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慕川勋程七月书中的两位主角是 林念初周时暮 ,由网络大神林念初c语言设计而成,这本书诗思并茂,深深地能打动人心,林念初周时暮的简介是:就没过多的话语,严慕寒直踩油门,车像逃亡一样飞速地地开回了。周灵韵憋着一胃子气,转身就走地回家里了。刚出院手续不多久,身体本来就赢弱,淋了雨下次,身体就越来越觉得不舒服了,些微炎症感染了风寒。她又回到家马上就去洗澡吗了。

重生八零有点甜 》精彩章节试读

还没有过多的话语,严慕寒直踩油门,车像逃亡一样迅速地地车开走了了。

周灵韵憋着一小肚子气,转身就地回家来了。

刚准备出院不多久,身体的确就赢弱,淋了雨完了,身体就十分很不舒服了,全都病菌感染了风寒。

她返回到家马上就去冲澡了。

在浴室里,又看了看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周灵韵才思维到衣服真的有点透,他都注意到什么了?

脸不由地发烫,一种气愤的情绪从心里蔓延开来。

她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呢?

洗完澡出,就喝上了黄淑芬煮的姜汤。

“怎末去一趟县城就成落汤鸡了?这云汐是怎末帮忙照顾你了?”

黄淑芬在心里把严慕寒骂了一百遍都不心头之气。

虽然以为是他性子冷罢了,没有想到还这么多不你们负责。

上一趟县城,又把女儿整出病来。

这若是订婚的话,自己女儿岂不是要被随便欺负死?

黄淑芬现在对这门婚事也很是疑虑了。

“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一时错路才被淋雨了。”

周灵韵总觉得这事自己也有点责任,当初不乱走也就不可能会出现状况吧。

“你也别帮他说话的,绝对是他做了什么事情让你难堪,所以你才乱走的。”

黄淑芬心里十分澄净,连今天的事都猜出去了。

周灵韵一时纳闷,她并并不想在被雨淋这件事说太多,确实些太丢人……

“我也没帮他说话,他今天况且帮了我,大概下周我就可以上学了。”

“这是中途转学到哪个学校了?”

还在做不拖地的大嫂孙妍也搭腔问了出声。

“应该要是县一中吧,具体情况还得等通知,下周我再去县城去问。”

“若是你去县城读书好的话,上下学乡下县城两地跑太耗时间了,会不会该确定然后在县城里住也很好?”孙妍好心地嘱咐了一下。

的确是这些理,虽说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学了,时间宝贵,没有必要把时间消耗在来回的路上。

“住学校宿舍就可以了吧。”

周灵韵吸了吸鼻子,隐隐没把这事放到心上。

“学校宿舍也不一定有位置宿舍给你住吧,我有个表弟确实是县一中的,没宿舍住,没有办法走读。”

“你大嫂说得也对,住宿的地方的事确实是是个问题。”黄淑芬顿时发愁了。

她娘家和周家也没什么人在县城,“阿妍,去那表弟家比较方便吗?”

孙妍收了一下拖布,苦笑地道:“不适合吧,我跟他们也不熟,更何况他家也很大,确实不太方便些。”

“管他那么多就在县城里租两个月的房子吧,我打问哪里有房子租。”其实在一边看报纸的周爸爸倒出声了。

一听自己的老公答话,黄淑芬面上却不怎莫抱希望,“你能跟谁打听一下?”

“你别管那么多,其实我也有一些老同学在县城,再问问总能不能找到住的地方吧。”周爸爸一副信誓旦旦地地开口说道。

“这些话从你口中问出来,总觉得不现实就是现实。”黄淑芬不敢置信地道。

周爸爸平时是一老实忠厚的农民,平时就在村里种种庄稼,吹吹水,当然了能干什么实事,真有不多。

“你这什么意思?”周爸爸些气当然了,凭什么啊这样的话敢质疑他?

只不过他仅仅小学毕业,但好歹见过些人的。

眼看着两个人要闹别扭,周灵韵连忙道:“爸,妈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你别气,喝点茶理好气。”

说着,周灵韵递了杯茶给他。

周爸爸怒气减了大半,“等我能找到房子了,看你还怎莫说!哼!”

黄淑芬提了提眼睑,“我也不掺和,住哪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转眼时间也不早了,家里人都各回各房间睡觉时候了。

眨眼间间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周灵韵又一次去了县一中。

徐校长得到答复事情都全部办妥了,凭借严老爷子的信,审批什么都很无惊无险。

“你收拾东西一下,明天就可以不来上学了。”徐校长道。

“那我读哪个班啊?”

徐校长想了想,“就在高三6班吧,班主任是袁老师。”

徐校长刚说要带她去见袁老师,就被副校长的到来反驳了,“校长,教育局的人来基层考察,你快来吧。”

徐校长看了眼周灵韵,“火车晚点我再跟袁老师说一下吧。你明天记得回来上大学。”

“好的。”

拜别了徐校长,周灵韵就回家里了。

周爸爸得知这事,感觉估计要亲自多多谢谢严老爷子。

虽说她对严慕寒印象不好,不过严老爷子却是实打实地地好。

周灵韵也不是什么个忘恩负义的人,也知道做君子要感恩父母。

不过她心里肯定有点芥蒂,她不打算遇到云笙,毕竟那次闹得不愉快。

周灵韵今天早上摘了些自家种的桃子,不打算送去个严爷爷。

在这样的物质匮乏的80年代,饭能够吃饱还要争气点了,水果当零嘴大都奢靡的,所以送桃子并没有什么好不妥。

都说严慕寒不是军人吗?

总不会一直都带回乡下住吧。

开家了下次,周灵韵便跟着周爸爸去拜会严家了。

严老爷子听得她能上学,都是很很开心的,“可不可考上大学尽人力就可以了,千万小心别给他太大负担。”

在他,有个高中文凭也比较好了,再说大学考不上,说不定他还能早一点抱曽孙子呢。

“谢谢啊严爷爷,我会尽力而为的。”

“你去县城去读书,住哪里呢?”严老爷子麻烦你多问一句。

周爸爸这时还真些不要意思地说道:“学校没多余的的宿舍,暂时没能找到以外地方住。”

周灵韵本来就对自家父亲不抱太大如果能,可她根本不只希望父亲把这事说给严老爷子听。

“爸爸,这也并非什么好大事。”周灵韵可我也不想再麻烦您严老爷子了。

“怎莫不是大事呢?这读书四处跑可不太方便啊啊!”严老爷子双眸明天清明,盯着她看,“去租房子也是麻烦您,反正我严家在县城也有房子,你去严家借住两个月也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怎摸行呢?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们呢?”周灵韵顿时有一种不祥之事地预感。

“有有什么各位的,总之以后又是一家人,你若确实敬服爷爷,就估计听爷爷的话!”

“爷爷那样做也为你好啊!”

第010章这是要未婚同居的节奏吗?

她告诉我不过严老爷子,不得不认命去县城的严家里住。

严家在县城里的房子,要注意是云笙一家人住,一共四口人。

他父亲退役后以后就去善于经商,平时都在外地生意人,基本上比较少回家来。

云汐去部队服役,假期结束了已归队,也没怎摸自己在家。

母亲肖月是县城私人经营糖厂的会计,平时都要去公司上班。

严慕寒还有一个个妹妹,周灵韵前的看到过,叫严芳洄,今年那天也要参加高考,但是就读县城的另一所中学——金洲中学。

严芳洄是走读生,因为县城的严家比较多是肖月和严芳洄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