紧攥着拳头,却说不出话。

在堆叠如山的礼物中,这条裙子确实算不得什么。

可我知道,这条裙子几乎花费了王玥煜当时所有的积蓄。

他眼底的卑微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牵起王玥煜的手,一字一顿。

“只要是他送的东西,我都觉得是无价之宝。”

那一晚,我穿着这条白裙子,将自己献给了那个爱我如命的王玥煜。

王玥煜在情动时咬着我的耳垂缱绻低喃:“桑桑,我爱你。”

我从回忆中回神,眼里尽是悲哀。

时至今日,我爱的他,他爱的我,尽皆面目全非。

王玥煜站在那里,瞳孔重重颤了一下。

或许,他也记得那天,对他满怀爱意的齐宁宁。

他弯腰提起裙摆,太阳穴青筋突突的跳,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半晌,他狠狠将裙子砸在棺材里,就是在扔什么垃圾。

“大张旗鼓的埋葬曾经?齐宁宁,你跟段君言那个疯子,还真是天造地设!”

他的讽刺让我心口骤然缩紧。

我看着他,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我看见,漫天风雨下,我妈站在不远处,眼眶赤红,浑身湿透。

我不知道她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

只知道,瞒不住了。

王玥煜不信我,可我妈,却一定知道,这座墓,就是我已死的证据。

我看着她抬起了脚,又看着重重摔在地上。

“妈!”我痛呼出声。7

我妈却咬着牙爬起来,一步一跌的冲到了我墓前。

当看见空棺里的衣服时,她瞳孔骤缩。

她张着嘴,唇瓣颤抖,泪不停从眼眶涌出,却没发出半个音节。

我痛的跪在她身前:“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她弓起身子,终于发出一声撕心的嚎啕:“桑桑!我的女儿啊!”

她重重捶着胸口,一遍遍的问我:“你怎么就走了,你要我怎么办啊……”

她瞥见一旁冷脸的王玥煜,疯了似的冲起来想要打他。

“王玥煜,你怎么能让人挖开桑桑的墓,你这个疯子!”

王玥煜却只是将她推开,冷冷的看着她:“戏演够了吗?”

我妈狠狠摔倒在地,我尖声厉喝:“王玥煜!”

我妈扑倒在那,眼底的悲怆和绝望如同岩浆,流经我心坎,灼的我浑身都在疼。

她看着王玥煜,字字泣血:“你会后悔的!”

王玥煜冷冷勾唇,随后大步离开。

我拼了命的想要离开他,却被那股莫名的吸引力困住。

我看着我妈费力的扶起我的墓碑,我看着她跪在坟墓前哭到颤抖的背影,我听见她几乎盖过风雨的哀恸嚎哭……

我的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好似永远没有尽头。

王玥煜却独自开车回了别墅。

他走进去,赵烨找的人效率很快,别墅内部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

王玥煜环顾一周,走到了对方工具的墙角。

我正疑惑他要做什么时,他拎起了一柄长锤,重重砸向墙壁上的油画。

撕拉!

刺耳的裂帛声响彻别墅。

他眼里充斥的愤怒的猩红。

像是宣泄什么似的,将本就狼藉的别墅毁的更加彻底。

我看着这一切,心里竟没有丝毫波澜。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玥煜才在二楼走廊上停住了脚步。

他随手将锤子丢下,手背上全是细密的伤口。

王玥煜喘着粗气双手撑住栏杆,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猎豹。

“齐宁宁……等我找到你,我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我站在他身后,被他语气中的绝情震了震。

可随即我又笑了,挫骨扬灰?王玥煜,我早就腐烂成泥了!

王玥煜回了家,一夜未睡,房间里遍布酒气。

直到天光熹微时,他的手机响起。

“是王玥煜宋先生吗?这里是北岛市局,请你过来北郊墓园一趟。”

不过十二个小时,我又跟着王玥煜回到了墓园。

直到看到我的墓前被拉起警戒线时,我心里陡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

等王玥煜走近,我连忙朝我的墓地看去。

只一眼,彻骨的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