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叶楚打开房门,看到霍仲斐那一刹,她红着眼圈就朝他扑了过去:“辰熙,我知道你肯定会过来的,知道你肯定……”

霍仲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房门他顺手开到最大,屋子里的灯光照出来,叶楚看霍仲斐旁边还有一个人,脸色瞬间变了。

眼泪瞬间而止,一脸惊讶的看着俞恩悦:“恩悦。”

此时此刻,叶楚怎么都想不到霍仲斐会把俞恩悦带来,俞恩悦且愿意和他一起过来。

俞恩悦应了她一声,继而往屋子里看了看,家里很乱,本来就不多的家具,能砸的东西眼下全部被砸了。

看俞恩悦来了,叶楚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客气的说:“辰熙恩悦,你们要进来吗?”

如果霍仲斐是单独过来的话,她早就把人拉过去了。

霍仲斐没说话,俞恩悦大方道:“来都来了,进去看看。”

叶楚站到一边把路让出来,霍仲斐牵着俞恩悦进了屋,叶楚在旁边不好意思的说:“我爸走后,我妈有点接受不了,偶尔会闹一下情绪,让恩悦见笑了。”

叶楚只说让俞恩悦见笑,没有提霍仲斐,仿佛霍仲斐早就是自己人。

俞恩悦问:“肇事者还没找到?”

叶楚:“夏秘书前些日子找到了,已经被判进去了。”接着又看向霍仲斐说:“这事还要谢谢辰熙,不然到现在都找不到凶手。”

俞恩悦看了看叶楚,确实很狼狈。

霍仲斐说叶楚救过他,以他的为人是不会让救命恩人这么落魄的,除非是叶楚自己不接受,她想放长线钓大鱼,想用自己楚楚可怜的处境来博取霍仲斐的同情。

而且一个男人如果对这个女人有了同情和怜爱,那便很难剥舍了,这也是霍仲斐为什么要把叶楚留在秘书办的原因。

不仅仅因为她长得像沈唯一,还因为她可怜。

俞恩悦把叶家看了一圈,眼神回到叶楚身上的时候,只见叶楚连忙把脖子上的那条粉钻藏到衣服里面。

实际上,她要是没有这个动作,俞恩悦都忘了项链的事情,甚至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的项链。

但是她的这个动作,俞恩悦被提醒了。

俞恩悦不禁在心里一笑,这个女人心思太细腻了。

俞恩悦霍仲斐(俞恩悦霍仲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俞恩悦霍仲斐小说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恩悦霍仲斐)

“辰熙哥哥。”

“辰熙哥哥。”

气氛陷入安静的时候,叶凡突然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额头上还贴着一枚创口贴。

跑过来拉住霍仲斐的手,男孩对他说:“辰熙哥哥,我妈她今天不知怎么就发疯了,她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还把我额头打伤了,她还打了我姐。”

“后来我姐给她喂了药,她才睡着了。”

叶凡说着完这些话时,才发现霍仲斐旁边还有一个人,而且是女人。

一时之间,他警惕了,连忙躲到霍仲斐身后问:“辰熙哥哥,她是谁啊?”

霍仲斐:“她是我的妻子,恩悦姐姐。”

叶凡一脸防备的看着俞恩悦,没和她打招呼,也没开口叫人。

俞恩悦也没介意。

盯着俞恩悦看了一下,叶凡拉着霍仲斐的手说:“辰熙哥哥,有几道数学题好难,你能教我吗?”

霍仲斐听着他的话,却看向了俞恩悦。

第144章她把活下去的机会给了他

俞恩悦见状,大方道:“你去吧!我等你。”

既然陪霍仲斐过来了,她自然能沉得住气。

霍仲斐陪叶凡进房间之后,客厅里只剩下了俞恩悦和叶楚。

叶楚一脸紧张的盯着俞恩悦看了半晌,然后慌慌张张的说:“恩悦,你吃饭了吗?我给你煮点吃的。”

俞恩悦:“不用。”

叶楚:“那我给你倒杯水。”

叶楚非要讲客气,俞恩悦就没有客气了。

两人各坐一张沙发,俞恩悦气定神闲,叶楚倒有些拘束,像做错事的孩子,像这里不是她家。

咬了一下唇瓣,她再次看向俞恩悦的时候,看她总是那么从容淡定,叶楚羡慕了。

俞恩悦喝了一口茶,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的时候,叶楚说:“我和叶凡多亏了辰熙照顾,要不是辰熙的话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好……”

俞恩悦直直看着她的眼神,叶楚突然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把说到一半的话打住,解释:“恩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想跟你炫耀,我只是真的很感激辰熙,再一个是因为我们俩这样坐着不说话,我觉得尴尬。”

俞恩悦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叶楚的模拟两可,她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楚,她是真坏还是假坏。

看着叶楚,俞恩悦镇定的说:“辰熙说你救过他。”

俞恩悦找了话题,叶楚连忙说:“是啊!”接着又道:“其实三年前的那场大火,辰熙也在房间里,我当时正好路过就撞门进去了。”

“屋子里有两个消防面具,有一个坏了,唯一把那个好的给辰熙了,所以辰熙他才没有事,唯一她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

后面的话,叶楚没有接着往下说。

当年那把火烧得真旺盛,旺盛的她差点儿没有勇气进去,但是想到霍仲斐在里面,她最后还是进去了。

沈唯一当时是清醒的,她让她先救霍仲斐,她听了沈唯一的话。

而且她……

往事一涌而上,叶楚没有刚才那么局促,更多的是伤感

叶楚轻描淡写的回忆,俞恩悦就这么看着她了。

原来沈唯一出事的时候,他就在沈唯一的旁边,沈唯一还把消防面具给了他。

霍仲斐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情,从来没说过他当时也在。

俞恩悦的沉默,叶楚问:“恩悦,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吗?”又说:“辰熙没有告诉你,可能是怕你担心。”

说到这里,她长呼了一口气:“因为当年救过他和唯一,所以辰熙对我才有所关照,后来听说这把火有人刻意造成的,只是最后不知道怎么不了了之了,纵火者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

叶楚的解释,俞恩悦抬头看向了叶凡的房间。

霍仲斐给他讲题的声音淡淡传了过来,俞恩悦忽然发现自己和霍仲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的这么远了,他连遇上那么严重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她。

仔细一想,还是‘那一次’,那一次在天台的争吵,他的一记耳光,他们后来再也没有说过话,甚至在沈唯一的葬礼上,两人也没有说话。

他看她的眼神还格外的冰冷,仿佛她是他的仇人。

此时此刻,那种见外的感觉又来了。

叶楚知道他所有的事情,他们有过命的交情,霍仲斐那样家庭背景,那样高傲的人,他也能融入到叶楚的生活中来。

这两年多,他来叶楚家的次数,恐怕不知道比去桑家多多少吧!

眼神从叶凡房间收回,俞恩悦面不改色的说:“你放心吧!霍仲斐他能查出真相的。”

“嗯!我也相信辰熙。”叶楚用力的点了点头,又道:“所以恩悦,还请你不要误会我。”

叶楚借机和俞恩悦谈和,俞恩悦一笑:“你还入不了我眼。”

俞恩悦有一点很明白,叶楚和霍家是无缘的,如果在其他方面霍仲斐非要关照他,那她也无能为力。

管得住他人,管不住他的心,何况男人是不需要管的,他心里要是有你,那就不会让你误会和难过。

俞恩悦的话,叶楚看着她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又欲言又止。

这时,没有锁的大门被打开,夏程风风火火的过来了:“叶秘书,在家吗?”

话音落下,看俞恩悦也在这里,夏程吓了一跳,连忙打招呼:“少夫人。”

夏程看两人坐在客厅谈话,又说:“少夫人,我家里有点事,所以来晚了,还让您也跑一趟。”

俞恩悦不紧不慢从沙发站了起来:“我出来透透气。”

屋子里面,霍仲斐听到夏程的声音,他打开房门出来了:“过来了。”

“BOSS。”夏程打完招呼,又说:“BOSS,你和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