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是我太敏感,还是你根本没有把我的感受放在心上?”

这一回,慕长京张了张嘴,却没吐出一个字。

他承认,自己今天确实不想去离婚,所以才……

可故意失约是事实,他说不出口。

姜北北挥开他的手,自嘲一笑,进了房间。

他自己连解释都说不出,为什么会觉得她不会离婚?

她的爱,难道就那么贱吗?

第二天。

姜北北一大早起来,屋子里已经没有慕长京的身影。

但离婚这事不能继续拖下去。

她完全可以学着用慕长京上辈子的办法,去政委哪里以感情破裂为由,申请结束婚姻。

收拾好材料,她准备出发。

不料,她刚一出门,却遇上了慕长京爷爷的警卫员:“姜同志,老首长想见见你。”

姜北北有一瞬失神,慕爷爷是他和慕长京的证婚人,他得了重病,上辈子大概死在了半年后。

他是全军区都尊敬的老首长,对她也很好。

想着自己重生这么久,还没看望他老人家一次,顿时有些脸热,随即点头,跟着去了医院。

很快,姜北北被接到了病房。

房内,慕首长躺坐在病床上,整个人瘦的厉害。

姜北北不由放轻脚步,慢慢走进喊:“慕爷爷。”

慕首长闻声抬头,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慈爱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接着就问:“北北,听说你和长京闹离婚,是不是在他欺负你了?”

姜北北慕长京(姜北北慕长京)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北北慕长京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慕爷爷……”

姜北北想摇头说没关系,可话到了口中,就莫名哽住。

她正要调整呼吸,却见老人从枕头下掏出一块奖牌,递给她。

“这是我的功勋牌,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很有射击天分,拿着这个去任何一个军区求职,他们都会接纳你。”

姜北北愣住,明白老爷子是知道了她的文工团职位被抢了。

但这功勋牌只有军长以上职位的人才有,每人有且仅此一块,给了谁,就代表是对对方无条件信赖。

“慕爷爷,这我不能要!”

慕长京也在军营任职,还是慕爷爷亲孙子,这功勋牌怎么也轮不到给她。

可功勋牌却被硬塞进她的手里——

“拿着吧,这东西不是爷爷要补偿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有后台撑腰,你是我看好的人,爷爷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慕长京也不行!”

关切到极近偏心的语调,令姜北北再也忍不住泪。

两辈子的委屈奔涌,上辈子如果慕爷爷没有过世,她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孩子,别哭,你要是想好了,真想离婚,爷爷也不会拦你……”

可话落,姜北北却哭的更凶了。

“怎么哭的更厉害了,是爷爷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姜北北摇头哽咽,“我只是……只是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真切的关心了……”

这份温暖,隔了两辈子,她终于再一次体会到了。

她埋着头,眼泪根本控制不住。

门口,慕长京站在哪里,僵硬看着她的哭泣,心口涩意奔涌。

在他眼里,姜北北一直很坚强,年少练舞,她生生折断了十根趾骨,她都没哭,从火场外抱她去医院,她后背被火烧的血肉模糊,她也没掉一滴泪……

可她如今却撕心裂肺地流泪……

是他真的做错了吗?

静静站了很久,直到姜北北的哭声低下去,他依旧没想出答案。

忽得,听到老爷子说:“北北,爷爷不知道你和长京发生了什么,但是分是合,事情总要聊开。”

“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跟他聊一聊,好吗?

姜北北这才发现门口的慕长京。

她没有拒绝。

慕首长终于满意,随后瞪了慕长京一眼:“臭小子,还不带北北出去走走。”

慕长京点头,看向姜北北。

姜北北起身:“慕爷爷,那我晚点再来看您。”

“去吧。”

随后,姜北北走M.L.Z.L.出病房,也不管身后跟着的慕长京,自顾自朝前走,直到走到无人的走廊才停下。

她没有拖延,直接睨向他,开门见山问:“我是真心要和你离婚,你既然念着姜俏儿,为什么拖着不肯离婚?”

慕长京却蹙眉,像是听到个天大的笑话:“北北,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

“俏儿确实对我有些依赖,但那只是妹妹对哥哥的——”

“够了!”

姜北北打断,不想再听下去。

“我不是傻子,你非要我把话挑明白吗?结婚那晚,我半夜起来,看到姜俏儿亲你……哪个妹妹对姐夫这样?”

“你若是对她没有心思,为什么不推开她,为什么要跟我瞒着这事?”

慕长京神色一变,有些局促拉着她。

“我不说只是不想你难做,她没受过什么教育,当初是我帮着你家把她接来,她只是混淆了感激和……”

“那我妈呢?她们要是没心思,会总把‘姜俏儿本该嫁给你这话’挂在嘴边?”

“慕长京,你是军区最年轻的参谋长,你是真的看不懂她们那些小心思,还是你自己根本乐在其中?”

“你若是对我还有半点心,就早点放我走。”

说完,她甩开手,走出走廊。

到了大厅,她平息了一会儿情绪,这才走向病房。

路上,恰好碰见之前照顾她的护士,被叫去护士站打了一针治疗腿伤的针,耽搁了一会才离开。

她回头朝病房走,刚从楼梯台阶上走出来,却发现姜俏儿慌慌张张冲出慕爷爷病房,从另一边下楼。

眉心一跳,她下意识不安。

“慕爷爷!”

她忙冲上病房,可进门去见到老人直挺挺躺在病床上,连接的报警仪器发出刺耳的长鸣!

第8章

姜北北慌了神,跌跌撞撞奔进房内。

“……慕爷爷。”

抓起吹在床边的呼吸机,她颤抖着凑上老人的鼻唇。

可手指碰到老人的鼻翼,哪里……已经没有呼吸了。

轰的一下,脑海的弦刹那崩断。

眼泪无处四流,她顾不上擦,慌慌张张朝门外跑,哽咽喊着:“慕爷爷,您等着,我马上去叫医生。”

可她刚冲出们,却迎面撞见姜母带着纠察人员气势汹汹冲来:“纠查队长,快抓住姜北北个没良心的,她竟然公然谋害死了慕首长!”

“什么抓不抓的!快叫医生!叫医生来啊!”

姜北北急的整个人都要崩溃,可姜母却还在一旁煽风点火:“你现在装什么好人?慕首长早就咽气了!”

“你闭嘴!”

她忽得一声吼,通红的眼眶溢满杀气,生生吓住了叫嚣的姜母。

姜母后退一步,躲进穿着白制服的纠察人员身后,才后怕嘀咕:“你们看,她对我这个亲妈都是这个态度,就是没有品德。”

这时,闻讯而来的医生已经冲入病房。

姜北北没心思去管姜母,只愣愣望着病房内。

纠察人员见状,也按兵不动。

可没一会儿,里面的医生却遗憾摇头:“首长忽然脑溢血,血管都破裂,已经无力回天……”

慕长京赶来,正好听见这话。

高大的身影踉跄一步,他下一眼看向的,就是门口失了魂的姜北北。

这时,姜母忽得大喊:“长京,你也听到了吧,慕首长好好的怎么会突发脑溢血,我们来时,就姜北北在房间,一定是她说了什么气话,气得他忽发脑溢血!”

“姜北北一定是记恨你上次在火场救了俏儿没救她,故意使坏害人!”

“慕首长是咱们北城军区的顶梁柱,你们要把姜北北这个祸害抓起来,她真是该死啊!”

可慕长京忍着情绪,一直没有动作。

姜北北却腾的一下转过身,失去理智般推向姜母:“你才该死!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帮凶——”

“姜北北,住手!”

纠查人员和慕长京纷纷上前阻止。

慕长京抱着人,姜北北还在挣扎,死死盯着姜母。

“该死的是姜俏儿!你这么急着给我定罪,是不是生怕你的好女儿被抓走?”1

姜母却丝毫不慌,还拱火:“白眼狼,你就见不得你妹妹好!你妹妹在文工团跳舞呢,她哪里能跑来首长这?”

姜北北却只含泪扯住慕长京,哭得无法自抑。

“去抓姜俏儿,她害死了爷爷!我来的时候,见到她慌张跑出病房,你可以查走廊监控,她一定来了!是她害人!”

“你放开我!去抓她啊!”

“姜北北!”

慕长京忽得高喝,他红着眼抱着人,双手用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大力。

“我知道你着急,床上躺着的是我的亲爷爷!我的爷爷没了,我比任何人都难过!”

男人神色压抑又隐忍,声音慢慢冷静。

“但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冷静!”

“先不说你妹妹有没有责任,就她那个胆小的性子,她进了纠察所能说什么?你暂时进纠查所,我相信你不会害爷爷……”

“啪嗒,啪嗒”

姜北北忽得停下挣扎,就这样直直看着他,眼泪滴滴砸下。

“慕长京,这是相信不相信的区别吗?姜俏儿胆小就可以逃避责任,我就活该别抓起来盘问?”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慕长京的目光笃定,松开她低声辩解:“我不会让你有事。”

姜北北却冷嘲一笑,她没害人,本来就没事,他的保证跟废话有什么区别?

她痛心的,不过是他此刻想都没想就偏向姜俏儿的态度罢了。

“慕长京,冷静……不是冷血。”

说完,她主动朝纠察人员走去,任由他们戴上镣铐,把她带去纠察所。

坏事传千里。

一路上,被无数人审视,怀疑,甚至唾骂。

她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