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可我知道,这条裙子几乎花费了贺林延当时所有的积蓄。

他眼底的卑微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牵起贺林延的手,一字一顿。

“只要是他送的东西,我都觉得是无价之宝。”

那一晚,我穿着这条白裙子,将自己献给了那个爱我如命的贺林延。

贺林延在情动时咬着我的耳垂缱绻低喃:“静静,我爱你。”

我从回忆中回神,眼里尽是悲哀。

时至今日,我爱的他,他爱的我,尽皆面目全非。

贺林延站在那里,瞳孔重重颤了一下。

或许,他也记得那天,对他满怀爱意的季苏苏。

他弯腰提起裙摆,太阳穴青筋突突的跳,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半晌,他狠狠将裙子砸在棺材里,就是在扔什么垃圾。

“大张旗鼓的埋葬曾经?季苏苏,你跟段君言那个疯子,还真是天造地设!”

他的讽刺让我心口骤然缩紧。

我看着他,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我看见,漫天风雨下,我妈站在不远处,眼眶赤红,浑身湿透。

我不知道她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

只知道,瞒不住了。

贺林延不信我,可我妈,却一定知道,这座墓,就是我已死的证据。

我看着她抬起了脚,又看着重重摔在地上。

贺林延季苏苏(贺林延季苏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林延季苏苏全文阅读_笔趣阁(贺林延季苏苏)

“妈!”我痛呼出声。7

我妈却咬着牙爬起来,一步一跌的冲到了我墓前。

当看见空棺里的衣服时,她瞳孔骤缩。

她张着嘴,唇瓣颤抖,泪不停从眼眶涌出,却没发出半个音节。

我痛的跪在她身前:“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她弓起身子,终于发出一声撕心的嚎啕:“静静!我的女儿啊!”

她重重捶着胸口,一遍遍的问我:“你怎么就走了,你要我怎么办啊……”

她瞥见一旁冷脸的贺林延,疯了似的冲起来想要打他。

“贺林延,你怎么能让人挖开静静的墓,你这个疯子!”

贺林延却只是将她推开,冷冷的看着她:“戏演够了吗?”

我妈狠狠摔倒在地,我尖声厉喝:“贺林延!”

我妈扑倒在那,眼底的悲怆和绝望如同岩浆,流经我心坎,灼的我浑身都在疼。

她看着贺林延,字字泣血:“你会后悔的!”

贺林延冷冷勾唇,随后大步离开。

我拼了命的想要离开他,却被那股莫名的吸引力困住。

我看着我妈费力的扶起我的墓碑,我看着她跪在坟墓前哭到颤抖的背影,我听见她几乎盖过风雨的哀恸嚎哭……

我的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好似永远没有尽头。

贺林延却独自开车回了别墅。

他走进去,赵烨找的人效率很快,别墅内部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

贺林延环顾一周,走到了对方工具的墙角。

我正疑惑他要做什么时,他拎起了一柄长锤,重重砸向墙壁上的油画。

撕拉!

刺耳的裂帛声响彻别墅。

他眼里充斥的愤怒的猩红。

像是宣泄什么似的,将本就狼藉的别墅毁的更加彻底。

我看着这一切,心里竟没有丝毫波澜。

不知道过了多久,贺林延才在二楼走廊上停住了脚步。

他随手将锤子丢下,手背上全是细密的伤口。

贺林延喘着粗气双手撑住栏杆,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猎豹。

“季苏苏……等我找到你,我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我站在他身后,被他语气中的绝情震了震。

可随即我又笑了,挫骨扬灰?贺林延,我早就腐烂成泥了!

贺林延回了家,一夜未睡,房间里遍布酒气。

直到天光熹微时,他的手机响起。

“是贺林延王先生吗?这里是北岛市局,请你过来北郊墓园一趟。”

不过十二个小时,我又跟着贺林延回到了墓园。

直到看到我的墓前被拉起警戒线时,我心里陡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

等贺林延走近,我连忙朝我的墓地看去。

只一眼,彻骨的疼便让我眼前一黑!

漆黑腐朽的棺材里,我妈静静躺在那里,脖颈间溢出的鲜血染透了她怀里的连衣裙。

我肝胆俱裂的爬到她面前:“妈,你别吓我,我是静静啊!”

“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静静,我回来了!”

“妈!”

我涕泗横流,拼命去拉她,可我的手只能穿透她,半点暖意都感受不到。

我崩溃的跪在那里:“妈,你醒醒,求求你醒醒!”

可再没人回应我。

一个警官走到贺林延面前,沉声开口。

“经法医鉴定,死者是自杀,请您节哀。”

贺林延攥了攥手,冷声开口:“我不是她的家属,你们找错了人。”

警官目露疑惑:“可是死者手机里只有两个联系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她女儿,而她女儿的号码,已经是销号状态。”

贺林延眉头紧锁:“她女儿的微信还在使用,手机号怎么可能销号?她叫季苏苏,麻烦你们仔细查查。”

或许是见贺林延谈吐不凡又言之凿凿,警官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

几分钟后,警官回来,神情沉重。

“我们在系统里查到,你说的那位齐小姐,早在四年前,就因为死亡而注销户口了。”

贺林延骤然捏紧了拳头,他看着我妈的尸体,正要开口,手机却突然震了一下。

他掏出手机,紧接着指尖一颤。

我的朋友圈又更新了,一张图,四个字。

齐馨的烛光晚餐里,两只手举杯而碰,与我朋友圈背景一模一样的钻戒,以及,女士手腕上那颗与我如出一辙的红痣。

【迎接新生】

第10章

暴雨如瀑而下,可我却清晰听见贺林延喉间溢出的那抹冷笑。

我一转头,就对上他充斥着因被愚弄而愤怒的黑眸。

我将目光挪到他垂落的手机上,那张图就这么刺进了我眼里。

这一刻,我浑身力气都像被抽空,只觉得这一切荒唐的可笑。

到底是谁一直假装我做着这样荒唐的事!

这时,赵烨开口:“王总,需不需要我联系墓地那边?”

贺林延攥紧手机,冷冷开口:“她不是爱季苏苏么,就让她们母女合葬!”

说完,他便转身,只是刚走两步,他又停下。

“王氏所有的项目都暂停,全力对付段氏,我要段君言只剩一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贺林延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呆在公司。

不过六天,他便作为胜利者站在了段家门口。

贺林延的皮鞋落在光滑的大理石板上,与客厅里满眼恨意的段君言四目相对。

“你来干什么?”

“季苏苏在哪?”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段君言一愣,随即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季苏苏?我不是把她给你了么?到处都是啊。”

赵烨及时出声:“段先生,那是动物骨灰。”

贺林延却朝身后开口:“进来,搜!”

门口鱼贯而入几个保镖。

段君言倏然站起身来:“姓王的!你他妈想干什么!”

这句话,让贺林延眼神一戾。

他眼底带着我看不懂的情绪,伸手拽住段君言的衣领,一拳狠狠砸了下去。

顷刻便见了血。

贺林延眼球也爬上血丝。

“你想和季苏苏联手骗我到什么时候!”3

“段君言,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这时,一个保镖从楼上走下来。

“王总,找到了齐小姐的手机。”

贺林延停下手,看着如死狗一样的段君言,直起身。

他接过手机,界面还停留在我的朋友圈上。

他踢了踢段君言:“让她出来。”

噗。

段君言吐出一口血水,笑出的牙齿上全是鲜红。

“季苏苏啊?她早就死了,四年前就死了!”

“四年前,医院电话打到我这里,我才知道她死了。”

“贺林延,你很气吧!那些朋友圈都是我发的,你是不是很生气啊,哈哈哈哈!”

我看着他这幅疯癫的模样,不禁一阵恶寒。

可段君言笑着笑着,却突然抬手捂住了眼。

“老子跟她说离婚,她一点留恋都没有,转头就走了。”

“明明我才是先喜欢她的那个,她凭什么一眼就喜欢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那个蠢女人还把遗产都捐给你,真他妈蠢!”

“贺林延,当初她说分手,你但凡纠缠两天,她绝对会心软,可你没有,是你害死了她!”

他说着,又拼命摇头。

“不,是我害死了她,我为了逼她回来,打垮了齐家,让她妈去住养老院……”

“季苏苏,老子骗你的,我没什么白月光,你他妈怎么一句都不问我……”

“是我害死了静静,静静……”

我垂眸看着段君言,心里没有多少起伏。

只想问他,把我的尸体藏在了哪里。

我不想跟他一起生活,我想跟我妈埋在一起。

贺林延也喉结动了动:“行,等我找到她,我让你跟她一起死!”

“赵烨!动用所有关系去查季苏苏的去处。”

段君言突的抓住贺林延,目露期待:“你要是找到她了,能让我见她最后一面吗?”

回应他的,是贺林延狠狠的一脚。

“你真是疯了!”

这时,他手机响起,贺林延接起电话,径直往外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