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从喉咙到心脏的凉意,林韵月的手臂起了鸡皮疙瘩。

  没有了,林家的一切,全都没有了。

  林家把庞大的财产,都转移到国外。

  在国外银行有3亿美元,还在国外买了52套房产。

  如果这些资产都没有被相关部门追回,已经足够林韵月这辈子衣食无忧。

  可现在,全部都没有了!!

  林韵月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爷爷被判了终身监禁,林家其他亲戚......大概也不待见她。

  她没有住处,也没有亲人可以投靠。

  林韵月翻看着手机通讯录,目光突然定在‘秦雯’的名字上。

  以前,林韵月跟秦雯的关系很好,秦雯是她的小跟班。

  所以林韵月对秦家很关照,经常将一些从林老爷子那里,听来的内幕消息,透露给秦雯,让秦家得了不少好处。

  林韵月的行动比脑子更快,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黄色出租车。

  上车后,林韵月对司机说了秦家别墅的地址。

  出租车开到别墅区大门口,就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保安面无表情地说:“外来车辆以及外来人员,不允许进入。”

  出租车司机转头对林韵月说:“这位乘客,你就在这里下车吧。不让开进去,我也没办法啊。”

  “嗯,知道了。”林韵月不情不愿地付了钱,推开车门下了车。

  林韵月走到闸门前,皱眉看着保安:“开门啊,我走进去还不行吗?”

  “我刚刚说的很清楚,外来人员不允许进入。”保安冷冷地说。

  “我虽然不是这里的业主,但我是秦小姐的朋友,都已经出入过这里很多次了。”林韵月瞪着眼前的保安,“你是新来的?你没见过我?”

  “不是新来的,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两年了。从未见过你出入这里。你还是跟秦小姐说一声吧,她同意了,我才能放你进去。”

  林韵月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秦雯的电话。

  大概响了半分钟,秦雯才接起了电话。

  “喂?韵月,你出来了?”

  “是啊,今天刚出来。好几个月没见,我想来你家看看你,没想到却在门口被保安拦下了。”林韵月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秦雯,你让司机开车出来接一下我吧。”

  这个别墅区占地宽广,秦家别墅又在靠里的位置,走进去起码得二十分钟。

  秦雯在电话那头说:“哎呀,真不巧呢。司机这会儿都没空。只能委屈你走进来啦~”

  林韵月皱了皱眉,说道:“好吧,那我走进去。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通话结束后,林韵月瞥了保安一眼,“你刚才都听到了吧?”

  林韵月打电话的时候,开的是免提,保安自然是听到了。

  “您请进。”保安把闸门打开,让林韵月进去。

  林韵月走了二十几分钟,热出了满头大汗,才到了秦家别墅。

  秦雯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出来迎接林韵月。

  只有一个老妈子,在前面带路,带她走进客厅。

  秦雯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闲适地喝着咖啡,见林韵月走进来,她搁下咖啡杯,对林韵月说:“韵月,你坐那个沙发吧。”

  “好久不见啊,雯雯。”

  林韵月笑着走过去,看到沙发上,特地垫了一大块白布时,她收敛起笑容。

  “这是什么意思?嫌我脏?”

  秦雯轻笑一声:“韵月,你刚从里面出来,难免带着不好的气息。只是垫了块布而已,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好的气息,就是在暗指林韵月晦气。

  林韵月咽下怒火,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在白布上坐了下来。

  她此次来找秦雯,是有求于秦雯的,她想找秦雯借点钱。

  现在身上就那么一千多块,花两天就花没了,也不够租个房子。

  佣人端来了水果点心,放在林韵月面前。

  林韵月在监狱里吃的不太好,看见面前的水果点心,她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秦雯像是看透了林韵月的心思,笑着说:“韵月,吃点水果点心吧,不用跟我客气。”

  “我也不太饿。”话是这么说,林韵月的手却控制不住,拿了几颗蓝莓和葡萄,不停地往嘴里塞。

  看见林韵月这副馋样,秦雯咬了一下嘴唇,她忍笑忍得肚子都痛了。

  以前秦雯是林韵月的小跟班,处处讨好着林韵月。

  一起去吃饭喝酒,秦雯斟茶倒酒,外加买单。

  一起去逛街,秦雯拎包拎袋,外加买单。

  现在林家倒台,秦雯其实是不想再见林韵月的。

  但秦雯转念一想,不对,她得看看林韵月落魄的样子,顺便给自己出口气。

  没过多久,茶几上的水果和点心都被林韵月一扫而空。

  林韵月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跟秦雯聊天叙旧。

  明里暗里,林韵月都在提及,之前对秦家和秦雯的关照。

  只是,秦雯脸上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

  闲聊了一会儿,肚子也填饱了,林韵月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秦雯,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等我上班挣到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第119章 你是丧家之犬

  秦雯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美甲上贴的几颗碎钻,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呀......我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芝芝和珊珊约我去逛街来着。”秦雯勾了勾唇角,对林韵月说:“韵月,我们先去逛街吧,等逛完街,我们再慢慢聊其他的。”

  林韵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轻声说:“可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太适合去逛街。”

  “哦,不陪我去逛街的话,我可就没有心情跟你继续聊天了。”秦雯语气中,带着几分强硬的意味。

  秦雯说完就直接上楼去换衣服。

  回到房间里,秦雯一边翻找衣服,一边拿着手机,发起了群聊天。

  姚芝芝和陈珊都接通之后,秦雯兴奋地对她们说:“姐妹们,一起去逛街啊~”

  陈珊懒懒地说:“前两天不是刚去逛完街,今天又去啊?”

  姚芝芝也说:“雯雯,最近的新款我们都看完了,逛街没什么意思。”

  “我跟你们说啊,今天逛街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陈珊诧异地问道:“说说看,有什么好玩的事?”

  “因为有林韵月给我们做跟班呀!”秦雯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

  “啊???她出来了?”姚芝芝说:“那我可得去凑个热闹。”

  “我也想去,一会见!”

  林韵月一直是狐假虎威的人,因为她爷爷身居高位,她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能有机会看林韵月出丑,姚芝芝和陈珊当然不会错过。

  十几分钟后,秦雯换好衣服走下楼,走到林韵月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想好了吗?去还是不去?等我逛完街,心情好了,一切都好商量。”

  秦雯言下之意就是,林韵月如果愿意陪她去逛街,借钱的事,就有得商量。

  不然,门都没有!

  “雯雯,既然你想去逛街,我当然不能扫你的兴。”林韵月无奈妥协了。

  如果现在转身离开,林韵月也不知道该找谁借钱去。

  “那,走吧。”秦雯直接把包扔在林韵月身上,示意让她拎包。

  林韵月低垂着头,咬着舌尖强忍着委屈,帮秦雯拿着包,跟着秦雯上车。

  到商场跟姚芝芝和陈珊碰面后,林韵月强作镇定地跟她们打了个招呼。

  林韵月陪着秦雯出来逛街,她在车里就已经预想到了,今天不会轻松。

  姚芝芝看了林韵月一眼,笑着说:“哟,这不是林大小姐吗?终于从牢里出来了?”

  陈珊捂嘴笑了笑,说道:“我们逛街也无聊,不如你说说牢里的趣事,给我们听听。”

  秦雯附和着说:“没错,没错。我也很好奇,想听听你在牢里发生的事。”

  林韵月勉强地笑了一下,低声说:“每天就是按时吃饭睡觉,没什么特别的。”

  姚芝芝扁了扁嘴,冷哼道:“不想说的话,就滚开一点。谁要带你玩啊,瞧你一副寒酸样。”

  林韵月再次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要忍耐一下,熬过这几个小时就好了......

  就这样,她们一边逛街购物,林韵月就在旁边像说书一样,讲着监狱里发生的事。

  真实的事讲完了,林韵月就开始东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