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蜜本来还在找他们在哪,看见裴烁后拉着姜岁初和梁意走过去:“怎么坐这啊?”

他们订的位置在餐厅的最里面,一个靠角落的位置。

裴烁笑嘻嘻地给她们倒水,说:“这隐蔽啊。你刚来没看见刚刚那阵仗,好几个女的拿着手机咔咔拍照。搞得我还以为是哪个明星走穴呢。回头一看,哦~原来是在拍我们。”

唐蜜:.......

姜岁初:.......

梁意:........

唐梓喝着水静静看他装逼,人家明明拍的是陆祉年。

陆祉年也懒得理他,他就坐在姜岁初对面,伸手拿过她的餐具拆开用开水烫一遍后又放回去。

姜岁初飞快看他一眼,连忙接过筷子:“……谢谢。”

唐蜜看了眼陆祉年,在心里啧啧两声,然后踢了一脚对面的唐梓。

唐梓吃痛,瞪她一眼:“你踢我干什么?”

唐蜜把未拆封的餐具推过去:“能不能和陆祉年学学,有点绅士风度。”

………

唐梓瞥了眼陆祉年,有些不情不愿地给她拆餐具。

说着唐蜜又把梁意那套餐具推到裴烁跟前:“你也是,别一天天尽想着吹牛。帮梁意拆一下餐具。”

梁意慌忙去拿餐具:“我…我自己来就可以。”

对面坐着的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梁意从进餐厅坐下头都没抬起来过,大气都不敢喘,怎么敢让裴烁给她拆餐具。

唐蜜拉住她的手,对她说:“你别动。男女生一起吃饭哪有女生动手的道理。”

裴烁比她快一步拿过餐具,连说:“我来我来。”

裴烁撕开餐具上的塑料薄膜,问她们:“对了,你刚说遇到点麻烦,什么事?”

唐蜜之前给他们发过消息,说是遇到点麻烦要晚点过来,还让他们多点点菜,要多带一个人过来。

唐蜜看了眼斜对面闲散坐姿都陆祉年,“还不是我们陆校草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太大了。”

陆祉年正在回舒媛消息,听到和自己有关抬起眼皮看过来。

唐蜜看着他,说:“孙菲菲和岁岁一个班,今天看到你给岁岁搬桌子肯定心里不爽找岁岁麻烦呢。”

陆祉年皱眉,显然不记得这个人:“孙菲菲是谁?”

他给谁搬桌子关她什么事?

唐蜜扯了下嘴角,“孙菲菲你不记得?”

陆祉年莫名,淡淡道:“没印象。”

唐蜜:…………

他没去纠结谁是孙菲菲,而是看向姜岁初:“被欺负了?”

姜岁初摇摇头,“没有,就起了点口角。”

唐蜜听了替她打抱不平,“怎么没有,她都差点对你动手了。”要不是她及时出手,孙菲菲绝对会动手的。

“动手?!”裴烁一听’啪’一下把梁意的餐具放下。

梁意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把住差点被摔下桌的餐碟。

裴烁:“岁岁,孙菲菲打你了?打你哪了?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姜岁初连忙摆手,说,“她没有打我,就是发生了一点争执。而且蜜糖后面过来了,她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裴烁不放心,叮嘱她:“岁岁,这个孙菲菲不是什么好人。她要是敢欺负你,你一定要给我和阿年说。”

“嗯。”姜岁初点头,又问道:“你们认识她?”

她看向陆祉年,听唐蜜的话好像孙菲菲喜欢陆祉年。

“认识啊,怎么不认识。”唐梓看了眼陆祉年,笑问:“诶,你真不记得孙菲菲?”

陆祉年蹙眉瞥他一眼,没说话。

裴烁接过话:“就初二把你堵学校后面巷子里给你表白,还强……唔…唔唔……”

“闭嘴!”陆祉年勾过裴烁脖子,一把捂住他的嘴。眼神警告地看着他,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咬牙道:“你要是敢说出来我告诉裴叔你打职业联赛的事。”

唐梓和唐蜜两人见状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只有姜岁初和梁意两人一脸懵。

强…什么?

姜岁初扭头满脸问号的看向唐蜜。

陆祉年冷箭一般都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唐蜜,眼里的警告意味很浓。

唐蜜避开他的视线,假装咳了咳,说:“没什么,就孙菲菲喜欢阿年,初二的时候把阿年堵巷子里给他强行表白。”

姜岁初看了眼陆祉年。

是这样吗?她怎么感觉远远不止表白这么简单呢。

唐蜜给他圆了过去,又笑着说:“孙菲菲还挺倒霉的喜欢上你。那么惊天动地追你,你居然连人叫什么都不记得。”

她肯定陆祉年记得孙菲菲,只是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

孙菲菲家境优渥,人长得也漂亮,在一中颜值能排前十。就是学习不好,初中的时候屁股后面就跟了一群小跟班,还和校外的一些小混混有来往,是学校里的大姐大,好多人都怕她。

她喜欢陆祉年的事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从初一开始就给他写情书送零食,但陆祉年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直到初二下学期,一天放学,孙菲菲叫上她在校外认识的哥哥把陆祉年堵在一中后面那条巷子里,当众给他表白。但陆祉年自始自终都无动于衷,正眼都没瞧过她一眼。然后孙菲菲一气,直接向陆祉年扑了上去,抱着他脖子就要亲上去。好在陆祉年反应快,偏过头一把推开了她,这才没被她得逞。

自此,孙菲菲这人算是永远进了陆祉年黑名单。要不是他不打女生,那天他差点就控制不住动手了。

陆祉年想到孙菲菲那张脸有些嫌恶地皱起眉头,他松开裴烁,淡淡道:“无关紧要的人没有记住的必要。”

裴烁差点被捂死,陆祉年一松开手他就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突然眼前出现一只小胖手,端着一杯水。

梁意眼神闪躲,不敢和他对视,“你喝点水…缓缓。”

刚好他准备找水喝,裴烁接过水杯露出一口大白牙:“谢谢啊,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梁意:“……不客气。”

她低下头弯了弯嘴角,声若蚊蝇,裴烁正咕咚咕咚喝水根本没听见。

中午没多少时间,一顿饭吃的很快。

结束后几人一起回学校,路过奶茶店裴烁嚷嚷着要喝奶茶。

唐梓:“你小心又胖回去。”

唐蜜也说:“就是,别忘了你多不容易才瘦下来的。”

裴烁捧着三分糖的珍珠奶茶,说:“我现在每天晚上十公里夜跑,一百个俯卧撑,五十个引体向上,这点热量顶多算补充体力。”

梁意咬着吸管,听他这么说都不敢喝了。他身材那么好每天还做这么多运动,自己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