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也会要了他们的命,以前他是不赞同他打架的。

但是,这一刻,他很期望着顾爵能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

因为这些人害的他近段时间都不能拿笔了,影响了他的高考复习。

很有可能会影像他以后拿手术刀,做个医生,是他的理想。

“楚柏卿,能动吗?”

有些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传来,楚柏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在看到封衍的时候,他笑了,他说怎么觉得这个人打架这么狠,这么厉害,原来是封衍。

是他就对了,能和顾爵打架不相上下的,也就是封衍了,封门少主……

封衍把楚柏卿送到了医院,医生一看是院长家的儿子。

立马把主任给找来了,小心的进行检查,好在没有伤到骨头,一看就是专业的打手。

但是,因为楚柏卿的身体比价特殊,身上的红紫的淤青的痕迹看着特别的吓人。

好像是受了多重的伤一样,而且他的抗痛能力特别的低,一直疼的叫。

这样体制的人遭受疼痛,会比常人的疼痛感剧烈的多。

楚柏卿的手背就是表皮有破损,已经被包好了,起码一个星期是不能用了。

当顾爵他们几个感到医院的时候,楚柏卿已经被处理完了。

封衍靠在窗户边上,看到走进来的厉靳霆,还有他身后的封汐。

阴柔的脸上瞬间变得冰冷,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漠然的走了过来。

对着霍仲饶叫了一声“饶哥”

“亏了遇到你!”霍仲饶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楚柏卿,眼中都是心疼,拍了拍封衍的肩膀说道。

便离开了……

在经过厉靳霆身边的时候,冲他邪魅的抛了一个媚眼,但嘴角确是嗜血的笑。

看都没看封汐一眼,漠然的离开。

厉靳霆无奈的叹口气,看着封衍的背影,心情愈发的沉闷。

霍仲饶是回来办事,正好赶上,厉靳霆是回来处理封汐惹的祸,也正巧知道楚柏卿出事。

顾爵站在床边,双拳紧握,浑身都像是冒了火一般,楚柏卿的脸上都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嘴角都坏了,眼角也坏了……

身上就不用看了,还有那被包成粽子的手……

楚柏卿最怕疼,现在是打了止疼针才睡着了,否则,这会肯定是要疼哭的。

顾爵转身就走,厉靳霆拦了他一下都没有拦住。

霍仲饶和厉靳霆追了出去,告诉封汐看着楚柏卿。

顾爵这架势出去,不弄出人命都不会罢手。

以前楚柏卿被人找麻烦,还没受伤,顾爵都能把人打个半死住了两个月的院。

这次楚柏卿伤的这么重,顾爵肯定是要要了那些人的命。

教训他们是一定要的,但是,绝对不能弄出人命来。

顾爵的车开的简直要飞了,他在路上打了几个电话,已经知道打楚柏卿的人是乔四爷派来的。

就因为乔四爷想要拉拢他入他们的帮派,被他拒绝了。

乔四爷觉得没面子,所以,找人给了楚柏卿点教训。

  第831章 一顾卿心——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人

第831章 一顾卿心——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人

乔四爷在云城也是有着一定势力的,顾爵的名号一天一天大,有人想要灭了他,有人想要拉拢他。

然而这些人都不知道顾爵的背景,他们全以为他是个靠拳脚,要争得一席之地的愣小子。

所以,乔四爷以为自己拉拢他,顾爵肯定是会答应的,却被拒绝了,自然是恼了。

他手下的人打不过顾爵,就拿楚柏卿出气了。

乔四爷整天泡在麻将馆里,顾爵直接开着车撞进了麻将馆里。

惊得里面的人四处逃窜,顾爵下了车,从车座底下抽出钢管,见到上来的人就是一顿轮。

每一下都是用足了力气,像是疯了一样的招招都像是要要了人命一般。

什么样的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埃轮,顾爵的速度是他们都躲不过的。

上来的人都被顾爵给打趴下了,乔四爷被几个手下小弟给护住想要跑。

顾爵跳过麻将桌,就一钢管轮在乔四爷的背上。

“乔四,你特么的找死!”

乔四爷四十几岁的人了,一钢管就被顾爵给轮趴下了。

顾爵一脚接着一脚的往他身上招呼。

乔四爷手下那几个人都看傻了,没有人敢上去的,他们从没见过一个人能打倒那么多人的主儿。

这年头打架谁都会,但是遇到了硬茬谁都发怵,尤其是顾爵这样不要命的,跟风是让人惧怕。

所以他们几个都想跑,可是,顾爵怎么能让他们跑。

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是又可能是打楚柏卿那几个人,所以,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人,都特么的该死。”

顾爵打的两眼都猩红了,他满脑子都是楚柏卿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他的心如同刀割般的难受,他似乎都要承受不住那种痛,他太心疼楚柏卿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受过伤,可是,却因为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是他该死。

是他没有保护好他,是他该死……

一管子一管子的轮下去,不管不顾。

厉靳霆和霍仲饶看着打的差不多了,再打下肯定是要出事儿的。

两个人合力才把顾爵给弄走。

霍仲饶打电话让人来把这里处理一下,毕竟顾爵开的车是他的,军车……

医院

楚柏卿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受这么重的伤,当时就昏倒了。

楚父倒是还算冷静,毕竟是见惯了这种情况,可是,依然心疼的不得了。

看不下去,最后还是离开了,毕竟那边还有楚母要照顾。

这边有霍仲饶他们在,他也算放心。

再说这是他们家的医院,楚柏卿也能得到最全面最好的照顾。

顾爵也不吃饭,就守在楚柏卿的身边。

双眼依然是通红的,整个人都透着颓废的气息。

半夜十二点多,楚柏卿醒了,是止痛药的药劲儿过了,他被疼醒的。

一动不敢动,动一下疼的更加的厉害。

想要张嘴说话,却扯动了嘴角的伤口。

顾爵看着疼的直哆嗦的楚柏卿,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弄死那些人都不解气,看着眼前的楚柏卿,顾爵竟然红了眼,眼睛里竟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第832章 一顾卿心——你们两个也不能天天腻乎在一起

第832章 一顾卿心——你们两个也不能天天腻乎在一起

因为疼的厉害,不得已又打了止痛针。

医生又给楚柏卿打了营养液,他又睡着了。

霍仲饶让顾爵去睡会,他却不肯,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楚柏卿。

顾爵的倔犟,大家都是知道的,也就随着他了。

楚柏卿的伤不重,全都是淤青伤,养了一个星期就感觉不到那么疼了。

但是,因为身体不愿意消褪伤痕,所以看着还挺严重的。

这几天顾爵一直留在这里照顾他。

连楚父楚母都看着心疼,因为顾爵瘦的厉害,都让他回家,他却不肯。

顾爵话也变得特别的少,整个人都很沉闷。

有时候看着楚柏卿脸上身上的伤,目光都会停留很久,有时会变得呆滞。

这些天都是顾爵给楚柏卿擦身子,起初,楚柏卿还不习惯,很别扭。

但是,看着顾爵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的做着这些事,他也就没什么好矫情的了。

但是顾爵给他擦下面的时候,他还是会红透了脸。

顾爵这边刚给楚柏卿穿上内裤,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楚母走了进来,看到顾爵给楚柏卿提裤子的动作。

愣在了那里,随后一脸的惶恐,迈着急切的步子走了进来。

看着顾爵和楚柏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还在犹豫。

楚柏卿看向自己的母亲,“妈你怎么了?”

自己的母亲他最了解,这样的表情摆明了是有话要说的,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这不对劲……

“那个,顾爵你长的这么帅,是不是很多女孩子追你,有女朋友了么?”

楚母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问道,神情有些紧张。

“啊……没有,不喜欢那些女生,很烦!”

顾爵被问的一愣,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问题。

他还在上学呢!再说他确实挺烦那些女生的,追他的不少,他没有一个看得上的,看着都烦。

看他们还不如看楚柏卿顺眼。

“那个……我们家柏卿是不是也没有女朋友啊?”

楚母的脸色很不好,但是,还是笑着问道,只是那笑很僵硬。

“他肯定没有,一天除了学习,就是和我在一起!”

顾爵觉得今天的楚母有些奇怪,问的话也是莫名奇妙的。

楚柏卿放在被子下的手不由的攥成拳,他妈会问出这些话,显然是不正常的。

他额头开始冒冷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要不他妈不会这样。

“妈,你怎么问这些事,怎么了?我们上学都不可能淡恋爱,要谈也是要上了大学的。”

楚柏卿试探的问道,心里莫名的不安。

“对对对,要谈的,上大学就谈个女朋友,你们两个也不能天天腻乎在一起,像谭松和沈从文那样可就毁了。”

楚母听了楚柏卿的话舒出一口气,继而就说到了谭松和沈从文……

楚柏卿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

谭松和沈从文的事情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这个事实让楚柏卿接受不了,被发现意味着他们要承受的是哪淹死人的吐沫星子……

“他们怎么了?”顾爵听的莫名奇妙的,谭松和沈从文不是很好的哥们么。

  第833章 一顾卿心——被他爸给打了,据说打的不轻

第833章 一顾卿心——被他爸给打了,据说打的不轻

楚母把手里的吃的放下,还往门口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