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而本身那个孩子才应该是被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

闫母光是想想,都觉得无法承受。

闫毕暖听着闫毕寒的话,脸色越发白了,讷讷道:“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闫母好不容易扶住了床的扶手,红着眼睛问闫毕暖:“孩子,你告诉我,你这件事情,你到底是知不知情的?”

如果不知情,那么闫毕暖也是一个受害者。

她也只不过是被大人们利用来获利的傀儡而已。

可是,如果闫毕暖也是知情的话……

闫母登时觉得心惊肉跳。

如果闫毕暖也是知情人,那么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

当年那个被捐赠骨髓的孩子,该是有多绝望啊!

第458章选择了逃避

而肇事者却不光是当年的院长、老师,还有眼前这个被自己视若珍宝十几年时间的宝贝女儿。

闫毕暖那乖巧甜美的外表之下,藏着的又是一副怎么样的真面目呢?

想到这些,闫母只觉得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闫尽安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复杂。

他盯着闫毕暖,按捺着怒意,问:“你到底,对这件事情是不是知情的?”

闫毕暖被问住了,“我,我……”

闫尽安看见她这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都凉了。

闫母更是红着眼睛,哭了起来,怒道:“你是知道的,你是知道的啊!”

靳辞深姜云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靳辞深姜云汐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

“当时你才多大啊,你就知道这样冒顶别人的功劳了吗?”

“可怕的是,这么多年来,你竟然是一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啊!”闫母只觉得细思极恐,“你这样的孩子……太可怕了!”

闫毕暖看见闫母的反应,慌得不行了,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妈妈,这些事情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啊!”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闫尽安问。

“我,我是前些天才知道的!”闫毕暖突然福至心灵,立即道:“对,我前些天才知道的,就是我姑姑!一切都是我姑姑安排的,我那个时候还那么小,我哪里懂什么啊,都是我姑姑跟院长安排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把我给有钱人的人家领养,我当时只知道我要被领养了,可是我又哪里懂的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呢?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啊!”

闫毕暖开始声泪俱下,道:“只是上次姑姑被抓走了之后,她不是要逼着我把她给救出来吗?于是就开始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了……”

“我当时听说的时候,也是完全惊呆了,我根本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她拿这件事情威胁我,说,如果不是她的话,我根本没有今天,我必须得把她给救出去,否则就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们!”

闫毕暖放声大哭起来:“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我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么好的家庭,这么好的父母,这么好的哥哥,我从小就没有家人,现在拥有的一切是我梦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但是如果这些事情被说出来的话,我可能什么都没有了!”

“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我害怕失去你们,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啊!”闫毕暖泣不成声,道:“所以我努力想办法,想要将姑姑救出去,都是有原因的……”

闫毕暖哭得实在是太惨了。

闫母被哭得心脏都是一抽一抽的,心疼的不行,立即将女儿抱进怀里,道:“好孩子,不哭,你也是无辜的啊!”

闫毕暖哭得更大声了,原本慌张的心,一下子稳了下去。

这一波赢麻了。

就算是知道她是冒充的又怎么样。

靳辞深费尽心思想让他们知道她是假的,但是她如果是受害者,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靳辞深怕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一点吧。

思及此,闫毕暖忍不住勾起唇,但是却要更大的哭声来掩盖掉。

闫尽安看着这抱头痛哭的母女两,叹息道:“造孽啊!”

闫毕寒却觉得,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闫母已经对闫毕暖深信不疑了,心疼得不行,但还是不忘另一个人,“那另一个孩子,去哪里了?那个真正救了小寒的那个孩子……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就是那个小七吧,”闫尽安叹息道:“所以靳辞深才会对我们穷追不舍,才会那么讨厌我们,尤其是讨厌小暖……”

“不对,”闫毕寒突然开口,“你在骗人!”

闫毕暖的心头一个咯噔。

闫毕寒直接逼问道:“你不是说,当初本来就是该在你们之间选一个来捐骨髓的吗,然后她临阵脱逃,才会变成你来捐赠,结果现在你非但没有捐赠,还是个假的,也就是说,当年临阵脱逃的事情根本就是你编的,对不对?”

闫毕暖的心跳飞速,“不是的,只是……只是……我姑姑是这么告诉我的,所以,我也是这么告诉你们的啊!”

“当初靳辞深到医院救爷爷的时候,你也在,当时你不知道靳辞深就是你以前认识的小七吧?更没有机会去询问你的姑姑这些往事,爸爸,你当时就在现场,她是询问过人后才说的这些话,还是张口就来?”

闫尽安的面容黑下去,道:“小寒,小暖再怎么样,也是你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妹妹,你至于这么咄咄逼人吗?”

闫毕寒都惊呆了,“什么意思,爸?”

“小暖说了,她也是受害者,这整件事情,她一个小孩子能参与什么?都是大人的错,小暖后面才知道的,后面才说出来也不足为奇。”闫尽安沉声道:“不论事情的前后顺序是什么样子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对那个孩子的伤害也已经造成了,难道你现在来追究小暖的责任,对她的伤害就能抵消了吗?”

闫毕寒被问住了。

虽说不能抵消,但是真相如果公之于众的话,或许靳辞深的心理会好受一点吧。

不……

是他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闫毕寒一想到自己跟加害者同流合污,心里就自责得无以复加。

没等闫毕寒说什么,闫尽安又说:“现在那个孩子这么有出息,不仅嫁给了姜云汐,成为了豪门少奶奶,现在更是变成了魏家的公主,她这么多年就是怀着对小暖、对我们的恨意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吧,如果不是我们对她造成的激励,她又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闫尽安的话,猛地一听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闫母都要被说服了。

可是这些歪理听得闫毕寒拳头微微握起,他咬着牙道:“爸,你也是知道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抽取骨髓来捐赠给另一个人,伤害到底有多大,所以才要领养小暖的吧?”

闫尽安一怔。

“你也是知道,你儿子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那个捐献的骨髓吧,你为了感激她,才让她成为了你的女儿,可是现在,你面对着触手可得的真相,你却选择了逃避?”

第459章去跟靳辞深道歉

闫毕寒突然觉得有些失望,“你有没有想到,我们不仅没有感激到当年的救命恩人,甚至于还任由着她的顶替者,来往她身上泼脏水,把她说成了一个临阵脱逃了悔捐者,在她的背后对她进行无边无际的谩骂与责怪,却把一个偷走她人生的小偷,捧在手心里,您不觉得很可笑吗?”

闫尽安被戳中了心中所想,那一种愧疚感、自责感,以及无力感,都无处遁形,翻涌而出。

闫尽安只觉得难堪,有些恼羞成怒道:“可是现在伤害都已经造成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可以带着这个小偷去跟她道歉!”

‘小偷’闫毕暖的脸色登时就白了下去。

闫毕寒:“又或者,忏悔我们当年的无知!最起码我们最应该做的,并不是在这里洗脱自己身上的罪责!”

闫毕寒低喝道:“她能有今天,全部都是她自己的努力,我们给的伤害就只是伤害而已!有的人受到了伤害,可以在伤害之中成长,但也有多少人,受到了伤害之后,失去了一切、一蹶不振的?可是她却能够在逆境之中,逆流而上成长到了今天的高度,这样的一个人才更值得我们尊重跟佩服不是吗?”

闫尽安黑了脸:“我看你真的是被她给洗脑了!你都魔怔了你都!”

闫毕寒淡声道:“我知道你很讨厌她,但是你的这些讨厌都来源于闫毕暖对你洗脑的一面之词,你对她有误解所以你很排斥我很理解,但是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去跟她道歉,仅此而已。”

闫尽安确实是不喜欢靳辞深。

如今看见闫毕寒这么竭尽全力想要说服自己去跟她道歉,更是感到了十分厌恶!

他刚黑脸要说话,就听见了自己的妻子也开口:“这个道歉的确是我们应该给的,不仅应该给道歉,还有这些年来我们的错误、我们的过失,都应该给她一些补偿才对。”

“怎么补偿?”闫尽安恼怒问:“如果是在当年,那么一个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