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老虎,对不起,我也是临时赶过来求婚,这边不熟,没办法给你一个盛大的求婚,你放心,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回国后我一定补给你一个最满意的婚礼!”陆玺诚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又很诚恳的样子。
我本以为邓晶儿会刁难一下陆玺诚,没想到她只是笑了一下,毫不客气地一把夺过戒指盒,然后自个儿戴上。
“几克拉的?”她看着手指上的鸽子蛋,问。
“九克拉,寓意咱两长长久久!”陆玺诚笑得像个二傻子。
“行吧,你爸妈怎么说?”邓晶儿又问。
陆玺诚拍着胸脯,“放心吧,我爸妈都很高兴,说我与其在外面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浪费时间,不如娶了你,因为你管得住我!”
妻管严,说得还挺自豪。
我唇角忍不住地上扬,一股爱情的酸臭味,让我又欣慰又羡慕,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大胆地示爱过,当年结婚也没有求婚仪式,直接就是结婚。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席铮,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失落,我想要的,他好像从来没给过我。
而此时,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求婚,心里在想什么呢?
是在想他没有跟我求过婚,还是在想以后跟蔚蓝求婚时,要怎么做得更好。
应该是后者吧,我压下心底那一丝遗憾,拿起手机拍下了邓晶儿和陆玺诚拥抱的照片。
无人机撤下后,陆玺诚跟着邓晶儿上了楼,席铮他们自然也跟上,我那两室一厅的温馨小家,一下子挤满了人。
“坐坐坐!”我作为东道主,抛开以往的恩怨,非常热情地倒茶招待。
席铮和于一凡在沙发上坐下,傅杰则是坐在椅子上,对面是手握着手的邓晶儿陆玺诚。
倒完茶,我又去厨房洗水果。
水声哗啦啦,我正洗得专心,于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厨房,他冷不丁问,“出国的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赶紧关了水,转身看着于一凡。
他的眼中有询问,也有一抹失望,“你不信任我吗?”
“不是,我就是觉得离别这种事太伤感了,所以没有说。”我有点心虚。
于一凡对我挺好,帮了我不少忙,我却连出国都瞒着他,而且这段时间也没回他信息和电话。
“你知不知道我去公寓找过你多少次,我的信息和电话你一个也没有回,是故意这么做吗?”于一凡说这话时,身上有一股冷意冒了出来,似乎很生气。
我着实纳闷,“可是你为什么要去找我呢?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
于一凡问,“什么事?”
“你不知道蔚蓝出国留学了吗?也在这边,我还遇到过她,席铮应该就是陪她来的。”我提醒于一凡,“你这样下去是抢不过席铮的。”
于一凡刚想回答,席铮的声音便冷冷地打断了我们,“要和我抢什么?”
我这厨房又不大,这两个大高个都堵在这里,空气都有点不流通了。
“没什么,就是水果不多,等下别抢。”我端起洗好的水果,给席铮看了看,胡说八道起来脸不红心不跳。
于一凡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嗯,知道了。”
随后便从席铮身侧绕过,回到了客厅坐下。
“去吃水果吧。”我疏离地对席铮说道。
客厅里,邓晶儿和陆玺诚已经决定明天一早就坐飞机回国,然后开始着手订婚期,办婚礼。
我啃着苹果,看着邓晶儿那幸福的小模样,感觉很迷幻,我们四个里面最花心的海后,未婚先孕,即将嫁给一位海王。
这是夫妻双双把岸上吗?
傅杰看到自己的难兄难弟要成家了,脸上满是唏嘘感慨,然后提议,“为了庆祝我们小陆少求婚成功,大家一起去吃顿饭吧!”
“行,我请客,一凡和傅杰都和我一起赶来的,还没吃晚饭,”陆玺诚好像一下子懂事了,“还有琛哥,我临时把求婚仪式的重任托付给你,多亏了你替我安排,感激不尽,必须请你吃一顿!”
邓晶儿看了我一眼,眼神欲言又止。
多年好友,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席铮懂这样的浪漫,却没给过我,我多少有点悲催。
“走,出发!”陆玺诚搂着邓晶儿站了起来。
其他人都没有意见,只有我不想去,可是今天求婚仪式的女主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去吃也不太好。
以后邓晶儿和陆玺诚结了婚,就会和席铮他们的交集频繁起来,我也避免不了和他们接触,不如就早点习惯。
一行人两辆车,我开车载着李悠,以及傅杰于一凡。
席铮开车载着邓晶儿和陆玺诚。
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后,陆玺诚定了一间最大的包厢,各自落座后,便点了不少的菜。
在等待上菜的间隙,大家聊着天,这时席铮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望向他。
“嗯,我来接你。”不知道手机对面说了什么,我只看到席铮起身往外走去。
林盛夏席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林盛夏席铮(林盛夏席铮)免费观看完结版_笔趣阁
席铮离开后,于一凡他们都看了我一眼。
如果席铮接的电话是蔚蓝打的,那就意味着等一下我这个前妻,得和蔚蓝那个现任坐一起吃饭。
邓晶儿哪能忍,她突然起身,“算了,不吃了!!”
“吃吧,没事的。”我反倒怕邓晶儿因为情绪激动,影响胎儿发育。
陆玺诚赶紧摸摸她的小腹,“宝宝别怕,你妈不是生你的气哈!”
邓晶儿一巴掌扇在陆玺诚的脑门上,“一想到你和席铮是好兄弟,我他妈都不想嫁给你!”
陆玺诚苦啊,捂着头不敢说话。
“晶儿,你怀着孕,情绪不要激动。”我又提醒邓晶儿。
气氛正僵硬时,包厢的门又开了。
席铮领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两人说笑着,看起来关系很不错。
但是我不认识那个男人。
“靳迟钧?”于一凡认出了那个男人,语气有些欣喜。
“一凡,好久不见!”靳迟钧年纪和席铮差不多,长相属于儒雅斯文那一挂,他微笑着跟于一凡打招呼。
说着,席铮与靳迟钧重新落座。
我心里有些没反应过来,本以为席铮是去接蔚蓝,没想到是接了一个男人回来。
靳迟钧就坐在我对面的位置,我多看了两眼,隐约觉得好像哪里见过,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后,才记起来,我在席铮的相册里见过这个男人。
席铮的相册记录着他从小到大的一些重要画面,其中有一张是他和于一凡,以及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的合照。
那是高中毕业时的三人合照,照片上某张少年的脸庞,和眼前的靳迟钧重合度很高。
上一世我没有亲眼见过靳迟钧,照片上的他我也没注意过。
“迟钧哥!”陆玺诚和傅杰也认识靳迟钧,估计以前碰过面。
靳迟钧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最后视线落在我身上,“是弟媳妇吗?”
我一愣,然后看着席铮,示意他去解释。
奇了怪了,靳迟钧怎么知道我是席铮的妻子,但是他好像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们离婚了。”席铮轻描淡写地解释。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靳迟钧愣了一下,随即抱歉,“不好意思。”
“没事。”我摇摇头。
于一凡的视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席铮,最后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顿饭吃得还算热闹,靳迟钧的到来,让席铮几个男人心情很不错,在他们的聊天中我才知道靳迟钧和席铮于一凡是发小,但他的身份不一样,他是纪爷爷的司机的儿子。
靳迟钧与席铮的身份天差地别,但是看得出他很健谈,而且气度翩翩,穿着打扮都很有档次,应当现在过得不错。
高中毕业后,席铮与于一凡上了国内大学,靳迟钧则是考上了国外的学校,与他们分开了。
一分开就是多年。
“靳叔身体还好吗?”席铮问。
“他……”靳迟钧苦笑一声,“去年就走了,癌症。”
席铮与于一凡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有些沉重。
我默默吃着饭,听着他们的聊天。
于一凡也开了口,“节哀,这件事你怎么没有通知我们?我们应该来送一送靳叔。”
靳迟钧想得比较开,“人死不能复生,不必要麻烦太多人。”
说得有理,我还挺喜欢靳迟钧这种观点。
正当我想夹点海鱼肉吃时,忽然感觉鼻子好像闻到了什么特别不舒服的味道,胃里猛地开始排山倒海,一股干呕的欲望油然而生。
我口里的鱼肉咽不下去,死死堵住我作呕的嗓子眼。
我起身,匆匆赶去了洗手间。
“呕……”我在隔间里吐了个爽,刚才吃下去的山珍海味,此时全部吐了出来。
嗓子里有些火辣辣,应该是胃酸刺激的。
过了一会儿,我去洗了个手,擦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有些苍白的脸,我心里疑窦丛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