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大眼瞪小眼对峙半晌,外面突然火把闪烁,随即一阵喧闹。

不多时,远远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道:“捉拿逃犯,不配合者同罪论处!”

我又看了他们一眼,随着光亮渐明,我这才发现另一名较矮的黑衣人双眼紧闭,全靠同伴支撑。

较高的那个语气略急,声音却意外地清越:“我们不是坏人,更不是逃犯,烦请姑娘帮我们一把,救命之恩,日后必报。”

我现在可不是上一世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我现在背后有温家这么多人的性命,胡乱救人的教训我也早就吃够了。

我握住防身的匕首冷下脸:“立刻从窗户离开,不然我就喊人。”

那男子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干脆,一时愣住。

听着外面的人似乎就要上楼,他将脸上黑色面罩取下,语带哀求。

“我可以出去将那些人引开,但姑娘能不能将我妻子藏好,若我没回,就等她醒了让她自行离开去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那是一张俊逸至极的脸,我看着那张脸,心神一动。

又看了眼他怀中之人,我突然改变了想法。

我望着一脸哀伤的男人道:“倒是个痴情人。”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我又指着屏风后大床低声催促:“带着你妻子藏进去,快点。”

多亏了我家财万贯的老爹,只是出趟门而已,所有一切都是最高规格。

就连住的地方,用的东西都是最大最好的,断不能委屈了他的宝贝女儿。

我那大床,藏两个人绰绰有余。

那男子脸上露出感激神色,连忙带着怀中之人过去。

门外已经传来声音。

我的侍卫似乎与那些官兵争执起来。

看着他们藏进去,我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过去,楼梯口两方人马正在对峙。

我露出不耐神情:“大晚上吵什么?让不让本小姐睡了?”

我的侍卫头领阿风躬身道:“小姐,这位军爷说要搜查逃犯,我跟他说了,三楼只有我们小姐一人。”

我眼波一横:“搜到本小姐头上了,知道我是谁吗?”

那位领头的官兵蹙着眉,他旁边副官那个似乎是扬州人,在他耳边低声道:“这是扬州首富温云海的嫡女,他母亲是清河沈氏,还有个在京都当大官的舅舅。”

那军爷眼眸微微扫过我,神色缓和过来:“原来是温大小姐,失敬,只是我们职责所在。”

我双手环抱看他半晌,笑了:“搜可以,只是莫要碰本小姐的东西。”

说完我对阿风使了个眼色,他微一颔首,从怀中悄无声息抽出一张银票递过去。

“我们家小姐比较娇贵,军爷费心。”

没有什么是银子解决不了的。

果然,那军爷咧开嘴,草草在我房间看了一眼后挥手道:“没在这里,继续追。”

待官兵离开后,我才感觉后背发凉,早已沁出一层薄汗。

我敲了敲床沿将那两人唤出后,皱着眉道:“那些人一走远,你们立刻离开。”

那男子应了一声。

看着他们俩的模样,我又打开房门。

侍卫道:“小姐怎么了?”

我垂眸:“拿点金疮药过来。”

我的侍卫都是家生子,且是温云海精挑细选,绝对值得信任。

他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便按我吩咐的去办了。

待药一拿过来,我扔给他们:“上完药赶紧走。”

那男子脸上显现出些为难:“小姐能否再帮个忙?”

我冷笑一声:“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们上药吧?你想得美!”

那男子脸上一滞,有些尴尬:“我只是想让小姐帮内子。”

我今晚上善心用尽,一动不动。

恰时那女子呻吟一声醒过来,声音嘶哑地唤道:“阿祁。”

顾祁清隽的眉眼出现一抹喜色:“月清,你醒了?”

我心中再次感叹,果然是她。

这该死的命运,怎么又让我遇见男女主了呢?

第17章

其实顾祁一摘下面罩我便认出来了,毕竟是男主,虽然我只在景烆身边时见过那么两次,但长相还是比较钟灵毓秀令人难以忘记。

想到之前因为我的缘故才令这二人分开。

大家又同是景烆这厮的受害人,才忍不住搭救一把。

夏月清醒来后摘下面罩环顾四周一圈:“我们这是……”

话没说完,她目光落在我身上,声音有些不可置信:“穆语裳?”

我微微一蹙眉,往窗外看了一眼。

顾祁连忙堵住她的嘴:“月清,别这么大声说话,刚刚是这位小姐帮我们躲避了追兵。”

夏月清一顿,又仔细打量我半晌,又低声呢喃:“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我慢条斯理倒了杯茶仰头任她看,这应当是原来的穆语裳绝不会出现的神情。

果然,她虚弱道:“抱歉小姐,一时眼花认错了人,小姐与我一位……故人,十分相似。”

听闻这话,顾祁也看了我一眼,这才低声对夏月清道:“竟与那位如此相像。”

故人?

我顿时神色古怪起来。

我与夏月清就算没仇,也绝对算不上朋友吧!

毕竟她当初可是恨不得弄死我。

虽然我也很想死,但弄巧成拙,最后竟害得拂柳被杖毙。

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景烆,我又恨得牙痒痒起来。

罢了,我神色恹恹地摆手:“上了药便离开吧!”

说完我便坐在桌前单手托腮,闭目养神。

一阵细碎的声音过后,我听见两人脚步声渐近。

夏月清虚弱地声音传来:“敢问恩人姓名,大恩必不敢忘。”

我其实很想问问这两人怎么回事。

夏月清不是皇后吗?怎么跟着顾祁跑了,是私奔吗?

不是剧情修正都把我抹杀了,景烆那狗皇帝怎么还不死?

你们俩以后打算怎么办?造反吗?

但我又深知,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

所以我只好按下满腹好奇,故作深沉。

“施恩不图报,就当今日我没救过你们。”

可那两人竟齐齐跪下来,外面一声惊雷。

我悚然一惊,怎么着,让男女主跪我要天打雷劈?

当初景烆那么天怒人怨都没被劈死。

索性只是个巧合,一声惊雷后,外面下起雨来。

我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叹了口气:“起来吧。”

两人不动,我无奈道:“扬州,温娇娇。”

夏月清瞪大眼呢喃:“竟然也姓温?”

我故作疑惑:“你说什么?”

夏月清摇摇头,两人相扶着起身。

“我叫夏月清,这是我夫君顾祁。”

“若我夫妻二人侥幸不死,必回来报答恩人。”

看那两人往窗户边走去,似乎即刻就要离开。

雨势渐大,想到这两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于心不忍。

末了我忍不住道:“雨停了再走吧,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我低声嘟囔:“好不容易救下来的,伤口感染那不白救了。”

虽然知晓这二人大概是有主角气运的,但救人救到底。

那二人先是一愣,随即相视一笑,齐齐对我行礼。

“那便叨扰娇娇小姐了!”

我看着郎才女貌的二人,原来夏月清在爱人面前也是这般爱笑温柔的,懂事有礼的。

我心绪又起伏起来。

景烆你这个王八蛋,必遭天谴!

那两人又回到桌边坐下,顾祁贴心道:“娇娇小姐可以回床上歇息,雨一停我们便走。”

我没好气道:“让你们两个伤患坐这儿,我睡得着吗?还是你们去歇一会儿吧,也好有力气逃命。”

两人皆是失笑,末了,我们三个谁也没动。

夏月清仔细看我半晌,欲言又止。

我打了个哈欠,问道:“有话要说?”

听我问出来,夏月清下定决心一般:“娇娇小姐,听我一句,以后千万莫去京城。”

原本昏昏欲睡的我心中一悸,蹙眉问她:“为何?”

夏月清神色哀戚,顾祁也神色凝重:“你只需知,我们不会害恩人便是。”

见我沉思,夏月清一把握住我的手:“一定要远离一个叫景烆的人。”

第18章

其后不论我再如何问,二人皆是闭口不言。

我内心的不安越发浓重。

看样子,我死后这两年,景烆应当是又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待我再次迷迷糊糊入睡,醒来时,天光已经是大亮。

那两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我若无其事地洗漱,然后继续往清源山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