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虞是不是不在意你啊?”蒋薇薇问,“她好像一点都不吃醋。”

盛屿川没说话,她抬头,一下就撞进他又深又沉的眸子里,里面好像藏了刀装了箭。

心里一咯噔,直觉让她觉得好像有点不妙。

“今晚我们去哪儿?”她故作纯真的问。

“带你去见投资人。”盛屿川说。

在去的路上,蒋薇薇将大捧的玫瑰花抱在手里,低头细细的闻上面的花香。

盛屿川目不斜视的看前面的路:“自己买的也能那么开心?”

蒋薇薇想到温虞那副表情就想笑,回道:“开心。”

盛屿川勾唇,脸上半分温度都没有,“下次别玩这种把戏了。”

他在警告她。

蒋薇薇不在意的将手里的花瓣揪下来一朵,“有时候真羡慕温虞,你在背后为她做了那么多,可她呢,肯定都在怪你吧。”

盛屿川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蓝海。

盛屿川带蒋薇薇进去的时候,乔洋已经在里面待了有一会了。

盛总吩咐他今天约来这些人,啧啧,都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啊。

蒋薇薇刚进去还没坐下,眼神扫视了一圈,脸色已经肉眼可见的下沉,“屿川,你什么意思啊?”

“不是你说想要投资?”

蒋薇薇眉头抖了抖,她是想要投资没错,可盛屿川拿她当什么啊!

她今天跟这些人喝完酒,还能好好的出去吗?

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可被这些人睡过,盛屿川这样的男人不得隔应死,打死都不会碰她了吧?

“屿川,我错了。”蒋薇薇拖住他的手。

然而盛屿川一点点的将手抽了出来,眼神狠决,让人不寒而栗。

“第几次把小心思算到我头上了,嗯?”

“可我……”她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你能利用我,我却不行,这不公平。“

“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动她一根毫毛,我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你继续合作。”盛屿川将手完完全全的抽了出来,用桌上的湿巾擦了擦,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他出去了,独留蒋薇薇一个人在里面。

蒋薇薇一开始还能凭着被盛屿川带来的这层身份,躲过一些咸猪手,后来酒喝的多了,她不知道被揩了多少油。

如果不是拼死护住,恐怕……

一直到凌晨一点多,蒋薇薇醉醺醺的从包厢里出来,如愿拿到了一部热播剧的女主,可她脸上一点笑意也无。

包厢外的清风一吹,胃里翻江倒海的,她冲到墙角开始狂吐,哪里有半分平日里光鲜女明星的样子。

眼泪熏花了她的妆,跟个地狱里爬出来的聚会似的。

“温虞,你有什么好?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爱你?”

“不,他们不爱你,他们爱的是我,是我,哈哈哈哈哈……”

她还没吐几下,包厢突然被打开,两个矮肥又油腻的男人上前,一人夹住她一边手。

“宝贝,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陪我们啊。”

蒋薇薇力量不敌,去看盛屿川,然而男人冷眼旁观,看着她被拖进去。

等第二天醒来,蒋薇薇已经完全麻木了……

她突然觉得很恶心,冲进浴室,蓄满整整一大缸水,然后泡在里面,里里外外的清洗。

她突然猛拍了一下水面,一股强烈的不甘心涌上心头。

等她穿好浴巾出去,盛屿川站在阳台上,还是那副清风朗月的模样,蒋薇薇却浑身瑟缩了一下。

她无法想象这样一副绝世皮囊之下,竟然藏了那样一颗心。

狠绝到无情。

她甚至觉得,要是她拿不出药方,他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可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全部的温柔都给了温虞。

凭什么?!

“盛总昨晚好狠的心哪!”蒋薇薇开玩笑似的嗔怪道。

“成人之美罢了。”盛屿川说,他站在窗边,窗帘只拉开一个缝,影子被阳光拖得很长,完全盖住了蒋薇薇。

像个来自地狱的罗刹。

……

温虞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蒋薇薇的消息能一天24小时精准无误的弹送到她手机上。

最后她把微博卸载,看不见心不烦。

然而事实是,看不见心更烦。

周围的同事都在讨论蒋薇薇跟那位神秘金主。

“我听说蒋薇薇被带去国外旅游了,真是羡慕不来啊……”

“谁说不是呢?几千块一盒的巧克力拿来当礼品送,真是当做心尖尖来宠!”

“那巧克力你吃了吗?”

“吃了,好吃的嘞,每一口都是金钱的味道。”

温虞听的有点入神,讨论的两位老师转过拐角,三人撞了碰面。

“温老师,你怎么在这啊?”其中一个老师尴尬的问。

“我……”温虞捏着那盒巧克力,像抓了一颗手榴弹,不知道往哪放好。

刚刚一位老师拿给她,她也没多想。

“温老师,巧克力快点吃啊,这化得快。”

“好,好……”闻虞用力一捏,整块巧克力变了形。

两人走远,一些声音隐隐传进温虞的耳朵,“看她那模样,肯定是没吃过,不是说有什么富豪老公,骗人的吧……”

温虞转身将巧克力扔进垃圾桶,出了公司,她走过一条街道去坐公交车,一辆白色的跑车开过来停下。

车窗缓缓降下,一头蓝发的洛行止出现在眼前。

温虞看着他的头发,做了一个想笑又不得不忍住的表情,最后实在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上车。”洛行止甩甩一头蓝发。

温虞正犹豫间,突然看见后座上的人,脸色倏的一下完全冷了……

第112章 条件

“去哪?”温虞问,要不是碍着洛行止的面子,她应该直接走了。

实在不想看见盛屿川。

“有个聚会。”洛行止下车开了车门,“知雅也在。”

“徐知雅?”温虞疑惑。

“她是我师妹,你不知道吗?”

温虞:“……”

如此便不好再推脱,温虞上车,坐到座位的另一边,紧靠着车窗,扭头看窗外。

忽视的意味很明显。

然而身边男人的气场强大,想让人完全不注意都难。

他穿了一件咖色的风衣,里面搭一件薄的白色毛衣,风衣的领子立起,挡住了脖子,下巴和眼窝处细看有青色,几天没休息好的样子。

跟蒋薇薇玩太嗨了?

温虞想着,不自觉的轻翻了个白眼。

盛屿川:“……”

面前的人表情跟变脸谱一样的,心里指不定怎么挤兑他。

想到她刚刚见洛行止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再看到自己时,完全的拉下脸,心情就莫名不爽。

他抱起手臂,头也扭到另一边。

十一月的天气,A市街边的梧桐叶纷纷掉落,洒在车头上,又被风刮走。

听说天气寒冷时,人们会不自觉的想靠近,相互取暖。

温虞和盛屿川没有,两人坐得很远。

一下车,温虞大步的走在前面,甩开盛屿川好大一截距离,脚上蹬一双高筒靴,膝盖到短裙的位置的肉露出,白的晃眼。

上身一件藕色大衣,进到屋里,她就嫌热的把外套脱下,里面的毛衣很紧身,布料贴着身体的曲线,好身材被完美的勾勒出来。

屋里除了洛行止、盛屿川和许凌风,还有其他几位服务生,一下眼睛都看直了。

“你们先下去吧。”盛屿川说,然后不动声色的把衣服递给温虞,沉声说,“穿上。”

温虞皱了皱眉,没接,看见徐知雅从卫生间出来,过去找人了。

盛屿川拿着衣服的手停住半空,最后又收回,将衣服放到沙发上。

许凌风见他这副样子,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受挫了吧?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盛屿川看他一眼,自觉把衣服放下,坐到沙发上,一言不发。

“我要是小虞虞,像你这样跟其他女人纠缠不清,我也不理你。”许凌风是个话多的,说起来就不带停,“话说你怎么会看上蒋薇薇哪种女人?又骚又庸俗,你眼睛坏掉了?”

盛屿川拧开桌上的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话很多?”

许凌风:“……”

“谁眼睛坏掉了?”洛行止走过来问。

许凌风坐在沙发一端的边缘,用矿泉水瓶指指盛屿川,“赶快给他治治。”

洛行止笑:“这我还真治不了。”

三人中,除了许凌风,另外两人皆没有笑意。

“听说你们最近在研发一个抗癌症的新型药物,给我讲讲,我也参股参股。”许凌风说。

“没影的事情,你掺合什么?”洛行止云淡风轻道,眼神看了一眼盛屿川。

盛屿川抬眸,神色晦暗不明,“你听谁说的?”

“就商映,商狐狸啊。”许凌风不懂他们怎么面色都不太好的样子。

“……”

“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掺和进来了。”盛屿川说。

许凌风还想抱怨自家兄弟,赚钱不带他,听到台球室传出徐知雅的声音,“好球,虞虞,你就是我的女神!”

三人闻声进去,温虞低着腰,一手拿杆,手控制力度向前,桌上的球都进了。

“厉害啊!”许凌风鼓掌,“这球技跟老盛有得一拼。”

温虞起身看人,一不小心撞进了盛屿川的眸子里,像是冬日里融化的一点雪水,心里叮咚了一声。

“我的球是他教的。”她说。

许凌风哦了一声,音调拉的很长,又突然转过弯来问:“你们高中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