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妈妈对不住你……”

我为什么这么不中用,为什么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怀翊,这辈子我们不共戴天!

强烈的自责与仇恨感,溢满我昏睡前最后的意识。

第八章 恨铁不成钢?

“切记先不要告诉她孩子还在的事实,毕竟如今胎像这么不稳定”

“明白了欧阳少爷”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两人对话的声音。

可我好困,全身好痛,我睁不开双眼。

“苏云,你一定要坚强的醒过来啊”

这焦灼的男声,让我不自觉皱了皱眉。

斑驳的视线里倒映出欧阳峰绝美的侧脸,我抬了抬眼皮,蠕动嘴唇却发现吐不出任何一个字。

“苏云!”

双眸对视那一刻,不知是否是错觉还是怎样,他的眸里似乎亮晶晶。

堂堂九尺男儿,居然为我这么个女人落泪,我何德何能。

“别怕,有我在,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

我下意识伸手去摸摸肚子,可一触碰到下半身身子还是传来撕心裂肺的疼。

尽管我不敢相信,可我不得不接受孩子已经没了的事实。

“苏云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你安心休养”

他嘱咐的话语响起了一遍又一遍,可我脑子里只管嗡嗡作响,泛白到不能思考。

麻木丢了心神一个星期,很奇怪的是,怀翊与慕嫣然再也没来找过我的麻烦。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再也没有任何值得他们“牵肠挂肚”的资本了吧!

而真相往往让你措手不及。

这天,阳光明媚得像是初生的婴儿,一直守在我身边的欧阳锋说要推着我出去走走。

左肾处隐隐约约传来撕扯的疼,可较之前几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苏云你放心,他们欠你的,我一定会帮你拿回来。”

他突然蹲在我面前,拍拍我的脸蛋说出这样一句话。

可我怎么敢牵连他?

戴氏集团一直比欧阳氏高出一头,我又怎么舍得让他背负这么严重的损失。

我连忙摇摇头,“我想喝水,好渴。”

我抿了抿嘴唇,将目光挪向别处。

“好,我去给你拿。”

他行事如风,转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安详的坐在轮椅上,许是阳光太暖和了,我不自觉闭上双眼想要用心感受这份美好。

“呵,贱人!你勾引男人的本事怎么就这么厉害!”

尖锐刺耳的女声突然响起,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睁开了双眼。

“你…”

“啪!”

她这一巴掌可谓卯足了劲,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

“你个臭婊子!明明我已经如愿让你摘掉一颗肾,你特么有什么本事让辰樾哥哥又给你安了一颗!”

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可眼见着她抬手又要给我一掌掴,我这暴脾气,怎么可能任由她打!

身体脱离轮椅的那一刻,她的眸里闪过一抹吃惊,我当然不能错失这个好机会,“啪!”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岳盛你别欺人太甚!”

幸好,我被人大力一推之后,稳稳当当坐在了轮椅之上。

远处是怀翊丢掉的行李箱,近处是他们搂搂抱抱的暧昧画面。

几日不见,往日里帅气的男人今天下巴上居然冒出来了青茬?

眼里似乎还布满血丝。

“你这个贱人真是死性不改啊!”

他看我的那种眼神,不似以往的怨毒,反而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便使劲掐了自己一把。

“辰樾哥哥你不用担心我,这是我欠姐姐的,她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倒是你,我好心疼…”

我顿时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女人,演技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第九章 粉身碎骨

“苏云!”

老远,欧阳锋焦灼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他急急的冲过来,连忙用他高大的身子将我护在身后。

莫名的感动让我热泪盈眶。

“呵,岳盛,我真是小瞧你勾引男人的本事了”

他眼神里的轻蔑,不知为何还是深深刺痛了我。

“怀翊你特么有种再说一次!”

“怎么,姑姑跟侄儿搞到一起,还有脸光明正大?”

我发现这个男人真是愈发刻薄刁钻了,愈发与我疏远了。

我拉住双眸喷着火焰的欧阳锋,清了清嗓子高声言:“对不起戴先生请你以后叫对我的名字,我姓苏”

我友好的微笑,像极了街边偶遇的陌路人。

“呵!我还没死,你姓戴!”

我拉了拉欧阳锋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带我离开这里。

“老子今天就不跟你计较,怀翊你特么好自为之!活该跟这种蛇蝎女人鬼混在一起!”

他怒吼了几句,推着我离开这是非之地。

慕嫣然那张清纯无害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狠戾。

经过怀翊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俯下身压低声音说:“如果还想夺回你外公的财产,就乖乖滚回我身边”

他居然,用我外公留下的遗产威胁我?

被欧阳锋从医院带回家,仅仅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就这么莫名其妙,堂而皇之进了他的城堡/好好休养。

可是我却心神不宁。

因为欧阳锋毕竟是怀翊名义上的侄子,这件事要是被/哪个狗仔队抓住了,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大/波浪。

我浑浑噩噩的过着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是身体却愈发消瘦下去。

脑海里一幕幕都是他们恩爱暧昧的画面,我分分钟原地爆炸啊。

不!凭什么!凭什么我要退出!然后成全他们两个!我还要拿回我外公的遗产我不能怂!我要报仇!

欧阳锋自然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我大大方方将想法告诉了他,纵然他有一万个不同意,可是他拗不过我!

拨通怀翊电话的那一刻,我连指尖都在颤抖。

当我再次跨进这栋别墅,居然是以小三的身份。

从此后的每一夜,出乎意料的,怀翊都会回来,跟我翻云覆雨。

他果然还是爱极了我的身子。

这消息自然很快传到了慕嫣然的耳朵里,当她在电话里破口大骂时,我笑的格外张扬。

对,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可我终究斗不过这种在暗地里使绊子的小人

这天,一场情事过后,他显然是特别疲惫了。

不知为何,如今看到这男人,我再也没了年少时的懵懂冲动。

反而,是深深的厌恶!

我回到他身边,是为了窃取他公司的机密,破坏他的家庭,搞的他鸡犬不宁!

我将他的手腕掰开,刚刚起身想要去到浴室冲个澡。

可是手机却突然嗡嗡作响。

“贱人!速来江门大桥,否则,你外公你妈妈的骨灰,就彻底沉入大海!”

我吓得胆颤心惊,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奔往她所说的地址。

然而这一去,竟害的我这一生颠沛流离。

此时正是凌晨两点半,路上没人任何行车,更别说路人了。

而且这地方不是一般的偏僻……

莫名涌起的心慌让我下意识想要掉头离开。

可前方突然闪起了一排闪光灯,后面也是。

我似乎被前后包围了?

“给我开枪!今晚谁打死我奖励十万!”

女人恶狠狠的声音划破夜的宁静,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砰”一声枪响。

她居然,要我的命?

“你杀了我,就不怕怀翊知道么!”

我吼完这一声,,赶紧低下头,慌乱之中失了心神。

“呵呵!我当然没那个胆量杀你啦,是辰樾哥哥派我来弄死你的,他说他早就看穿了你的计谋,但是他不想亲自动手而已。所以派我来了结你呗,哈哈哈!”

“轰”一声,我的脑子彻底炸开。

怀翊,你居然想要我的命?

眼泪突然就模糊视线,我愤恨到咬破了嘴唇,血腥味顿时飘散开来。

我自然不会让你得逞!

“我就是宁愿摔下悬崖粉身碎骨,也不要被你们奸计得逞!”

话落,我立刻调转方向盘,朝旁边的悬崖峭壁李驰而去。

这一刻我不怕死,心底反而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身后依旧是不绝于耳的枪响,我麻木的闭上了双眼。

身体悬空的那一刻,我用尽全身力气嘶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