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文香大怒,顺手从桌上的瓶子里抽出一束花,对着女儿就劈头盖脸地砸过去。

“怎么回事!”冷辉闻声带着崔铮一起过来了,当即喝止道:“阮阿姨,你冷静点!”

阮文香冷静不了:“阿辉啊,你来评评理。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辛辛苦苦养这么大给了你,收两个亿的彩礼不过分吧!没想到她胳膊肘往外拐,一门心思向着你,就怕你花钱!我这当妈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冷辉明白了,略有些为难之色:“我的公司正准备上市,手头的流通现金不是很多。如果只要几千万,我勉强能周转过来。可是两个亿……暂时实在腾不出来。”

阮阮扑进了他的怀里,哭得犹如梨花带雨:“辉,我不想让你为难!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怕一分钱的彩礼不要我也心甘情愿!”

旁边的崔铮眼角抽了抽,腹诽:冷少已经给你花了五百万,你嘴里还一分钱彩礼没要?

冷辉轻抚着阮阮的脊背,不由大为感动:“我知道你待我的心意多么真,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的。”

阮文香在旁边毫不相让:“阿辉啊,感情不止靠嘴说的,得付出真金白银才行。如果拿不到两个亿的彩礼,阿姨就要去坐牢了!”

冷辉沉吟片刻,做出了决定:“我先派人把阮阿姨送出境外躲几年。等过了这阵子风声,或者等我凑足了两个亿的彩礼,再把你接回来。”

阮文香:“……”

阮阮立刻响应:“这个法子好!就让付胭狗咬尿泡空欢喜一场!她想要钱?吃屁吧!”

阮文香心口拔凉,她算看透了这个女儿:阮阮巴不得冷辉把自己送走,这辈子也别回来!

就算以后冷辉赚了钱,能凑足两亿彩礼,那钱也绝对到不了自己的手里。

阮阮见了钱就像见蚊子见血,哪里会撒手。

而且自己一旦出国就背了畏罪潜逃的罪名,一辈子见不得光。就算逃到国外,因为她欠债数额巨大,也可能惊动国际刑警组织,查封她在国外的账户。

最惨的结果是:她最终被引渡回国,钱照样得还,而且她还得面临牢狱之灾。

阮文香几乎咬碎了牙,终于做出了决定:“我不出国!……我等着冷辉凑够两亿彩礼给我!阿辉,我相信你不会食言!”

第31章她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罗曼服装集团公司,副总监办公室。

散了晨会之后,南榕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画服装设计稿。

前世她从事的就是服装设计专业,而且还拿过奖项。只是弟弟死后,她以嫌疑人的身份被整整羁押了一年。

被关押在监狱的那一年,她并没有虚度时光。她时刻关注着时尚资讯,并且订阅了国际时装期刊,空闲时间就会拿起碳素笔写写画画。

重生回到两年前,南榕掌握了大量的未来审美流行元素,并且加入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开始设计新款夏装。

此时已是春末夏初,夏装的设计早就完成并且投入生产了。不过夏季很长,南榕决定抓住夏季尾梢最后一波行情,主打自己设计的新款夏装。

南榕正忘我地投入到工作,手机震动起来。

她微蹙眉头,仍然坚持画完了一根线条,这才拿起了手机。

“哪位?”她头不抬眼不睁,注意力仍然在画稿上面。

“冷氏生物集团公司明天正式上市开业,我让人给你送了张请柬,到时候欢迎来参观。”手机话筒里传出冷辉淡凉的声音。

南榕微张眼睫,终于放下了碳素笔。

“想不到吧!”冷辉语气带着难以掩饰的激愤和讥诮。“我冷辉也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南榕稳稳神,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唔,你是专门炫耀来的?”

“我只是想让那些嫌贫爱富的贱人们看一看,她当初眼有多瞎!”冷辉说出口的每个字都好像淬着冰碴子。

南榕不怒反笑,气死人不偿命:“只不过刚上市了一家新公司就这么得瑟?我老公是全球五百强集团的CEO,人家都比你低调得多。啧啧,你还真是狗肚子盛不下二两香油。”

“付胭!”冷辉老羞成怒,风度全无地破口大骂:“你他妈别得意太早,早晚让你当寡妇!”

南榕眼皮一跳,犀利地道:“我老公遭遇的那场车祸应该跟你有关系吧!”

“车祸?”冷辉意识到她在套话,阴险地嗤笑:“可能老天爷瞧不惯姓霍的家伙那么狂,给他点小教训!下次,恐怕没这么便宜!”

南榕手指捏紧了手机,听到了自己磨牙的声音:“多行不义必自毙,迟早有一天你会下地狱!”

“我下地狱的时候一定带上你!”冷辉疯狂地大笑起来,毫不掩饰他的偏激和乖戾。

南榕浑身微微颤抖,她知道冷辉的威胁绝非空穴来风。前世,她就已经被他打入地狱。

“疯子!”她咬牙切齿,声音却格外温柔。“要不要我帮你呼叫精神病医院的救护车?你病得不轻呐!病情不能再延误下去了。”

“战-南-榕!”冷辉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她的名字,好像恨不得隔着电波将她撕摔扯烂。“我早晚整死你!”

南榕深吸一口气,轻笑一声:“哎呀,刚才骂错了。你不是疯子,应该叫你疯狗才对。你别进精神病医院了,还是直接关进狗笼子里安乐死吧,省得继续为祸人间。”

冷辉被她激得终于破功,直接迸出了一连串的国骂:“我操你妈……”

南榕果断挂了电话,然后拉黑删除一条龙伺候。

将手机扔开,她伏在桌案上剧烈喘息着。

前世的记忆在她脑海里飞快地闪现着,一个个镜头,一张张画卷,快到令她眼花缭乱。

高中时她第一次注意到操场上投篮的冷辉,那张挂满汗水的俊逸面庞,仿佛漫画里的绝美少年。

校园林荫小道里的邂逅,笨拙的搭讪,羞涩的微笑,那是他们爱情之花绽放的青涩味道。

曾经多么美好纯粹,如今就多么丑陋恶心。

前世她至死没见到冷辉,还能为自己保留一点点可怜的幻想。

这一世她数次正面跟他撕扯,完全打破了所有的美好,只剩下憎恨厌恶。

爱情真可怕!前世竟然彻底蒙蔽住了她的双眼,看不到男人英俊外皮下的丑恶内心。

南榕不止憎恶冷辉,更痛恨自己识人不清。爱上这样的人渣败类,简直就是有眼无珠。

她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又振动起来。

南榕没有心情接电话,仍伏在桌案上没抬头,伸手摸索着想直接拿过来挂断。

但是刚才气恼之下扔得有点远,她不起身够不到。

对方极有耐心,一直没挂电话。

南榕终于支撑着抬起头,探身拿过手机正准备挂断,却见上面显示的是霍铭征的号码。

她现在心情很糟糕,谁的电话也不想接。

可是见鬼的,她的身体竟然抢在大脑下达指令之前自作主张地接通了电话。

“收到入账消息了吧!”霍铭征的声音爽朗得如同此时窗外风和日丽的天空。

南榕微微一怔:“什么?”

“阮文香在法院限令期限前全额偿还了罗曼公司的债务,剩余一点八亿欠款应该全部到账了。”霍铭征提醒道。

南榕恍然大悟,轻拍额头。“原来这件事情啊,我都差点忘了。”

她忙打开工作邮箱,果然查到了入账消息——五分钟之前。

看来霍铭征时刻关注着这件事情。

南榕不禁莞尔:“这笔款子能顺利追回来,还要多谢你举荐华律师。中午有没有空赏脸,请你吃大餐。”

“好啊!”霍铭征立刻响应,并且积极提议:“还吃猪脚面。”

南榕差点儿呛到,眼角微微抽搐。“你还想吃那个?”

“我觉得味道不错。”

“好,安排。”南榕爽快地应下了。

“你准备一下,过个十几分钟我开车到你公司门口接你。”霍铭征接道。

南榕又一怔,下意识地问:“几点了?”

“你比我还工作狂,已经中午十二点了都不知道下班。”霍铭征说到这里语气还有点委屈,小声唧咕道:“请我吃饭也不早点准备,哪有临时约人的,对我不够重视。”

南榕这才意识到她挂了冷辉的电话之后,竟然浑浑噩噩地过了这么久。

如果不是霍铭征打来电话,她还沉浸在负面情绪里无法自拔。

听着霍铭征的小声抱怨,她不禁再次弯起了唇角,豪横地说:“中午再给你加个硬菜。”

霍铭征赶紧申明:“不要猪大肠了。”

南榕扬唇,语气带着神秘:“不是大肠,绝对好吃。”

挂了电话,她只觉得心情豁然开朗,所有阴霾一扫而空。

她终于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何抢先大脑作出接电话的指令了——她潜意识就确信霍铭征每次都能带来令她愉快的好消息。

第32章怎么报答你

第二次来卤味店,霍铭征显得轻车熟路了。

他主动跟老板打招呼,并且攀谈了几句。

老板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说:“我总觉得先生您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好像电视里经常看到的一个大人物……”

“老板,除了两碗猪脚面,再加两份蹄花汤。”南榕打断了老板的联想。

等打发走了老板,她对霍铭征说:“怕这老板认出你之后,把你的照片挂招牌上打广告。”

霍铭征:“……”

还有这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