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关于郡主晚上冷到睡不着的这个情况……

  细心的刘嬷嬷发现,平素云子渊在的时候,郡主睡眠不错,精神也好。

  而每回云子渊去宫中当值那几晚,郡主就翻来覆去睡不好,白日里精神也萎靡。

  郡主怕是没意识到这个。

  也不知道姑爷意识到没有?

  男的粗枝大叶,女的毫无所谓,这样一对夫妻啊……真是让她这伺候的人操碎了心!

  采桑说:“嬷嬷,咱们不然把郡主叫醒去床上睡吧?”

  睡在椅子上会很不舒服的。

  “别叫。”刘嬷嬷交代,“你在这儿看着,我去叫姑爷来!”

  权当他是什么都不懂的耿直之人吧,刘嬷嬷就不信了,自己手把手教他疼人他还能学不会!

  刘嬷嬷深吸了口气,视死如归一样地到隔壁房间去正要敲门,门却开了。

  云子渊已经卸了甲,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往正屋去了。

  刘嬷嬷愣了愣,赶紧跟上干。

  云子渊进了屋子,脚步极轻地到椅边去,一伸手,便稳稳地把睡着的云安郡主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

  刘嬷嬷喜的一拍大腿,赶紧把采桑和槐叶两个全都叫了出去,准备饭菜去了。

  ……

  云子渊把云安郡主放到了床榻上。

  不过,他显然是没什么轻拿轻放的经验的,刚一放,不小心压到了云安郡主的头发,把人给扰醒了。

  云安郡主错愕地看着自己面前无限放大的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云子渊把手收回,顺便给她拉被子,“快睡吧。”

  话落,他脱靴上榻,躺在了一侧。

  云安郡主迟疑道:“你在宫中没有休息?”

  “嗯。”云子渊应罢,直接闭上了眼睛。

  云安郡主:“……”

  脑袋还闷闷的,云安郡主也没想很多,打了个秀气的小哈欠躺了下去。

  彻夜未眠,现在困的厉害,云安郡主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一睡着,身体下意识地寻找温暖源,贴近云子渊的身边去。

  云子渊慢慢地张开眼,看着靠在自己肩膀那儿的小脸,素来冷硬的脸线条柔和了很多。

  他看了一会儿,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又吻了吻她的鼻尖,再把碎碎的吻落到她的唇上。

  瞧着她皱着眉不舒服,像是要醒的样子。

  云子渊这才依依不舍地抬起头来,

  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把自己的被子和体温都分给她。

  周身都被温暖包裹,云安郡主沉沉地睡了过去。

  云子渊本来只是陪她,陪着陪着,自己也有些犯困,不知不觉睡着了。

  ……

  云安郡主睡了不知道多久,醒来的时候,周身像是被包裹在温暖的云朵里面,舒服的不想起身。

  又眯了好一阵子,想更衣,肚子也饿了,这才懒懒地张开眼。

  可当那线条坚毅的下颌出现在云安郡主面前的时候,她人一瞬间就傻住了。

  云子渊!

  继而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整个人窝在他身前睡着。

  所谓的大暖炉,所谓的温暖的云朵,竟然是他的怀抱吗?

  她试着挣了挣,想先从他怀中退出去,无奈云子渊抱的紧,两人手脚都缠在一起,推不开。

  云子渊也似因为她的动作要醒了。

  云安郡主连忙闭上眼睛。

  她心中紧张的不得了,等着云子渊起来出去了,她再起身更衣。

  但云子渊毫无动静。

  云安郡主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看错了,他其实没有要醒?

  就在云安郡主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上忽然一凉。

  云安郡主惊愕地张开眼。

  “不装了?”云子渊轻声问,原本落在她眼睛上的唇直接往下,亲了上去。

379、你不要动手动脚

  云安郡主的惊呼全数被他堵的干干净净,瞪大眼睛盯着他的脸。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子渊已经把她松开,翻身而起:“我让人准备饭菜。”

  看着云子渊离去的挺拔背脊,云安郡主猛然惊喘一声,此时总算回过神,自己方才那是被他……轻薄了?

  这人怎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各种突然袭击,让她完全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心里着了恼,但他是自己的夫君,好像亲近她一下也不是大逆之罪,应当的。

  那份恼火就卡在心里不上不下,最后直接哑火了。

  “怎么就跑他怀中去了……”云安郡主小声嘀咕着,拉了衣服来披。

  她不记得直接睡觉还能自己移动。

  莫非是云子渊这厮趁她睡着把她搬过去的……

  云子渊虽然貌似冷酷刻板,但先前不就趁她中了算计顺势有了夫妻之实?还有那天晚上,半夜睡着睡着……

  云安郡主脸色潮红,理所当然把这事儿也算到了云子渊头上。

  饭菜摆好的时候,云安郡主发现外面已经黑透了。

  真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一个白天?

  以前晚上睡下,也都是一两个时辰醒一次,这次睡得这么久,想来是最近都没怎么睡好吧。

  刘嬷嬷贴心地上前来说:“姑爷去见战王了。”

  “去就去吧,你与我说什么?”

  “郡主一直看着天色,不就是惦念姑爷吗?姑爷早上回来便抱了郡主去床榻,然后陪了您一整日,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走的时候说是去禀报战王一些事情,很快便回来。”

  云安郡主:“……”

  沉默片刻之后,她在桌边坐下,“那你去看看,等他回来再吃吧。”

  云安郡主觉得嬷嬷的话说的古怪,什么叫陪了她一整日?

  云子渊怕不是为了占便宜?

  好吧,夫妻之间,说什么占便宜的话其实不应该。

  但她实在不太习惯他突然袭击一样的亲近,很不适。

  她又知道现在母亲一直关注她的婚后生活,她如果表现的太冷淡了,没准母亲又让刘嬷嬷做点什么,她不愿意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所以此时适当的配合一下,让刘嬷嬷也好别乱去嚼舌根。

  刘嬷嬷微笑:“老奴已经派人去了,说完话姑爷马上会回来的。”

  云安郡主“嗯”了一声,抱着汤婆子在桌边坐了会儿,云子渊就回来了。

  云安郡主瞧着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秋衫。

  再看看自己,棉袄棉鞋,在屋子里都恨不得披上毛皮大氅,手里还抱着个汤婆子,就这样还觉得有点凉意。

  云安郡主忽然觉得,自己和他好像过的不是一个季节?

  “怎么不吃?”云子渊上前坐下。

  “……等你。”云安郡主淡淡说了一声,侧着脸吩咐:“刘嬷嬷,你们退下吧,不必在这儿伺候了。”

  她有些话要和云子渊单独说。

  “是,老奴这就告退。”

  刘嬷嬷退下后,云子渊沉默地开始进食。

  诚如刘嬷嬷所想,他并不会疼人,不会照顾人,只吃自己的,也没去看云安郡主。

  云安郡主见他吃的认真,也不好说话,心想,罢了,等吃东西结束再说吧。

  于是自己也低头用饭。

  昨晚上她就没吃多少,白日又饿了一整天,如今一动筷子,骤然觉得肚子饿的不得了。

  她喜欢吃红烧狮子头。

  这也是小厨房厨娘的拿手好菜,因为她不喜欢吃很大的那口,所以厨娘专门做成了小颗粒的。

  今晚正好也准备了。

  云安郡主连吃了好几颗,许是饿了,觉得滋味极好,又伸筷子去夹。

  可就那么巧和云子渊同时夹住了一颗狮子头。

  那是最后一颗了。

  两人都停下动作。

  云子渊看着她:“你要吃吗?”

  云安郡主静默了片刻,说:“你想吃的话你吃吧。”

  “嗯。”云子渊点点头,把狮子头夹走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