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言倒是一眼扫到了叶凝之膝盖旁的大片淤青,淤青极深,显得格外刺眼。

他略皱眉,大抵是有些不满。

叶凝之淡淡的环顾了二人的表情,视线停留在楚言那带着担忧的脸上,笑出了声。

“不必担心,小伤罢了,不会影响到我给你们卖命的。”

楚言原本还微皱着的眉头瞬间恢复如常,他满不在意地作出了回应。

“云小姐知道就好。”

第24章 别无理取闹

沈霁烟莞尔,随即故意搂紧了楚言的手臂,临走前还不忘讥讽叶凝之一句。

“云小姐,挺有自知之明的。”

是啊。

她怎么能没有自知之明呢,楚言身边的位置也是她能够肖想的?

一直保持沉默的傅奕良久轻轻推了推叶凝之。

“走吧,叫到你号了。”

叶凝之起身,又听见傅奕不急不忙的在她旁边替对方找借口。

“你知道,霁烟她从小就在国外,说话一向都心直口快,你不必往心上放。”

叶凝之撩了撩额角碎发,说话时听不出半分感情。

“那你不会觉得伤心吗,我倒是没事,反正我也就是这天生的命。”

傅奕脸色顿时发白,“习惯了。”

直至二人进入了医护室,楚言才收回了一直放在叶凝之身上的视线。

旁边的人依旧笑的明媚,正亲密的贴着楚言:“阿潇,你在看什么啊。”

楚言隐忍的转过视线,看沈霁烟期许神色终究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会让李睿送你回去的。”

沈霁烟耷拉下了眼,不情不愿的拉着楚言的衣缘:“那你可要早点回来。”

“好。”

男人抛下这话,转角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沈霁烟清凌凌的眼神慢慢变得狠毒。

要不是你逼我,我也不会装病了……

夜幕降临,城市开始亮起了耀眼的霓虹灯,灯火通明,昭示着这座城市的四处繁华,纸醉金迷。

傅奕颇有耐心的陪叶凝之坐在一间高档礼服试衣间,指导着对方穿搭。

服装店里灯影绰绰,身着职业装的叶凝之看着架子上一件件镶着碎钻的华丽礼服,略有无奈。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不帮别人试穿衣服,况且已经到下班时间了。”

傅奕玩味的用手指点了点嘴唇,最终视线在一件红色修身鱼尾裙上停留,自作主张的递给了叶凝之。

他端着张扬的语调,面上带着几分肆意的笑:“别忘了昨天医院,你说你要感谢我来着。”

叶凝之敛眸,长长的羽睫在她的脸上附下了一层阴翳,而后,她妥协的笑了。

傅奕自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视线时不时看转向紧紧关闭着的试衣间。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他的心不知为何带着些别样的期许。

终于。

试衣间传来了“咔哒”的一声。

叶凝之缓缓自试衣间走出,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本该属于她的妩媚。

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傅奕不自觉的红了耳缘。

镜子前的叶凝之乌发红唇,鲜艳的唇瓣娇嫩,肤白如脂,在红色鱼尾裙的修饰下,就像一株开在雪地里的梅花。

风情万种,独有一番风味。

她挽了挽落在额前的碎发,平静问道:“如何?”

傅奕似乎是在隐忍什么,别过脸去看旁边的盆景,咬牙低声道:“没想到你这个工作狂,打扮起来还是有点姿色的。”

叶凝之面不改色的盯着镜子前的自己,后退两步,淡声回应:“一般吧。”

话语落下,随之而来的是男人低沉而略有些沙哑的嗓音:“确实还可以。”

楚言的出现太过于突然。

叶凝之眸子里闪过错愕,从镜中窥见楚言正一步步走向自己。

叶凝之如墨砚般幽深的瞳仁里终究是起了一些波澜。

楚言却除了那句话,再也没说什么了。

坐到了另一个独立的椅子上,静静的端倪着店里的环境。

柜姐马上走到楚言身旁,奉承地问道:“请问先生您需要一些什么呢。”

“我要她身上的那一件礼服。”

柜姐抬起头,视线落在叶凝之身上那件极其贴身的鱼尾服,面色难堪。

“不好意思先生,这件衣服我们店里只有一件,您也可以看看别的。”

“不,除了这一件,我别的都不要。”

语气实在过于决绝,将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柜姐难为情的将目光转向傅奕,继而头上都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傅奕适时从椅子上起身,桀骜不驯的走到楚言身前。

“你听好了,这是我先要的,你别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楚言将这几个字抵在舌间,语气轻飘飘的,仿若根本没将傅奕放在眼里。

“我出原先的价格两倍!”傅奕搞扯着嗓音,说话声格外豪气。

楚言想都没想,淡淡吐字道:“那我出三倍。”

叶凝之有些手无足措,在一旁小声呢喃:“不过是一件裙子,没有必要吧……”

傅奕涨红了脸,瞪着楚言,迟迟不敢再落声。

但肉眼可见,他确实很生气。

柜姐按耐住心中窃喜,微笑道:“既然如此,傅先生这一条裙子就归您了。”

楚言拿起桌上放置着的玻璃杯,轻抿了一口,眸色不明的看着叶凝之。

“送给她。”

在场除了楚言之外的人皆是一愣。

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为何他要大费周章抢来,又送给叶凝之。

搞什么啊……

叶凝之握了握拳头,脸上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

傅奕紧咬着后槽牙,切齿道:“没必要这样!”

“很有必要。”

楚言起身,缓缓走到叶凝之面前,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做我的女伴参加寿宴,怎么样。”

耳畔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叶凝之微微蹙起秀眉,脑子里思绪混乱。

第25章 你只属于我一人

半晌,她开始缓过神来,摇头:“傅总不必借我之身去刺激沈霁烟,我说了,我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接着,她来到傅奕身旁,扯扯他的衣袖小声说道:“我们赶紧走吧。”

傅奕眸子霎时间变得亮晶晶的,低头与叶凝之对话眉开眼笑。

楚言薄唇紧抿,落在二人身上的视线始终不悦。

……

时间流逝,城郊别墅里。

叶凝之轻执着咖啡杯,缓慢的小啜。

视线始终停留在手里端着的平板屏幕上,腰背直挺,不时发出不满的叹气声,眉头紧皱是她一贯工作的模样。

本清晰的思绪陡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乱。

叶凝之放下手中紧握的平板笔,不急不慢的走到门口。

门口的来客显示屏上赫然显现出楚言的身影。

她波澜不惊的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要给他开门的意思。

大抵是见叶凝之态度散漫,敲门的声音越发急促。

楚言沉着声音,嗓音微哑:“叶凝之,开门!”

门口处站着的人迟迟没有做出回应。

男人显然是不耐烦了,咚的一声,门被撞开,发出了一声闷响。

二人四目相对,叶凝之歪头,宠辱不惊的冲着楚言笑。

“你在干什么?”

带着满身火气的楚言直接冲进大厅,不由分说的给自己灌了一壶茶后,才略微平息火气。

“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叶凝之耸耸肩,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平板。

“反正你可以自己踹开,我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楚言不知何时点了一支烟,烟气袅袅的环绕在客厅,他深吸了一口,借着朦胧火星仔细打量着叶凝之。

她的脊背很薄,轻轻一搂似乎就能将她抱起来。

顿了片刻,楚言沉声问:“为什么你要和傅奕在一起?”

“我是他的经纪人,我不跟他在一起,我跟谁在一起。”

叶凝之漫不经心的回应,甚至都不肯看他一眼。

“我劝你别对我表弟有什么非分之想!”

叶凝之疑惑的抬起头,疏离的与他对视,却什么话都没说。

这般态度,让楚言没由来觉得厌烦。

他将烟头重重的掐在烟灰缸里,似是报复的大力抓住了叶凝之的皓腕,将她拉入怀中。

叶凝之的头堪堪到楚言的下巴,如此拥抱,传入楚言鼻间的是一股淡淡的木芙蓉香味。

叶凝之大力推搡着楚言,可对方已然将叶凝之视为自己的私有物,搂的非常紧。

“叶凝之,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楚言身上一股浓烈的木松冷香,闻的叶凝之无端有些头晕脑胀。

加之他那让人窒息的话语,让叶凝之更为心烦了。

“叮咚!”

门口再度传来门铃声,只是这次来人相比起楚言就显得格外有耐心。

暗色在楚言的眼眸中翻滚,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