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直留下来陪我的,我好孤单,我被他压下去的,好孤单。”

她以为他所说的“他”是那个禽兽不如的盛庭书,更加为他感到焦心,“尽快去治病,你好不容易恢复,治好了,他就不会出来了。”

她也不希望他又成为作恶的那个人。

盛庭书答应的好好的。

可隔天,他却又变了回来,只是一个阴郁的眼神,便让辛画分辨出来,眼前的是谁,盛庭书含笑讽刺她,“你怎么那么喜欢同情弱者?”

在他眼里,盛京和,还有另一个自己,都弱的不行。

抱着女人流泪的事,他做不出来。

辛画冷睨他一眼。

“因为他比你善良。”

那话让盛庭书听得不是滋味,轻皱眉:“之前我吃盛京和的醋,怎么现在连我自己的醋,我都要吃了。”

那话被连漪听到,那之后,她便认定盛庭书是个心理变态,不要命的在饭桌上便指出来。

盛庭书阴恻恻瞪她一眼,让她缩了缩肩膀,不敢再多言。

辛画警告他,“你别吓她。”

她这么说了,盛庭书才收敛,放过了连漪。

在这里这些天,连漪早发现,盛庭书虽然嘴巴很毒,却对辛画有着很深的情愫,在某些事情上,他对她是很特别又包容的。

这么一来,他所作的恶,就成了爱而不得的所为。

等夜里院子内的人都入睡。

连漪蹑手蹑脚走出院落,没有跟辛画打招呼,她走出巷子,到路旁打了车,手里紧攥着自己的手机。

那里面有很重要的信息,有关盛庭书的信息,可她上次亲眼目睹了辛画抱着盛庭书,她没有那么相信她。

这东西,她要亲手交给盛京和。

主角为辛画盛京和的言情小说讲的是什么-(辛画盛京和)小说在线阅读

第1238章 互相抱着

在来之前,通知过盛京和。

盛京和的车停在路旁等,看着出租车开过来,停车,连漪从车上下来,小跑着过去,坐上盛京和的副驾驶。

夜里有些冷。

她搓了搓手,“盛哥哥,你来多久了?”

“画画睡了?”

想问她为什么一个人过来,连漪却有正经事一般,“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姐姐有没有睡,她早就去睡了,不然我能偷溜出来吗?”

盛京和满不理解。

“为什么要偷偷溜出来?”

连漪瘪瘪嘴,她不是有意想要挑拨离间的,可有些事,她实在憋不住,“我有东西要给你,但是不能让姐姐知道。”

“什么东西?”

她的手机里有一份备份。

给盛京和的是内存卡里的内容,“这个,你自己拿回去听了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

“你自己听。”

连漪硬是要卖个关子,将东西给他,她又吞吞吐吐起来,盛庭书那些事,她不吐不快,“还有哥哥,我本来不想跟你说,可是姐姐……姐姐她前几天,我看到她抱着盛庭书。”

辛画的事果然会让盛京和性情大变,他面容瞬间变了颜色,很是凛冽,“抱着他做什么?究竟是谁抱着谁?”

“……应该算是,互相抱着。”

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像是在挑拨离间,所以句句属实,“只是那时候,盛庭书好像在哭,他阴晴不定的,古怪极了,姐姐她……”

没有忘记辛画说过,盛庭书患有严格的人格分裂,也就是说,他那副皮囊下有两个人。

她拥抱着,轻声细语去哄的那个,一定是另一个。

盛京和闭眼,在黑暗中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给自己洗脑,她只是同情心泛滥,抱着盛庭书,兴许是有其他原因?

下次问清楚就好。

没有必要因为这点事情就心生怀疑,大发醋意,那样太过狭隘,他不能做一个狭隘的男人。

可一丝邪念钻进脑袋里,在爱里狭隘点,又怎么了?

连漪看着盛京和不断变化的神色,紧皱的眉头,“盛哥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

“……那就好。”

这种事说出去会让他们的感情生出嫌隙,这并不是连漪的本意,她亲口问过辛画,她却让她不要乱说,也别放在心上。

这样下去,误会会越来越多。

连漪这才告到了盛京和面前,“我只是怕姐姐被盛庭书骗,那个人,特别多的花言巧语。”

“你担心她,是好的。”

盛京和强压下翻涌的情绪,“以后有别的事,也记得要告诉我,她在那里,我很不放心。”

“那为什么不让姐姐搬出来?”

“她有自己的原因。”

留在那儿,一为曾许下的承诺,二为申嘉歆的死,她始终耿耿于怀,对病死这种说法,无法相信。

这是她的坚持,盛京和不能干预,可如果真到了连漪说的情况,他便不能坐以待毙。

盛京和将连漪送回去,自己回到家,没忘记那片内存卡,他放进电脑中,打开文件。

里面只有几条语音文件。

他打开第一条,转身将外衣脱下挂起来,去洗手间,洗了把手,水龙头微微掩盖了电脑里发出的声音。

擦了手正出去的时候,那支录音的声音是盛庭书的,他似乎在跟谁对话,有些不耐烦说着:“是我高估孟诀了,还以为盛京和跟他兄弟情深,都决裂了,他却一点事都没有。”

另一道回复他的女声,盛京和不熟悉,大概能猜得出来是谁,“那我解下来要怎么做,还要跟孟诀在一起吗?”

“当然要,现在还不是收网的时候。”

“可是孟诀不是不重要吗?”

“再不重要,也有用。”

听着这番谈话,盛京和不紧不慢,也没有惊讶的神色,他倒了杯水坐下,打开下一条,继续听。

第1239章 用女人去挑拨

其中有好几条都是盛庭书跟项纺儿的电话交谈。

其中笼统的包含了他准备怎么对付盛京和,又打算怎么利用孟诀跟盛京和的这段兄弟情。

盛京和波澜不惊的听完这部分,不由一笑,笑连漪的机灵,笑盛庭书的谋划,他计划的不错,也并没有低估他们的兄弟情,却唯独差了一条,就是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决裂。

更不可能为了点鸡毛蒜皮而老死不相往来。

盛京和还没来得及听后半部分,便将那些合并在一起,发给了孟诀,让他抽时间听。

这个时间,他估计在跟项纺儿盛旋。

没空听。

盛京和不等他的回电,继续听起后半部分。

盛庭书每次给项纺儿打电话都是在车里,而连漪安装在他房间的窃听器,内容很少,却惊人。

少到一共不到一分钟,有长达十秒钟的空白过去,盛庭书的声音忽然在死寂中没有预兆的响起,他喃喃着,嗓音很低,“爸爸,可别怪我,这样好的机会递到手上,我怎么也是不能让它白白溜走的。”

那是他清醒时的自言自语。

还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在烧香,连他也怕自己做的恶反噬到身上,“要怪只能怪您自己,四处留情,偏要多个盛京和,来跟我抢东西。”

若说前半部分听在盛京和耳中,是早有防备,毫不意外,那么这部分,便像晴天霹雳一般?

什么机会?

他祷告的对象是自己的父亲,是盛康,盛康会怪他什么?

盛京和四肢像石化一般,不明所以的听着,可这一段太短,短到只有那么几个字,盛庭书用“我会给你多烧点纸,可别来找我”作为结束。

那是什么感觉?

像是被从里到外剥了层皮,灌注进冷水,血都跟着凉到凝固了,盛京和心脏瞬疼了下,有些茫然,究竟是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会让盛庭书说出这种话?

盛京和努力回想,却联想不到丝毫,前方仿佛还有个巨大的秘密在等待引爆,一旦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