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音音立马紧张起来,“桑诺姐,我今天一定会完成工作的。”
“嗯。”桑诺应声,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有陆总帮忙,你自然能完成。”
她说的没错,陆琎这么个大BOSS来做这些活,自然轻松。
只是宋音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点发白。
陆琎没什么压力的抬眼看她:“怎么还没去?”
桑诺扬了扬手机,“忘拿了,现在过去。”
昊然的宴会在津南酒店,都是些平时里常见的老熟人。
有人看见桑诺一个人来,上前打听陆琎什么时候来。
桑诺应付自如,“他晚上有个推不掉的会,会尽快赶过来。”
万金油的话,都心知肚明。
不过,陆琎还真的来了。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领着宋音音从门口进来。
男人清贵逼人,身边跟着的小姑娘也娇俏可爱,看着很登对。
正和桑诺交谈的一位富太太示意她看身后,“陆总身边的那姑娘是谁呀?”
桑诺看到宋音音的瞬间,端着高脚杯的手忍不住收紧。
陆琎也看见了她,眼神对视之间,她就懂了他的意思。
桑诺和富太太说了声,抬腿向他走过去。
“不是说不来?”她端着酒杯,散漫问道。
“带她来看看。”陆琎的视线落在旁边的宋音音身上。
宋音音登时不好意思起来,她长的很幼态,是当下时兴的白幼瘦那一款。
仰着脸看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无辜感。
“桑诺姐,我只是没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才会跟着陆总过来。”
桑诺点头,正巧有人看见陆琎,过来搭话。
“刚刚还和桑秘书说起陆总,还以为陆总不来了呢。”
陆琎矜持寒暄,桑诺在旁边时不时暖一下气氛,相谈的倒是愉快。
只是旁边的宋音音,跟在陆琎身后,什么话题都插不进。
她悄悄抬眼打量着桑诺,见她从容社交,得体的应付着各个前来打招呼的人,挑不出一丝错。
桑诺注意到她的不自在,抬起酒杯示意了下:“以后跟着多应酬自然就会了。”
宋音音点点头:“谢谢桑诺姐。”
陆琎听到她们说话的声音,回眸看向宋音音,“怎么了?”
宋音音笑的有些勉强,“没什么。”
陆琎淡淡,“觉得不舒服,我送你回去。”
宋音音的眼睛立马弯成了月牙,但下一秒又纠结的问:“会不会太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桑诺在一旁默不作声,看着陆琎又带着宋音音离开。
陆琎离开的时候,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有宋音音乖巧的和她说再见。
刚才搭话的几个老板,都凑上来问,“桑秘书,这小姑娘是谁呀,陆总怎么跟看宝贝一样?”
这话问的其实有些微妙。
生意场上的人大多都知道桑诺和陆琎之间的事,现在陆琎却带了另外一个姑娘,看情况,还疼的挺厉害。
周围人看桑诺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
桑诺喝了酒,不能开车,只能叫代驾。
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
她刚打开房门,就看见客厅里坐着个人。
桑诺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没开灯,直接过去,“我今天很累。”
陆琎身上那股冷冷淡淡的味道里混了点草莓味的甜蜜,在黑夜中格外明显。
是宋音音身上的味道。
桑诺身体一僵,然后往旁边让开了点,“把宋秘书送回去了?”
“嗯。”陆琎嗓音低低沉沉的,没多大情绪起伏,“她什么都还不懂。”
“是什么都不懂。”桑诺语气里也没多大变化的说,“所以你这次准备玩多久?一个月还是三个月?”
桑诺十八岁就跟了陆琎,但现在已经八年,她足够了解陆琎。
只是她说完,才发现自己错了。
“她不懂,所以你多带着她,别让她觉得自己差劲。”陆琎缓声说着,话语里都能听出来无奈与头疼。
桑诺听了他的话,心一下子往底下落。
她问:“陆琎,你真看上她了?”
“我说了,她很乖。”陆琎回答的没有迟疑,语气淡淡的补充了句,“真谈恋爱也不错。”
桑诺沉默了会才听见自己冷静的问他,“那我呢?”



第4章他们的八年
那她呢。
她和陆琎的八年算什么?
桑诺耐心等着他的回答,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陆琎的语气和刚才说宋音音很乖时没什么两样,坚决又淡然:“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款。”
这倒是。
除了最开始那段时间,陆琎身边没女人以外,后来找的女人,都和桑诺天差地别。
他喜欢乖巧听话的,但是不喜欢桑诺这么听话的。
桑诺的眼睛隐在黑暗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有她的嗓音依旧清冷如水,“今晚要留下吗?”
陆琎起身,拿上旁边的外套:“算了。”
桑诺不知道陆琎说的算了,有没有指他们之间也算了。
只是第二天到公司的时候,宋音音的工位就被换到了她旁边。
这个位置刚好能对上总裁办公区,抬头就能看见里面。
宋音音和她打招呼,“桑诺姐早上好。”
桑诺将包放好,看着她眼里藏不住的雀跃,语气平静地问:“不喜欢我给你安排的位置,昨天为什么不说?”
宋音音愣住,有些无措的解释,“没有不喜欢,是陆总让我过来的,说要监督我工作。”
说到后面,她脸颊又红了,但很快意识到桑诺还在,眼神变得不安。
桑诺觉得自己现在跟白雪公主后妈似的,像在故意欺负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