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呢?”

  吧唧,又是一下。

第154章 治洁癖,乔溪有绝招

  封湛的那颗刚刚因为被黑心棉暖宝浇灭的心脏,又因为这两个吻疯狂的跳动起来。

  “那这样呢?”

  这一次,乔溪的唇印在了男人那双好看的薄唇上。

  柔软的触感,跟他想象中的一样美好。

  乔溪的唇贴上之后,顿了顿就离开了。

  她看着男人英俊的脸,望着他那双深邃魅惑的凤眸,那双黑眸像是两汪深潭一般将人的魂魄都要吸进去。

  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前,唇再次贴了上去。

  刚才因为乔溪的离开而内心失落的男人,再次感受到这股甜美柔软,像是一只饥饿了猎豹一样。

  而乔溪就是已经被他浅尝过的珍馐美味,刚刚尝到那股极美的味道,却瞬间消失。

  再次尝到,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以防止她再次逃离,一只手勾住她纤细的腰身,让她紧紧的贴着自己,瞬间反客为主。

  变被动为主动,让这样的浅尝变成深究到底。

  江舒梦是想知道乔溪怎么给儿子治这个洁癖的,没想到追来之后从门缝里看到了这样一幕。

  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下一秒赶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孙子,孙女,孙女,孙子……

  这大早上的儿子媳妇儿就这么刺激,暖宝跟寒宝很快就要有弟弟妹妹了吧?

  哎呀,又要当奶奶了,好兴奋,好激动,好想去跟刘玉芸炫耀啊……

  说到刘玉芸了,也不知道她儿子死了没死。

  一会儿送暖宝跟寒宝去上学之后,她要亲自去看看。

  许久之后,乔溪气喘吁吁的靠在男人的胸膛。

  “这么笨,都不会换气吗?”

  乔溪一记小粉拳,砸在男人的胸口。

  “你倒是给我换气的机会啊,你那嘴巴是吸尘器吗?”

  封湛,“……”

  这女人说话也太会败兴了吧?

  这种气氛下,扯什么吸尘器?

  乔吸缓了十秒钟终于缓过来了,抬头再看男人,只见他双唇红润发亮,那亮光应该是吸的她的口水吧?

  所以!

  “你不是有洁癖吗?可是你印第安而也没有嫌弃我的口水啊!”

  封湛,“……”

  不但没有嫌弃,还一尝再尝呢。

  他有那么一点点窘迫。

  “咳,……嗯,我……其实……”

  “你不会真的嫌弃女儿的吻吧?暖宝是真的喜欢你啊,你以为谁都能做这么可爱小姑娘的爸爸吗?

  你要是不喜欢她,有的是人愿意给她当爸爸。

  如果暖宝知道你嫌弃她的亲亲,她一定会对你很失望的。”

  “谁说我嫌弃暖宝了?我怎么会嫌弃自己的女儿?刚才我是要回亲暖宝的,是妈突然出现把暖宝抱走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暖宝呢?”

  “去洗脸刷牙了。”

  “哦……我也去洗脸刷牙了!”

  乔溪,“……”

  刚刚洗漱完,换好了幼儿园制服的小姑娘,正在跟奶奶还有哥哥一起下楼呢,就听到了不远处粑粑,麻麻房间里爆发出来的怒吼声。

  “封湛,你这个王八蛋!”

  怒吼声来自于他们的仙女麻麻。

  “奶奶,好像是麻麻在骂粑粑哦!”

  “妹妹,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暖宝被哥哥提醒,重新说道,“麻麻在骂粑粑哦~”

  江舒梦作为过来人,又看到了刚才的画面自然知道,溪溪的这句骂是因为什么。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串可爱白胖的孙子孙女。

  她老人家的脸上笑的更慈爱了。

  “乖宝贝们,爸爸该骂,让妈妈好好教训他一下,我们先去吃早饭了,今天幼儿园要上什么课呢?”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两个孩子跟着奶奶一边说着话,一边下楼去了。

  卧室里。

  乔溪对着封湛就是一顿捶。

  “你个混蛋,竟然没有刷牙就亲我。”

  忍着被小粉拳捶打的浑身都疼的男人,举着牙刷笑道,“好像是你先亲我的吧?”

  乔溪,“……”

  “啊啊啊……我要漱口一百次!”

  “可是你刚才亲的很上头。”

  “啊啊啊……”

  “哈哈哈……”

  封湛要被这女人给笑死了。

  一直到了公司,被秘书拿了文件来签字的时候,都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秘书苏姐差点儿以为老板中邪了。

  再次提醒老板签字,又得到一道笑声的苏秘书终于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湛少,您没事儿吧?”

  “嗯?”

  男人疑惑的挑眉,吧文件拉过来,看了看,刷刷刷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还有吗?”

  “没有了,湛少,您还有别的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去做事了。”

  “去吧!”

  苏姐出来直接去了林飞宇的办公室。

  “林助理,湛少没事吧?刚才签字的时候,一直在笑,笑的怪吓人的。”

  林飞宇,“……应该没事吧。”

  他能不能说,刚才来的路上,湛少也时不时的发出一道吓人的笑声来呢?

  医院

  封杰凌晨再经历了一次脑部手术,天亮的时候结束的。

  这一夜,刘玉芸像是苍老了十岁。

  整个人都憔悴的不像样子了。

  江舒梦跟蒋青莲赶来看到她这个样子,一时间都愣住了。

  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二妹,你这也太憔悴了吧?你可千万不能跨掉啊,阿杰他……还真是不好说,也不知道挺不挺的过去这一遭。”

  刘玉芸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上一句还是关心的话,下一句,简直拿了一根大铁杵子,狠狠的戳她的心啊。

  “你们这两个贱人,是来幸灾乐祸的吧?”

  “哎呀,二妹,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江舒梦不乐意了,接着脸色凝重的说道,“你也自信点行不行?把吧字去掉,重新问。”

  刘玉芸,“……啊啊啊……该死的,我要杀了你们!”

  江舒梦后退一步,还不忘拉着蒋青莲的手,一起后退。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阿哲快来看着点你妈妈,不行送她回家休息吧,在这里她精神都要崩溃了。

  你是阿杰的亲弟弟,你在这里盯着就行了,再不济还有那么多佣人保镖,他身边的助理秘书。

  封家养着他们不是让他们吃闲饭的。

  这种时候,你妈妈在这里根本就是添乱。”

第155章 精神病院剧场,大火了

  刚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封哲听着江舒梦很有道理的话,重重的点头。

  “大妈您说的对,宋妈,张嫂,把我妈送回去休息。”

  “阿哲,你不要着了这个贱人的道,你怎么能听她的话呢?我才是你妈,里面的也是我儿子,我要在这里守着阿杰。

  不然这些贱人会对你哥哥动手的啊!你哥哥不会死的,可是这些心怀鬼胎的贱人会暗地里下手。

  她们没有好心眼儿,她们会耍阴招的!”

  “妈,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大妈才不是那样的人,三妈也不是,大妈,三妈,你们别往心里去。

  我妈真的精神错乱了。”

  “好孩子,你知道就好,你妈这是受不了这个打击,当时你大哥出意外的时候,我也是这种心情的。

  完全都能理解,真的,作为过来人有经验的,我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不过听不听的全凭你了。

  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一切都看天意吧,但愿你二哥吉人自有天相,能走过鬼门关。

  我们先去看看你奶奶,她老人家听闻这个噩耗,人也不好了。”

  恶心完了刘玉芸,姐妹俩手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