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焱脚步一顿,随后更是步伐决然的离开。
等到男人彻底走远,陈流月再也忍不住,狠狠喷出一口血。
“咳咳!”
陈流月紧捂心口,看着地上那一摊鲜红,再也忍不出泪水砸落在血上,荡起道道委屈。
无力,疲惫瞬间侵袭了全身。
陈流月眼前一花,再一次无力摊倒在地。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吕少煊,那个清风霁月,说要一辈子对他好的男人,却又一次无情将她抛下。
她再也撑不住,彻底昏了过去。
……
迷糊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到陈流月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军营的帐篷里。
浑身像是被利刃划破肌肤,骨头生生被挖出般的疼。
军医见她醒来,眼里闪过怜悯:“陈将军,你可知你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
陈流月眼中一片平静,早在他们把萧凉儿身上的毒血换到自己身上时,她就知她的性命不足三年。
可没想到,这才短短一年,就不行了。
陈流月苦涩一笑,没有过问自己为何在此,只提:“我……最多还有多少时日。”
军医不忍地比出一根手指。
原来只剩一个月了,难怪会这么痛……
军医都看不下去,不忍心的说:“将军,小人这里有瓶药,或许能缓解你身上的疼痛。”
“……多谢。”
吃过药,陈流月撑着站起来,嘱咐着老军医:“这件事,还需请您保密。”
军医了然,将领为首,绝不能让军队乱了军心,这才点头俯首退了出去。
缓了一会,陈流月终是放心不下军营,强撑着身子走出帐篷。
不料,正好遇见走过来的吕少煊。
吕少煊手里正端着一份红色帖子,等他看到陈流月时,却慌忙将那帖子塞进袖中。
随后他走来,如什么也没发生般,温柔摸上她的额头:“脸色为何如此苍白,可是发烧了?”
陈流月盯着这个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他眼里还是熟悉的关切,可她却分不清,这关切到底代表什么?
是愧疚还是爱?
“要是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陈流月话落,吕少煊双眸拧紧,不悦地道:“别说气话,我送你回陈府。”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误会不能好好说的?”
陈流月没有力气挣扎,只能乘上马车同他回府。
刚被拉到萧凉儿房门口,两人刚要进去,就听里面的萧凉儿说——
“娘,我和少煊拜堂时,流月姐真的会来祝福我们吗?”第7章
热推新书陈流月吕少煊小说全文(陈流月吕少煊)全文免费阅读_陈流月吕少煊最新章节热文在线阅读
陈流月腿脚一软,狼狈撞进身后的吕少煊怀中。
她连忙扶着门框挺直腰背站稳,红着眼回头,死死盯着吕少煊。
“你带我回来,就是为了让我知道,你要和萧凉儿成亲了?”
吕少煊想要解释,就见屋内的萧凉儿匆忙跑出,挡在吕少煊面前,委屈含泪。
“流月姐,你能不能别怪少煊哥,是我想试试嫁人的感觉……”
“你会祝福我的吧?就当是给我的生辰礼物好不好?”
“你放心,等我尝过嫁人的幸福滋味,我就把少煊哥还给你,我知道他爱的人是你,我不会和你争的。”
陈流月没理她,只转头看向吕少煊,冷漠开口:“所以,你藏在袖子里的是向她求亲的婚书?”
被她这副清冷的模样盯着,吕少煊没来由的心慌:“流月你别当真,都是假的。”
陈流月再也无法容忍,直接嘲讽:“假的?成亲还能有假?你们当我真傻吗?”
“住口!”
屋内,陈母十分不满走了出来。
“凉儿就是想体会一下嫁给少煊的感觉,又不是要真在一起,你身为姐姐肚量怎如此狭小?”
肚量狭小?
陈流月眸子微颤,积压多年的委屈在此刻直接爆发。
“娘,到底谁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你知道我在战场九死一生,萧凉儿居然还偷偷把我的药偷换成毒药吗?”
“她现在罔顾伦理来抢她的姐夫,您居然也还要偏心!您的良心……”
“啪!”
陈母一巴掌扇过去:“陈流月你是真的疯了,这么恶毒的罪你也要安给你妹妹!”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你要是还想做我陈家的女儿,明日就准时来送凉儿成亲!”
陈流月偏着头,嘴角流着血,却还是将背偏执的挺直。
她擦掉嘴角血渍,明艳的眸子只剩黯淡:“那就请您把我逐出族谱吧!”
话落,她转身离开。
萧凉儿颤抖的躲在吕少煊怀里,暗暗勾唇。
吕少煊刚一动,她就立马换成柔弱面孔:“少煊哥,你别走,我怕……”
吕少煊望着陈流月的背影,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他想,只是一个假成亲,等结束再跟流月好好解释,她一向明事理,一定会谅解他的。
可陈母却被气得捂胸,哪怕陈流月已经走远,她还要高声数落:“陈流月,你有本事,就再也别回来!”
“娘,你别气坏了身子,是我的错。”
“凉儿你没错,是你那忤逆的姐姐不称心,让她滚,等她知道错了,自然会和从前一样滚回来道歉。”
一字一句,哪怕隔着距离,这些话还是清晰如针刺般扎进陈流月的耳朵。
认错,道歉……
她不明白自己要认错什么,又需要道歉什么?
陈流月刚踏出陈府,就忍不住开始打量周遭行人。
有丈夫牵着妻子,有母亲抱着孩子,他们眼中的温情,是她10岁之后就拼命想要握在手里的东西……
可惜,她越努力,越失去。
这时,身后响起“噼里啪啦”爆竹声。
她下意识回头,就见陈府门口不知何时贴满了红绸,而小厮正在高呼——
“明日我家小姐出嫁,陈府将大摆筵xi唱戏整日,到时恭候城内各位贵客前来喝杯喜酒。”第8章
听到这句话,陈流月只觉心更凉了。
如果这真的只是一场假成亲,又何须府门大开,弄这么大阵仗。
夜色逐渐笼罩大地。
寒风呼啸,天空也忽然飘起了雪花。
陈流月目光的空洞望着虚空,任由雪花落在她的眉心,脸颊,唇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洁白无瑕的雪花,竟然也是苦的……
身后鞭炮声不断,人们的恭贺声也不断。
那一句句的祝福与恭贺全都如同利剑,尽数入耳——
果真印证了萧凉儿的炫耀,她陈流月10岁那年守不住亲情,18岁也守不住爱情!
她所拥有的,全都被萧凉儿一点一滴夺走,分寸不留。
“噗——”
陈流月的喉间涌满腥甜,一滴一滴从嘴角滴落在地,染红了雪。
心口撕扯作痛,尽管她紧咬唇瓣,但还是剧烈咳嗽,吐血不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