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点事耽搁了。”

温为笙把水壶放下,看外面夜色,转身拿过车钥匙出门:“你在哪?大概什么时候结束?我送你回家。”

林枳听到了温为笙拿钥匙的声音,笑道:“不用,我一会就回去。”

林枳很诚实,她不说假话,是一就是一,所以即便知道温为笙听到她的话后可能会来她也没想着骗他。

温为笙脚步停下,目光微动:“怎么回去?有人送你吗?”

林枳想到和陆云霄的那通电话,他翻文件的声音,他应该是司机开车。

这个点司机送他来,那应该也会送她回去。

如果不送她回去,她打车也是可以的,不影响。

于是,林枳说:“有的。”

温为笙指腹收拢,钥匙握在了掌心。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我有点担心。”

他声音里含着担忧,细听还能听见隐隐的不安。

林枳知道他确实不放心,但她不可能让他这么晚来接她,他每天工作已经极为辛苦,尤其这段时间还来回的往她这跑。

“没事的,我到家了给你发消息,可以吗?”

她温清的声音传来,尤其那最后三个字,轻缓信赖,带着无声的靠近和明白。

温为笙的心跳了下,然后急遽的跳动起来。

可以吗?

她说可以吗?

这三个字就好似他们是男女朋友,她关心他,在乎他,明白他的心。

热气陡然从心间漫出,在身体里翻滚,他握着手机的五指不觉紧了。

第104章

这段时间虽然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他却明显感觉到她和他一开始的生疏没有了。

他已经走进了她的世界,只是离她的心还有一段距离。

强压下心中的激越,他努力让自己平静,然后温声:“好。”

林枳眉眼微弯:“明天一早祁老便回汇城,我有时间,我去看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她又一句主动的话语传来,让他原本已经压下去的心绪再次乱起来。

这一刻,他目光灼灼:“中午,中午可以吗?”

“可以。”

“那......那明天你快到了给我打电话。”

说完想到什么,他紧跟着说:“还是我去接你,我......”

话出口便止住,他想起一件事,明天他有课,无法去。

他眉头皱了起来。

林枳听出他声音里的微急,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淡定从容,眼中生出笑,声音温柔:“学长,我来找你,明天我有时间。”

在乎一个人会因为那个人的声音,话,一个表情而发生变化,而越是在乎这个变化便越是强烈。

这样的感觉,对于此时的温为笙来说他深有体会。

听着手机里她认真又安抚的声音,里面含着点点的笑,他紊乱的心逐渐平稳,再无一丝不安:“好。”

静夜里,一切的悸动滋长起来,让人的心无意识的跳快,有了勇气。

温为笙和林枳结束通话,他拿下手机,心口的炙热依旧,甚至更甚。

他想告诉她了。

告诉她他喜欢她,他想和她在一起,走过这后面的漫漫人生路。

小镇随着时间的过去夜色愈发深浓,白日里的嘈杂逐渐消尽,唯有蛙鸣声清晰起来,细听倒似更热闹了。

橘色的路灯下,林枳穿着简

单的米色贴身针织上衣,宽松的浅色牛仔裤,背着一个白色小方包站在光晕里。

她拿着手机,脸上带着浅浅的笑,眉眼微弯,淡淡的橘调和着清幽的月光把她笼罩,是一张暖调氛围的照片,一眼便让人心里安宁。

奔驰从夜色驶来,车前大灯照亮前方,亦把那站在路灯下含笑的人照进眸里。

陆云霄拿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话。

“老爷子明天就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来?”

陆云霄看着那光晕里的人,她眉眼的笑,似那夜色里无声绽放的兰花,清雅动人。

“明天。”

“明天?和老爷子一起?”

“晚一点。”

“呃......什么意思?”

车子往前,她低头拿下手机,挂断电话,唇角的笑清浅漫开。

陆云霄眼眸微动,说:“就这样。”

挂了电话。

外面路灯照进车里,光从他眸中划过,是照不进的深色。

“停车。”

“是。”

林枳结束和温为笙的通话,她顺便看了下时间,近十点,这个时候回去的话便是十一点了。

确实不早了。

不过,不影响明天她去看学长。

当然,她不可能空手去,她得带东西,而她已经想好了要带什么。

睫毛微动,林枳眼中的笑弥漫。

人都是相互的,学长对她好,她自然也要同等的回应。

“砰!”

车门关上的声音,不小,打破了夜色里的静,穿过了这热闹的蛙鸣落进林枳耳里。

林枳微顿,抬头。

第105章

月夜下,清辉落,拥有着千年历史的小镇蒙上了一层岁月的纱,一切都变得朦胧悠远。

黑色奔驰停在路边,车灯亮着,车子并未熄火,在夜色里发出不小的声音,昭示着它的存在。

陆云霄关了车门,朝她走来。

他穿着深灰衬衫,同色西裤,脚上是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西装外套搭在小臂,隐隐露出他手腕的名贵腕表。

林枳眼帘动了下,走过去。

“来了?”

到他面前站定,她目光清明,不见刚刚和温为笙通话时的笑,有的是对普通朋友的礼貌和客气,以及淡淡的疏离。

陆云霄看着眼前的人,她明显的神色变化,就好似一条线清晰的在他们身前划开,谁都不能迈过。“嗯。”

林枳隐隐感觉眼前的人似乎心情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很准确,可能是自己感觉错了。

毕竟在她印象中,他从未生过气,更未有过动怒。

她说:“有什么事你说。”

他特意让她等着,自然是有事要说的。

陆云霄说:“我还没吃饭。”

林枳顿住,没吃饭,那他应该是刚下飞机便直接过来了,下意识说:“你刚下飞机吗?”

“嗯。”

“那......”

林枳看四周,小镇吃的多,但这个点好多店都关门了,倒是今晚他们吃东西的地方还开着。

林枳看客栈里明亮的光,转过头来:“那我们去小月客栈,边吃边说。”

她指着那木质牌匾,上面镶金的小楷在夜色里绽开莹润的光。

“嗯。”

一连几个嗯,完全不像她认识的陆云霄,她觉得他好像有情绪。

至于这情绪是为什么,常

宁不得而知。

“那我们进去吧。”

两人进客栈,林枳问了服务员大概什么时候关门,服务员说凌晨一两点。

那还好,不会影响他们关门,林枳放心,要了个包厢便和陆云霄坐下。

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林枳把菜单给他:“你看想吃什么。”

陆云霄把西装外套放旁边:“你点。”

两人三年夫妻,林枳自然知道他爱吃什么,只是两人已经离婚,她不好再给他点菜。

但他这般说了,林枳想了想,说:“好。”

她拿回菜单,看上面的菜,然后点了一个鱼,一个特色蒸蛋,一份小炒,一份汤。

陆云霄不太能吃辣,她点的都是没有辣的,就是一份小炒可能会放干辣椒。

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她叮嘱:“小炒就不要放干辣椒了。”

“好的。”

服务员接过菜单离开,而此时,陆云霄拿过茶壶倒了两杯茶,一杯茶放她面前,然后才把另一杯茶放自己面前。

林枳稍稍顿了下,说:“谢谢。”

陆云霄拿起茶杯喝茶,对此没有回应。

而林枳想着他要来说的事,这个时候正好合适,只是自己这么一直问似乎不大好。

她想了想,便把这几天祁老在平城的情况说给他听:“这几天祁老......”

陆云霄喝着茶,她清静安宁的声音便落进耳里,如那山间里的溪流,轻轻浅浅。

喉头滚动,茶水入喉,茶香弥漫。

他身体放松靠进椅背,拿下茶杯放桌上,指腹却没有收回,而是在杯身微点,听着静夜里她细细的话语。

林枳说着,服务员菜也一道道上来,等菜都上齐,她说道:“这里的鱼不错,你尝尝。”

她点的鱼是清蒸的,很鲜很嫩,味道不大,适合他的口味。

第106章

“嗯。”

陆云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放她碗里,林枳怔住,随即说道:“我吃了,你吃。”

她没有吃宵夜的习惯,晚餐吃了就够了。

带他来吃饭,也是让他吃。

陆云霄又夹了块鱼,这次这鱼是夹到自己碗里。

“再吃点。”

林枳唇瓣微动,看他夹起那块鱼吃了,再看桌上的菜,还是拿起了筷子。

而陆云霄不时给她夹菜,就像那一夜在傅庄。

林枳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在傅庄那一晚碍着祁老在,他这样做无可厚非,可现在没有祁老,只有他们两人,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而且这样的事,以前他从没有做过。

她想不明白。

细细吃着他夹给她的菜,林枳安静思考起来。

可是,等他们吃完,林枳都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

“明天我们去汇城。”

放下筷子,他拿过餐巾擦唇瓣,低沉的嗓音落进林枳耳里。

林枳微顿,然后眉头轻蹙了下,之前定好的是三天后,现在突然改变时间,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而今晚秦叔叔离开前都没有说更改时间,他来却改了时间,怕是有什么变动吧。

林枳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